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27周年波城悼念 “不忘记,不原谅”

6月3日晚,波士顿“六.四27周年悼念及座谈会”后,与会者在唐人街天安门纪念碑前献花, 烛光悼念为争取中国民主而牺牲者。(贝拉/大纪元)
人气: 45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贝拉波士顿报导)63日,由海外香港华人民主人权促进会和波士顿港澳之友社主办的“六四烛光悼念及座谈会”假纽英崙中华公所举行,沉痛悼念1989年在中国大陆天安门广场“六四”镇压中被杀害的死难者。

影音回顾

晚七时,大屏幕上播放了27年前由北京学生、知识分子和市民参与,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向中共政权诉求公民基本权益,并波及到全国范围的一场抗议示威活动,最终以北京戒严,政府军队镇压学生运动的流血事件而结束的一幕幕。

影音回映了“坦克人的故事”。“六四”之后,全世界媒体都转载了一张一个手无寸铁的青年只身挡在行进中的坦克前的照片,这位青年叫王维林。外媒以敬佩的口吻称赞其和平抗暴的勇气,并称之为“二十世纪英雄”。据悉,王维林的存在是促成“六四”翻案的潜在因素,因而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密令找到他并秘密处决。2000年,当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资深记者华莱士采访江泽民时,拿出王维林的照片问江泽民:“你是否佩服这名青年的勇气?”不料江却说:“他绝没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里。”

此外,电影还记录了“天安门母亲”们27年来的诉求与心声。今年,依然在世的131名“天安门母亲”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过去这些年是“白色恐怖的”和“令人窒息的”。“27年来和我们打交道的是警方,踏破门槛的也是警方。每年年初从赵紫阳先生的忌日开始,两会、清明节、‘六四’忌日,甚至国家的重大活动及外国政要来访等一系列日子,我们难属都被警方监听、监视、查抄电脑、跟踪或被拘押。他们使用无中生有、编造事实、进行恐吓等卑鄙手段,无疑是对‘六四’亡灵的亵渎,对生者的人格侮辱……”。

聚焦建“民主中国”

今年座谈的主题为“不忘记,不原谅”,以反对侵犯人权普世价值为主轴,谈论聚焦于“建立民主中国政府”。

男女主持人用中英文诵读道:“我们要坚持这一心念,所以我们不忘记那年那月的民主运动,所以我们不原谅那日那政权的极权暴行。我们不忘记,并不是只为那时感动流泪过,而是凭着悼念无畏烈士,憧憬未来中国人民再有自由的日子;我们不原谅,并不是为了报复算账,而是借着揭示千古罪人,防止历史错误的再演。只有不忘记,不原谅,我们才可认清中国,才可建造未来。”

专攻东方历史的前哈佛大学教授陆惠风博士应邀主持座谈会。他指出,“六四”与“五.四”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学生和知识分子带头在北京天安门发起的示威抗议活动。但结局却完全不同,其根本原因在于两次“学运”所面对的执政对象不同,一个是中国近代历史上少有的开明的北洋政府,一个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他说:“北洋时代是三权分立的,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这在20世纪的中国没有哪个年代可以与之相比。”

当谈及“六四”的意义时,陆教授表示,“六四”是20世纪历史的转折点。如果没有“六四”,“柏林墙”不会在此后五个月倒塌,苏联东欧“一党专政”不会那么快瓦解崩溃。“谁也没有想到前苏联会突然解体,”他说,“因为它从表面上看很强大,执法机构军队都很强大,国家对民众的控制也比较严。 ”“六四”同时还迫使共产党政权主动放弃了计划经济,为公有制瓦解和私人经济的发展敞开大门。此外,“六四”对于台湾民主化也具重要意义。前不久,蔡英文在总统就职演说中称:“国家不会因为领导人而伟大,是因为全体国民的奋斗而伟大!”

亲历者述说“恐惧”

当年在南京亲历“六四”的王海,对于今年的悼念活动感慨颇深:“当时我们把所有的力量都拿出来,我们知道不会成功,但会成为火炬,照亮前程,燃烧殆尽。此后,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心情沉痛。今年相对乐观,因为国内的网络防护似乎无能为力,‘六四’相关微信发布火爆。我发了10条,只有1条被拦截,其他一些朋友更是猛发微信彻夜不眠。中国当今时局与清朝末年惊人相似, 或许,我们可以看到隧道另一头的些许曙光,尽管不知道路还有多长。”

曾因在北京高校举办“六四”纪念活动蹲了三年大牢的廖平提出,多年来为什么中国老百姓总是选择沉默?因为经历了太多政治运动,人们内心深处充满恐惧。他之所以认同“不忘记”,是因为“六四”虽然时隔多年,恐惧却时时发生,他断言当天到场者中仍有不少人心存恐惧。

接着“恐惧”的话题,“六四”亲历者蓝阳回忆当年在长安街被子弹击中的经历时表示,面对举着枪的士兵们,他丝毫没有感到恐惧;相反,看着一个个手无寸铁的学生中弹倒在血泊之中,士兵们神情恍忽,充满恐惧。他义愤填膺地说:“制造恐惧者心中必有恐惧!但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恐惧究竟是一种暴力,还是一种力量?”

对此,陆惠风博士坦言,恐惧是人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恐怖主义最有效的武器。在专制统治下,无人可免于恐惧,只有走向民主才能有效阻止国家恐怖主义在世界灾难性的发展,使人们摆脱恐惧。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历史专业的90后年轻人观看了影音回映后表示,原先对“六四”这些敏感历史知之甚少,在国内学习期间总感觉有太多歌颂的成分而产生怀疑,到国外之后才了解到比较多的真相。他相信,事实终将无法掩盖,北京居民的集体记忆会永远存在。

另一位大陆女教师回忆起曾经因为讲课涉及政治被学生检举揭发的事,她表示众目睽睽之下的杀人惨案会有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们有信心坚持,有耐心等待!大陆人民渴望民主、自由!”

会后,与会者步行至波士顿唐人街天安门纪念碑前献花, 在烛光中一同唱起《自由花》等“六四”纪念歌曲以缅怀这段特殊的历史。

前来参加悼念活动的美国公民Brian Avery告诉记者:“中国是个古老的国家,拥有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然而共产党信奉‘无神论’,使中国经历了太多令人费解和难以置信的事情,对自然和人文破坏严重,令我痛心。”◇

责任编辑:冯文鸾

评论
2016-06-10 9: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