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救命药全面告急 一盒8元黑市炒至4千元

人气: 181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田文净报导)近日,多家大陆媒体报导,多种救命药物:如急需手术、癌症等患者等需要的鱼精蛋白、优甲乐、紫杉醇脂质体等正在各大医院上演药荒一幕,引发舆论探讨救命药哪里去了?全面药荒是何原因?有陆媒曝光,在黑市一盒治疗婴儿痉挛症的ACTH就达4000元,而正常只要7.8元。

救命药廉价难求 不到8元黑市炒至4000元

北京青年报1日报导,福建一名一岁零10个月的婴儿痉挛症患者小宸躺在漳州市一家医院里,从2月开始他就断药了。医院要家属自己找药。小宸母亲说,“黄牛”(黑市)本来同意以8000多元两盒的价格卖给他们,但犹豫之时,却被别的患者家属买走。

目前在网上能搜到的ACTH生产厂商基本上只有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一家。小宸的母亲致电该专线,接线员给了她一个业务员的电话,拨通后业务员却直接表示没有药。

一位药品销售商透露,ACTH一盒只卖7.8元,利润只有2%,再加上需求量很少,很多厂商不愿意生产,分销商也不愿意备货。

而“黑市”中的高价药从哪里来的?一位大型医药公司的销售负责人表示,黑市里流出的真药,绝大部分是“黄牛”通过一些医药公司、医院的渠道弄出来的。业内人士透露,一般是黄牛通过适用这个药的其他病症,将药品开出来,或者跟一些医院的医务人员、医药公司工作人员私下操作获得药品。

近年来,不少类似好用的廉价药,如“鱼精蛋白”、在心脏手术中用来控制血管痉挛的“罂粟碱”等,都曾出现紧缺。

救命药全国告急

据21世纪经济日报1日报导,自从该报记者加入医疗圈之后,经常会在朋友圈中看到大量紧急找药信息,例如,“亲们帮忙找一种药,中文名JAK2突变抑制剂,在国内是走私的,等救命,帮帮忙。”“跪求放线菌素D、如果找不到这种药,病人只能等死,多少钱都买。”等等。

鱼精蛋白、优甲乐、紫杉醇脂质体、放线菌素D、复方磺胺甲异噁唑、甲硫咪唑,这些不为普通大众熟知的药品,是手术、癌症、神经系统疾病甚至慢性病必不可少且无可替代的药物。

例如,鱼精蛋白是一种高效抗菌剂,在心脏手术中必不可少,无可替代,短缺、断货导致手术无法正常进行或延后。放线菌素D是一种比较小众的肿瘤化疗药物,对于肾母细胞瘤患儿和妇科的滋养细胞肿瘤患者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救命药”。优甲乐治疗甲亢甲减,但是这些药正在国内上演全面药荒。

今年44岁的赵碧珍是四川自贡人,在去年一次体检中,她被查出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两个心脏瓣膜出了问题,一个需要更换,一个需要修补,4月中旬,她入住成都一军区医院,因为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缺货,她只能在病房里排队等药,在住院半个多月后,不得已求助媒体。

报导中提到,一份国药控股在2010年8月,针对医保甲类药品在各医院的短缺情况调研报告显示,在调研的645家医院中,缺货品种达到3171种次,平均缺货率为7.07%,其中三级医院缺货1040种次,缺货率为7.13%,二级医院缺货911种次,缺货率为7.24%,一级医院缺货675种次,缺货率为7.89%,社区及县级医院缺货545种次,缺货率为6.02%。

什么原因导致救命药品紧缺?

报导中认为,短缺原因是成本高、利润低、受众小是救命药短缺的原因之一,并且带有普遍性。

例如,注射用放线菌素D是一种较为小众的肿瘤化疗药物,在大陆只有两家企业生产,分别是海正辉瑞制药和上海新亚制药。其中上海新亚制药在多年前就由于生产成本过高、利润过低而停止生产。

海正辉瑞制药副总裁杜加秋曾向媒体出示一份2006年制定的放线菌素D的生产成本核算单,在当时的生产工艺条件下,放线菌素D有10%的利润空间,但是近十年来,生产成本在上升,而销售的价格没有随着上涨,反而一直降价销售,从2006年的零售价23元到近几年,一直维持在20元左右。

鱼精蛋白和肝素的短缺也同样与价格紧密相关。

政府干预药价 

“紧缺药品很大一部分是廉价药。尽管发改委对药品价格放开,但低价药还是有规定和限制。”一位制药企业的市场销售人员表示,“低价药短缺与国家药品招标有很大关系。药改看似挤掉了中间的水分,但医院是以某地区最低中标价来砍药厂的价格,本身就没什么利润空间的低价药就更没有生存空间了。”

他以上海罗氏的头孢曲松为例,“原研厂家卖六十几块,但山东曾出现过八毛二的中标价。那其他厂家显然没法再做,只能停产。”

据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国家在药价改革上涉及过抗生素、抗肿瘤、心血管等多个种类,“曾经一些价廉物美的药都消失了,看似是市场行为,但实际是政府干预的结果”。

统筹管理缺失

药品短缺的第二大原因是特效药尚未进入中国,或外资独家供应,以癌症等重大疾病类用药为主。

如JAK2突变抑制剂用于治疗骨髓纤维化、贫血等症,只有美国版和印度版,中国食药监总局尚未批准在国内上市;PD-1用于治疗黑色素瘤,在特定的基因分型人群中效果极佳,也未在中国上市。

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顾问干荣富认为,“药品紧缺,政府应该承担责任,对这些药品最起码应该予以保证、配备和组织生产。”

网民“包Ya强”说,“我们出钱养着全世界最大的官僚体系,他们却把自己当大爷一样。”

网民“GREGFH”表示,这种事只有在天朝才呼吁,在国外估计早就游行抗议了。怎么凡是涉及到民生的事就那么磕巴,没人问,涉及到维稳的事就那么迅速、狠绝,援朝援委出手就那么大方?

网民“wzxdeb”则表示,“政府限定最高价,这是政府的政绩。至于药厂是不是会盈利,是不是还会生产,病人是不是能有药治,不在政府的考虑范围之内。我想这么多年了,明白这里面情况的会越来越多吧。政府的每一次限价药就离退市不远了。然而政府还不负责企业的死活。”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6-02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