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果不仅只是巧合,那是否命中注定?

“许多浪漫故事显示,有关的人都不自觉在制造巧合……”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伯纳德‧贝特曼博士如是说。(Jens Almroth/Epoch Times)

“许多浪漫故事显示,有关的人都不自觉在制造巧合……”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伯纳德‧贝特曼博士如是说。(Jens Almroth/Epoch Times)

人气: 1783
【字号】    

【大纪元2016年05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采访报导,张小清编译)对于一些人来说,巧合“仅只是巧合”;一切都是随机,不可想像的巧合事件注定会偶尔发生。人们为巧合而惊喜,然后就抛在脑后了。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巧合”,一切都是注定的。人们甚至可以将其视为某种“讯号”,据此做出重要决定。“巧合”不再是个哲学问题,业已成为新兴跨学科研究的一个焦点。

统计数据可以对这个问题给出公正的回答:“可能性有多大?!”心理学则帮助我们理解可以赋予它们的含义。还有各种研究探索巧合的影响。

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吉姆‧E‧H‧布莱特(Jim E.H. Bright)在研究中发现,调查对象中有74%的人在职业发展中因巧合而受益。这方面一个著名的例子发生在传媒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身上。

在80年代初期,奥普拉在芝加哥主持一档早间电视节目。那时,她非常喜欢小说《紫色》(The Color Purple),尤其欣赏索菲娅这个人物;她祈愿在制作人昆西‧琼斯(Quincy Jones)和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筹划的改编电影中饰演这一角色。

2015年10月14日奥普拉‧温弗瑞出席系列电视纪录片《信仰》(Belief)纽约首映礼。 (Jamie McCarthy/Getty Images)

琼斯来芝加哥出差时,在酒店房间的电视上看到了奥普拉。虽然并不知道她想演这一角色,他认定她演索菲娅最合适。取得联系之后,奥普拉答应了邀约,这部电影令她知名度大增。

我不相信巧合,我相信那是神圣的机缘。
——奥普拉

“我不相信巧合,我相信那是神圣的机缘。”奥普拉曾说,亚利桑那大学的加里‧施瓦茨(Gary Schwartz)博士在《共时性和心有灵犀》(Synchronicity and the One Mind)一书中引述了她的话。该书尚未出版,大纪元提前看到了书稿,而这本书只是越来越多的巧合现象研究的一例。

医学博士伯纳德‧贝特曼(Bernard Beitman)早些时候出版了新书《与巧合相连》(Connecting With Coincidence)。贝特曼是耶鲁和斯坦福科班出身的一位心理医生,担任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的他去年开设了巧合学研究课程。在这一学科的荫庇下,他统合了大量的有关研究和论文。

医学博士伯纳德‧贝特曼。 (Tara MacIsaac/Epoch Times)

贝特曼博士发现,很多人对世界的运转持有固定见解,由此,他们看待巧合时也希望能佐证自己的理念。当他创立巧合学研究时,他考察了对巧合的各种可能的解释,最后他认为,没有一种解释可以涵盖所有巧合。

统计学家的方法:可能性有多大?

斯坦福大学统计学教授和专业魔术师佩尔西‧戴康尼斯(Persi Diaconis)于1989年提出“巨数法则”(the Law of Truly Large Numbers)来解释巧合。他说,在非常庞大的人群中,极低概率的事件是一定会发生的。

我们不妨将“罕见”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定为“一百万分之一”。按地球人口约70亿折计,全球每天可以发生7,000件“罕见”事件。

斯坦福大学统计学教授和专业魔术师佩尔西‧戴康尼斯。(Søren Fuglede Jørgensen/CCBY-SA)

你遇到的巧合可能就是7,000个罕见事件之一,不过你还是会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它发生在你身上。贝特曼和剑桥毕业、执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统计学教授大卫‧奥尔德斯(David Aldous)也提醒说,统计学难以分析个人所体验巧合的复杂情况。

有一类巧合容易从数学角度来解释,如买彩票两次中大奖,于是有种观点认为,既然这类巧合并非那么不可能,那么两次中大奖、甚至所有的巧合都可以归因于偶然。

在贝特曼看来,可能性有多大,“这不是一种解释,而只是一种描述”。

可能性有多大,“这不是一种解释,而只是一种描述”。

——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伯纳德‧贝特曼博士

概率假说也可能具有欺骗性。例如1939年,心理学家B‧F‧史金纳(B.F. Skinner)在分析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后得出结论,莎翁诗中的押韵、头韵可能是偶然的巧合。史金纳这样写道:“就诗歌的这方面而言,莎士比亚可能是从帽子里抛出了他的诗句。”

尽管巧合可能随机发生,但它仍是有内涵的,其中有很智慧的设计安排。如贝特曼所说:“这些统计学家能证明随机性没有意义吗?我希望他们试试看。”

要讨论意义,就进入了心理学领域。

心理学家的方法:这对你有什么意义?

心理学方法的应用在本文中难以展开探讨。一个典型实例来自参与贝特曼研究的一位妇女。

这位妇女是个寡妇,她告诉贝特曼:“当我开始新的恋情,我担心已故的丈夫会怎么想。有一天,我去他的墓地,无名指不小心被草割伤。我不得不去看急诊,他们取下了我的婚戒来疗伤。我的男友和我把这看作我们可以继续发展的讯号。”

贝特曼说:“她把她的手指给割伤了!而她觉得,医院不得不取下戒指是来自已故丈夫的讯号。许多浪漫故事也显示,有关的人都不自觉在制造巧合,像这位妇女一样。但他们下意识创造所需要的巧合的方式,往往比她的方式更难解释。”

与巧合有关的人都不自觉在制造巧合。

——弗吉尼亚大学客座教授伯纳德‧贝特曼博士

巧合可以将自己的意愿提醒给我们,它们可以帮人自省,在荣格那个年代就已应用于心理治疗中,荣格称之为共时性”(Synchronicity)。比如说,脑海中的东西会体现在外部世界。20年来,你第一次想到了你的四年级老师,然后就在超市与她不期而遇。

共时性是贝特曼界定的几类巧合之一,他说,分类是建立巧合学学科需做的工作。

另一类别是序列性(Seriality):“这是让你留下印象的一系列客观发生的事件。和共时性事件不同,没有什么特别的主观因素。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验证。”比如你与朋友见面时,发现他刚订了飞阿拉斯加的机票,而你也刚订了机票去阿拉斯加;然后你和老板谈话时又获知她也刚订了去那的机票。

不少研究人员已对频繁遇到(或留意到)巧合的人进行心理分析,发现的特质包括自我指涉、直觉力,以及更倾向于寻求生命意义、情感丰富、拥有信仰。

而发现巧合及其背后的含义可说是人类的天性——一定程度上我们都有这种倾向。

为什么要研究巧合?

即使你不是那种将巧合看作“讯号”的人,你仍然可能会无意识地依据巧合来作出决定。

例如,1996年,三架F-14战斗机在25天内相继坠毁。美国海军的反应是暂时取消这一型号飞机的航班。海军猜测这可能不只是巧合,几起事件或许有关联(比如说F-14可能存在设计缺陷)。但这的确只是巧合。在做统计学分析时,依据美国军事史上的航班资料及“巨数法则”,在同一个月内发生三起坠机是可能的。

1978年,数字家们发现196,833在数学的两个独立分支——群论和数论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起初,学界觉得这“只是巧合”,但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两个分支之间有着很深的联系。

“如果你让自己去寻找,有时在明显的随机性当中也可以看到含义。”贝特曼在为《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杂志撰写的文章中写道。

许多科学发现(如胰岛素)是在一系列的巧合中问世的。贝特曼将“需要的时候正好找到”的巧合归入“意外收获”(Serendipity)类别下,所谓“得来全不费功夫”。

巧合触及许多学科和生活中的许多面向,甚至延伸到电影研究领域——情节的有机设置中常运用巧合的力量。电影《卡萨布兰卡》的故事就是基于一个巧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小镇,有那么多酒馆,而她偏偏走进了我这家。”

难以破解的神秘

将巧合作为科学探究的话题,似乎使之少了些“魔力”,不过,它们依旧是相当神秘。在贝特曼的一项研究中,一个参与者讲述了自己差点自杀的故事。

将巧合作为科学探究的话题,似乎使之少了些“魔力”,不过,它们依旧是相当神秘。(Tara MacIsaac/Epoch Times)

“那是我少女时代一个非常黑暗、至少可以说是很迷茫的时期。”她说道,“我拿了父亲的手枪,坐到我的车里,然后开车到湖边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我想要了结自己的人生。我坐在那儿,手里拿着枪。……当泪水慢慢流下我的脸颊时,我听到另一辆车在旁边刹车的声音……我兄弟走下车,要我把枪给他。”

“我的呼吸都停止了,我完全惊呆了。当时我所能做的就是问他究竟是怎么知道我有这种感受,他怎么知道我拿了枪,还有最重要的,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他说他也没法回答。他没有任何想法就上了车,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开,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儿、到了以后他要做什么。”

贝特曼说:“我不知道统计学家怎么用‘概率’来解释这个案例。”

撞上就业机会的实例

贝特曼的一名学生在寻找文化人类学研究助理的职位,却难如大海捞针。一次他参加马拉松赛,他的妈妈在人行道上看比赛时,和身边人攀谈起来,这个人正好要雇一个该领域的研究助理,结果就雇了她的儿子。

马拉松比赛现场资料照。 (AmmentorpDK/iStock)

出生后分开的双胞胎 人生轨迹平行

有对双胞胎出生后就被分开抚养领养。两个互不相识的家庭都给男孩起名叫詹姆斯;两个男孩都进入了执法行业,一个做保安,一个做副警长;两人都娶了叫琳达的女子为妻,随后又都离婚再娶;二婚的妻子都叫贝蒂;两人都育有一子,都叫詹姆斯‧艾伦,只是拼写稍微不同,分别为James Alan和James Allan。当他们最终见到彼此时,他们才发现他们人生是如此奇怪地相像。

来源: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心理学家托马斯‧布沙尔(Thomas Bouchard)

祈愿得到歌声回答?

女演员西西‧斯贝西克(Sissy Spacek)。(Paul A. Hebert/Getty Images)(保罗.赫伯特/ Getty图像)

女演员西西‧斯贝西克(Sissy Spacek)在考虑是否接演《矿工的女儿》(Coal Miner’s Daughter,1980)中的洛雷塔一角。她祈愿上天给她启示。随后她开车上路,从广播中听到的正是歌曲《矿工的女儿》。她决定接下这部戏,日后获得了奥斯卡影后殊荣。

材料来源:IMDB,滚石。@*#

大纪元专访巧合学之父——医学博士伯纳德‧贝特曼

(1)巧合的背后是什么?

(1)巧合能应用于生活吗?

传媒女王奥普拉‧温弗瑞自述参演《紫色》的机缘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5-09 9: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