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 法轮功之友华府献花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6月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献花仪式,纪念全球一亿多死于共产专制暴政的人们。法轮功之友的代表出席活动并敬献花环,追悼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林帆/大纪元)

人气: 14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帆美国华盛顿DC报导)位于美国华府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6月10日举办了每年一度的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献花的仪式,以纪念全球一亿多死于共产专制暴政的人们。出席仪式的约有50个官方和民间团体的代表,其中包括很多前东欧国家的驻美使馆官员。法轮功之友的代表也出席活动并敬献花环,以追悼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自1917年世界上首个共产专制建立以来,为祸全球已近一个世纪,受难者超过一亿人。上世纪90年代,前苏联解体,很多东欧国家纷纷摆脱共产党统治,迈向自由。但目前包括中国﹑朝鲜﹑越南和古巴在内的少数国家,依然受共产专制控制。

VOC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6月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献花仪式,纪念全球一亿多死于共产专制暴政的人们。出席仪式的约有50个官方和民间团体的代表。(林帆/大纪元)

献花仪式上,中华民国驻美代表处﹑法轮功之友以及美国之音中文部等,分别为中国的共产专制死难者献上花环。据专家统计,自中共建政以来,被迫害致死的中国民众约有八千万,是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共产主义是最危害人类的专制理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李•爱德华兹(Lee Edwards)在仪式前的致词中说,“我们来到这里共同纪念那些牺牲者,其中包括1956年夏天匈牙利因反抗共产专制者死亡的学生,1968年那些举起 自由旗帜的捷克人,成千上万逃离越南追求自由的人们,数以万计抗议卡斯特罗这个独裁者的古巴人,两百万死于柬埔寨红色高棉者,在20世纪的刿子手毛泽东所发动的大跃进和文革中死亡的数千万中国人……共产主义是20世纪最危害人类的专制理论。”

他表示,“犹太朋友一直提醒我们,历史不容忘记,更不能令其重演。我们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纪念牺牲者,并说出真相。正如教皇保罗二世所说,‘我们知道并且确信,真相必将让我们获得自由﹗’”

法轮功学员依然受到中共迫害

代表“法轮功之友”献花的扎夫卡克(Nicholas Zifcak)说,历史上中共迫害了数千万的中国人,目前这种伤害还在继续,法轮功还在受迫害。可能有数百万人在迫害中死亡。“从数量和严重性上来说,目前法轮功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团体。我们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中共强摘,用做器官移植。这是极其残酷的迫害方式。”

另一位献花的法轮功学员于敬来自中国河北廊坊,因坚持信仰曾遭受过严重迫害。“我在中国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关押,两次被非法抄家,最后一次被迫害得奄奄一 息。我最亲密的两个朋友,她们都被迫害死了。我有幸能来到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但中国大陆还有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遭受着严重的迫害。”她希望世界上更多人能了解真相,并帮助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二十多年前,于敬曾是廊坊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第一幼儿园副院长,工作能力有口皆碑。不过家里却总是吵吵闹闹,最终和丈夫离婚,很多事情想不通,总是失眠,总想自杀,觉得活着没意思。

1997年于敬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使她看到了希望,窦性心动过速、颈椎病、坐骨神经痛、失眠、便秘等病症不翼而飞。工作中,她也成为了一个更任劳任怨的好人。但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镇压一开始,单位就让她“揭批”炼法轮功怎么上当受骗。于敬不肯说假话,单位就不让她上班,也不发工资,并告知,要讲理只能去找“国家”。

于敬查到,中国《宪法》第四十一条写着“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2000年2月,她带着当时11岁正在放寒假的女儿去北京上访,还没进信访办大门,就被三名警察抓住,当晚带回廊坊。之后她被关33天,罚款4000元。

2002年9月,于敬被廊坊市“610”绑架到洗脑班,24小时不让睡觉、搧耳光、弹眼球。不久于敬突然浑身发抖流汗,无法说话和走路,生命垂危。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610”人员送她去医院,她被确诊为冠心病。

“我曾经遭受过3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打,天天带出去都要打。自己本身精神上,身体上都受了很大的伤害。我的家人有的害怕我牵连他们,就是亲情和你决裂,最后女儿、父母亲都没人照顾,自己生命都很难保,我非常非常的痛苦。”

于敬特别提到了老乡任晋平,这位法轮功女学员在北京街头被警察暴打至昏迷后,受到性侵害,差点被活摘器官。“她遭受迫害非常严重。牙打掉了,那个警察强奸她,然后用电棍插到她阴道。当时她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时候,差一点要给她活摘器官,是因为没有车。因为当时我没跟她关在一起,是听她说的,劳教所就说了, 他们就说真可惜,因为没车,就没给她摘成。”

2015年年初,于敬终于带着女儿来到了美国。去年5月份,当全球掀起控告江泽民的浪潮时,于敬立即写下了“刑事控告状”,并将诉状抵达了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

“不要恐惧  因为你们不是在孤军奋战”

纪念仪式上,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兹将本年度“杜鲁门-里根自由奖章”颁发给保罗•戈布尔(Paul Goble)。

Award
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兹将本年度“杜鲁门-里根自由奖章”颁发给保罗•戈布尔(Paul Goble)(中)。(林帆/大纪元)

保罗•戈布尔(1949年出生)是一位美国分析家,专栏作家与俄罗斯问题专家。 他曾担任过自由欧洲电台主任,美国之音顾问,还曾是国务卿詹姆斯•贝克的苏联民族问题和波罗的海事务特别顾问。目前,他在世界政治研究所任课。他的文章曾鼓励很多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民众为追求自由而奋斗。

他在受奖致词中说,面对共产专制,“人们不要感到恐惧,因为你们不是在孤军奋战。了解这一点丝毫无损你们的英勇行为,但会让推翻专制的过程更容易一些。”

PaulGoble
保罗•戈布尔(Paul Goble)。(林帆/大纪元)

两个爱沙尼亚的故事

戈布尔在演讲中分享了发生在前苏联控制的爱沙尼亚的两个小故事。

根据1936年的一部爱沙尼亚小说拍摄成的电影“大理石上的名字”2002年上映并获得巨大成功。它反映了爱沙尼亚青年们组成的武装在争取独立的战争中与共产党军队作战的故事。当时,许多年轻人在战争中为国家的自由而献身。当爱沙尼亚独立后,很多乡村和城镇在其主要广场上竖起大理石柱,上面隽刻着那些牺牲者的名字。二十年后,当史达林的共产军队返回并占领爱沙尼亚时,新的共产政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并毁灭这些纪念柱。但在共产党动手之前,爱沙尼亚人就把那些大理石柱埋藏了起来,让那些名字不会被共产党夺走。80年代末,当苏联走向解体时,人们又把大理石柱挖出来,并重新树立起来,或者建起新的纪念碑。今天,如果你到爱沙尼亚,就会看到那些大理石上隽刻的名字。他们是持续反抗共产专制的重要历史见证。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1991年,戈布尔当时在国务院做国务卿苏联民族问题特别顾问,其日常事务之一就是做为主人招待那些被前苏联占领国的官员们参观华盛顿。他总喜欢把林肯纪念堂作为行程的最后一站。1991年3月29日,戈布尔带领爱沙尼亚的总统和外长前往参观。在纪念堂里他用俄语为来宾们翻译纪念堂内刻着的林肯的话。一个公园巡警走过来问他,你在讲什么语言﹖戈布尔说,是俄语。巡警又问,这些是俄罗斯人吗﹖戈布尔回答说,不是,他们来自爱莎尼亚。公园巡警马上微笑了一下说,“我听说过爱沙尼亚只是个想要获得自由的小国家。”这么平凡但又代表了普通美国人价值观的一句话,令现场的爱沙尼亚客人一下热泪盈眶。 相信这句话给他们留下的印象远比白宫或国会山的声明更深刻,它代表着普通美国人对自由权利的支持,对爱沙尼亚人来说这是最大的鼓励。

纪念碑彰显美国价值观

戈布尔表示,遍布华府的纪念碑,就是为了彰显美国的价值观,并让其一代代留传下去。今天这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作用,就是让那些受迫害者有一天来到美国时,会听到普通的美国人对他们说﹕“是的,我们知道你们的困境。我们知道并支持你们为自由进行的抗争。这就是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你们不必恐惧,因为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责任编辑:夏实

评论
2016-06-12 7: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