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对郭徐亲信 习追究到底 (完整版)

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之后,大陆媒体盘点国防大学政委、太子党刘亚洲近年来关于军队改革、反腐等的敏感、强硬言论。(Getty Images)

习近平视察国防大学之后,大陆媒体盘点国防大学政委、太子党刘亚洲近年来关于军队改革、反腐等的敏感、强硬言论。(Getty Images)

人气: 12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继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落马后,中共军内第二波“打虎”行动正在进行中。多个消息源指,廖锡俊、朱新建及其他多名军内高官已被调查。从习近平对军队的讲话中可见,他将彻底查清并处理郭伯雄、徐才厚的小圈子和违规使用的人。

一、郭徐党羽遍布军中 习近平决意清算

习近平任“军委联指总指挥” 拿实军权

2016年4月20日,习近平身穿迷彩服,首次以“军委联指总指挥”的新头衔视察军改之后的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

在中共体制内,军委主席负责的是“军政”大权,如决定是否开战,签字提拔将领等。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军委联指总指挥”,这个职务拥有的是“军令”大权,管的是如何调动军队,如何掌控战斗等等。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表示,习近平的“军委联指总指挥”头衔,使得习成为实际上的“总司令”,把原先总参谋长这部分实权掌握在手中,显示习已完全掌控了军队的实权。

当时就有猜测认为,据过去几年习近平所表现的反腐决心,军队反腐很可能不会因为郭伯雄和徐才厚的落马而告一段落,第二波大规模军队反腐或很快到来。

果不其然,习近平决意清洗军队的讲话随后就来。

习近平要清算所有郭、徐违规提拔之人

5月18日,中共官方出版发行的《习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读本(2016年版)》一书印送给军队。其中,习近平的一些论述很有看头。

习近平在谈及郭伯雄、徐才厚案件时曾表示,“高级干部位高权重,出了问题就不是小问题,政治上出了问题危害更大。郭伯雄、徐才厚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

习近平还表示要“彻底查清并严肃处理他们的小圈子和违规使用的人,彻底清理和纠正他们私下运作勾兑的那些程序和规定⋯⋯”

习近平的这一表态显示了其决心。

廖锡俊(左)和廖锡进
网传廖锡俊(左)已被捕,而其兄廖锡龙也情况不妙。(网络图片)

传廖锡俊落马 廖锡龙不妙

5月中下旬,海外多个传媒消息指,贵州省军区前副司令、少将廖锡俊已被逮捕。据悉,5月20日的逮捕行动,是经习近平同意,由中央军委军事检察院批准执行的。22日,这一行动在军内下达。

报导引述消息来源指,当局突击搜查廖锡俊的贵阳老家多个住所,搜获数以千万计的现钞和贵重物品。

从廖锡俊军中履历看,虽然只是一位退出现役的军中“小虎”,但因其有特殊的背景,他的被逮捕,成为一个军中比较震动的消息。

据悉,廖锡俊是廖锡龙的弟弟。而廖锡龙曾任中共军队总后勤部部长、前中央军委委员,2000年被江泽民授予上将军衔。

传廖锡龙养女与情妇被捕

正当外界盛传廖锡俊被抓之际,5月25日下午,红二代蔡小心发微博称,“看来,军中某条龙是顶不住了,掉下来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结合一连串廖锡俊被抓的报导,蔡小心指的“军中某条龙”被多个媒体认定是中共前军委委员兼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

海外媒体在5月29日报导,廖锡龙的处境或已危矣。除其胞弟廖钖俊外,外界盛传同时被捕的还有廖锡龙的养女(原总后结算中心会计)及其专职情妇等。

廖锡龙是军队活摘器官关键人物之一

中共军队总后勤部负责掌管财物,是军队中的利益部门。其中,军队医院和军队营房建设等都直接归总后勤部管辖。

2014年10月,大纪元曾报导,大陆主要器官来源由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掌控,“器官移植”成为军队医院发展最快的领域之一。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军队将这血腥、残暴的罪恶产业化,秘密杀害民众,倒卖器官,成为全球最大的活体器官库,赚取血腥黑心钱。

据知情人透露,主管活摘业务的是总后勤部部长,而总后政委负责对外宣传和消声。

从2002年11月至2012年10月,廖锡龙为总后勤部第七任部长。在这10年间,廖锡龙曾不遗余力地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镇压政策,把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并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因此,廖受到江的重用。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报告显示,廖锡龙是军队活摘器官的关键人物之一。

评论员石久天认为,观察中共“十八大”以后落马的官员,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大部分被抓的官员系江派人马,且大多都曾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并将其作为升官发财的一条捷径。从这一点来看,廖锡龙若落马也绝非偶然,用民间的话说应该是遭到报应的结果。从目前廖锡龙的兄弟及身边人纷纷被抓可推测,廖锡龙本人的处境也不妙。

朱新建落马或牵出李继耐

5月27日,海外媒体再传出消息,现任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专职委员朱新建已于5月20日前后被军纪委带走“双规”。朱新建之前曾任中共军方总装备部军兵种部副总工程师、综合局局长。在军改后,朱离开权力部门转任军委科技委专职委员这一虚职。

消息指,朱新建被带走,对总装将领震动极大,因为朱是前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的秘书。

港媒消息称,李继耐主管总政治部期间,对徐才厚千依百顺,徐的人事任命意图、买官卖官的套现,都是由李一手操办,而且积极参与了当时对谷俊山的“拯救”行动。所以,李继耐被调查应是大概率事件。

李继耐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退下前是中共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上将军衔。在此之前,2002年~2004年,李曾担任总装备部部长。

李继耐任总政治部主任期间,还兼任全军“610办公室”主任,在海外“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上。

还有哪些军头岌岌可危?

报导还提及另有几个军头也可能出事,其中江泽民的大秘贾廷安、前国防部长梁光烈、现任国防部长常万全都危险。

其中,贾廷安从去年年初就开始陷入被查传闻之中。据悉,贾深度参与军中买官卖官的交易,他与谷俊山的关系相当密切。早前有传,贾廷安当年一手提拔了丑闻缠身的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王守业为海军副司令。另外,已被调查的总参谋部原信息化部副部长董尤心,也被传与贾廷安关系密切。

6月13日,《中国青年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在裁军的30万员额中,有近一半以上是军官”。

这些报导和习近平清算郭、徐小圈子讲话的出现,被认为军内第二波反腐和大清洗行动已经开始。

郭伯雄党羽遍及军队各层级

从1989年到2004年,江泽民亲自把持军权长达十多年。江安插在军中的 “一虎一狼”(“东北虎”徐才厚、“西北狼”郭伯雄)长期各霸一方,心腹、党羽遍及中共军队各层级。

陆媒报导也承认,郭伯雄任职军委副主席的十年间,许多现任军中要员均受其提拔。

2014年7月16日,一篇《郭伯雄召集军头抗衡习近平》的军中来信,举报郭伯雄的亲信、亲属、秘书和警卫等,被郭伯雄提拔后,个个升官发财。信中说,全军有4个最年轻的军官,“郭家军”独占三席,其中一个就是他的儿子郭正钢。

郭正钢曾公开对人吹嘘:广州军区的徐粉林司令、沈阳军区的褚益民政委,都是其父一手提拔起来的非常可靠的下级,也是全军最年轻的,下一步晋升军委班子没问题。31军的马军长、47军的张政委、北京军区的刘志刚副司令、兰州军区的范主任⋯⋯他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人,都能进大军区班子。

稍早前有消息透露,郭伯雄曾在一个场合叫嚣道:“换掉我们,下面还是我们的人。”

郭落马前,刘源曾说:“现在的郭伯雄,实际上控制着国防部、总参谋部、军委纪委、北京军区、广州军区、南京军区、沈阳军区、空军,差不多拥有半壁江山啊!”

徐粉林与郭伯雄的“保帅”一幕

香港《明报月刊》近期发表兰州军区政治部前创作员的文章描述郭伯雄落马前的细节:“徐才厚的队伍首先被冲得七零八落,郭伯雄队伍的阵脚也乱了。2014 年11 月15 日,郭伯雄的陕西同乡、海军副政委马发祥跳楼身亡,郭伯雄与马发祥关系非同一般。年底,郭伯雄亲信、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被抓。2015 年新年刚过,郭伯雄秘书陈风泗被抓。年前郭伯雄秘书、现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刘志刚主动到军纪委自首。刘志刚当秘书时,郭伯雄受贿情况都登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刘将本上交纪委。 2015 年3 月,郭正钢在杭州被拘捕,郭伯雄自此陷入绝境。”

文章还说,几天后,徐粉林来北京开会,探望郭伯雄。郭伯雄和妻子何秀莲强作镇定,在客厅里接见最亲近的部下。何秀莲眼睛有点红肿。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

为了平复自己的情绪,郭伯雄拿出象棋与徐粉林对弈。其实两人心思岂在棋上?终盘时,徐粉林用手指头点击老帅,一语双关地说:“保帅,保帅啊!”郭伯雄落泪。

徐粉林在军改后,从广州军区司令的职务转任军委参谋部副参谋长。一般认为徐已被贬。

2015 年7 月30 日,中央宣布对郭伯雄“双规”,这一刻, 离“八一”不到24 小时。

72264752
郭伯雄和徐才厚这两只军中“大老虎”极力讨好江泽民,他们“拍马屁”的水平之高可谓登峰造极。(新纪元合成图)

二、郭、徐拍马屁细节曝光 江难辞其咎

在海外关于上届军委委员廖锡龙和李继耐有麻烦的传言四起之际,当年郭伯雄担任47军军长时,为江泽民站岗事件的细节也在海外曝光。港媒的这篇文章也指,江泽民需要为军队的腐败担责。

江利用徐、郭替其把持军权,并亲自下令活摘器官,由此也使得军队的贪腐发展到了利用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的程度,军队腐败一发而不可收拾。

逾20个军队医院划归地方管理

5月30日,《明报》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共军队医院改革将打破现有多部门管理构架,统一划归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负责,并按照军种划分,同时将另外一部分军队医院划归地方管理。

据报,因历史关系,目前全国拥有一百多家军队医院,隶属于原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总政治部甚至地方军区、野战军等多个部门。这导致在医院管理上的混乱。1990年代,大批军队医院通过对外承包科室等方式增加收入,专家级军医私下到地方医院出诊和手术的情况相当普遍。

消息称,此次改组,最少有20~30家军队医院划归地方管理。改制后的军队医院,原则上禁止对外服务,包括社保医保中不能报销部分;军医到地方医院出诊和手术也将禁止。

今年3月27日,大陆中央军委印发了《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计划用三年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 。

去年11月习近平“下决心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之后,此项军改已经正式启动。

事实上,中共军方医院取消“有偿服务”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与“活摘器官”有关。

郭伯雄承认有些事情说不清楚

去年7月30日,郭伯雄落马公布后一小时,大陆财新网发表长文透露,有乡党在徐才厚被抓后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劝他早些把问题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乡党回忆说:“他默然片刻,摇头说,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这一两件讲不清楚的事是什么呢?

据“追查国际”的系列调查表明,中共军队的腐败核心,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罪行中起著主导作用,而总后勤部是主要的执行机构,利用军队系统,通过各级管道将供体调配到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

郭伯雄和徐才厚在这个罪恶中需要负主要责任。

在“追查国际”目前已公开的多份取证自高层的调查录音证实,中共中央高层及中央军委高层都知道,军队将法轮功学员作为移植器官供体的内情,以及该命令直接来自前军委主席江泽民。

这些骇人听闻事件的出现,要从江泽民为何利用郭伯雄和徐才厚干政、架空胡锦涛说起。

2002年开始郭、徐替江把持军队架空胡锦涛

1999年7月江镇压法轮功之后,生怕遭到清算而不敢放弃权力。江此后的迫害密令包括“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等。

江发现其接班人胡锦涛并不积极响应他的迫害政策,且胡还曾经投过反对票。

胡锦涛的这个举动给江泽民的震动很大,也成了他最大的“心病”,再加上胡本身就是邓小平因为不满江的表现,而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在中共内部胡与江不属同一派系,这些都使得江担心。为了延续迫害,江在中共权力中心赖著不下,同时为架空胡锦涛而培植自己的亲信。

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交出总书记职务,将七常委增至九常委,政法委书记罗干、主管宣传口的李长春入常。江同时使九常委分权,各管一摊,在党内架空胡锦涛和温家宝。

2002年江泽民交出了总书记的职务的同时,在“十六大”发动“准军事政变”,继续留任军委主席两年。同年,江提拔郭伯雄成为军委副主席,开始限制胡锦涛在军内的行动。到了2004年,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的职务时,徐才厚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至此,江在军内布局基本完成,郭、徐二人继续持枪监督胡锦涛。

有消息称,当时担任军委副主席的习近平,亲眼看到郭伯雄、徐才厚仰仗江泽民,欺负架空胡锦涛。

郭、徐买官卖官 党羽遍布军队

2015年3月9日,凤凰网报导,原军事科学院军建部副部长杨春长首次公开披露徐才厚“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还将大军区司令的买官价格捅出,“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就他们你用一个我用一个,给他送了一千万,再有一个送两千万的他就不要一千万的”。

中共总政治部“深喉”也曾在2015年1月15日曝光,称在徐才厚、郭伯雄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全军上下跑官买官成风,“千军万马”(指军职官员标价千万元人民币)、“百万雄师”(指师职官员标价百万元人民币)成为军内人人皆知的潜规则,团、营、连层层明码标价,军心涣散,心思全用在请客送礼,搞关系拉选票上。

为了收买军方的人心,江泽民非但支持纵容军内高层的贪腐,甚至还纵容、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追查国际”从薄熙来和前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口中得到的录音均证实了这点。

军内在江泽民、郭和徐等人“一切向钱看”的思路之下,“活摘器官”成为谋取暴利的机会。自2000年前后,“活摘器官”开始在军队医院内部渐渐盛行。

2014年7月3日,叶剑英的养女戴晴透过美国之音发声,她认为,对于徐才厚等巨贪在军中的胡作非为,江泽民要负主要责任,“谁强势、权力在谁手里,就是谁干的”。

郭伯雄被骂“看门狗”却笑而不语

江泽民为何会看中郭伯雄和徐才厚?

从1992年开始,郭伯雄就一直靠讨好迎合当时的军委主席江泽民,从兰州军区47军军长职务上开始飞升,十年后进了政治局,爬上军委副主席的座位。

郭伯雄拍马的本事很高,且为达目的不怕丢脸。

《明报月刊》近期报导提到,兰州军区很多了解郭伯雄的人都觉得,用一个字形容郭伯雄就是“滑”。郭伯雄任一六四团作训股长时,一次团长生病住院不想见人,郭伯雄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坐上去,来人一律挡驾。没见到团长的人生气地骂他“看门狗” ,他却笑而不语。

到了后来,郭拍马的行为更加登峰造极。

1992年,郭伯雄任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军长。一次江泽民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郭伯雄利用江午睡的时机展现了这一过人之处。他命战士离开,自己亲自在江泽民屋外站岗。江泽民醒后一开门,发现是少将军长郭伯雄在为自己站岗,顿生好感。不到一 年,郭伯雄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随后连升三级,当了中央军委副主席。

港媒的报导也提及了当时的一些细节。据说,当时十九军老军长禹伟志听说郭伯雄为江泽民站岗的事后说:“庸俗!”47军老军长张德福跟了一句:“庸俗都可以庸俗得这么专业,你我自愧不如啊!”

江泽民离开47军那天晚上,郭伯雄和他最要好的两个部下――作训处处长徐粉林、组织处处长褚益民一起吃饭。徐粉林说:“昨天我见了一个高人,此人精通《易经》, 他给首长算了一卦,说首长前途贵不可言。”褚益民说:“今天一大早华清池里的喜鹊喳喳直叫!”郭伯雄说:“神神鬼鬼的东西,我从不相信,人还得靠自己,今天中午站了整整两小时,我连厕所都不敢去,憋得凶!”后来有人说,他怕江泽民醒来他不在,岂不功亏一篑?

郭伯雄1999年进京不久,一次,一个部下给郭送来几万块钱。郭妻何秀莲戴着老花镜在客厅里仔细数钱,郭伯雄故作镇定地在一旁看报纸,其实眼睛余光也盯在何秀莲身上。秘书进去报告事情,打断了何秀莲,何秀莲说:“哎哟,又要重新数。”

到了后来,郭伯雄权重如山,别人送的钱也在他家中堆成小山。郭伯雄收钱收到手软,再也控制不住。但郭伯雄一般不碰钱,均由何秀莲代收。久而久之,军队干部想升迁,往往通过何秀莲运作。

江泽民曾写信评价郭伯雄,其中有“胜任愉快”这样的字眼。

徐才厚在军中死心塌地为江泽民把持军权

如果说郭伯雄拍马的本事为“娴熟”,那徐才厚与之相比并不处下风。

1994年,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决定》正式公布后的一段时间里,各大官方媒体奉命为江泽民宣传造势。

当时的《解放军报》上曾用了半版篇幅发表了三张尺寸基本相同,被摄者的姿势几乎一样的历任军委主席照片,分别是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三张照片的排列顺序是:摄于1962年的毛泽东照片横置于报纸的左上方,摄于1993年江泽民照片横置于毛泽东照片之下,版面右上角是《军报》报头及发行日期,报头下面是竖放的邓小平照片,摄于1988年。

自由亚洲电台的文章分析称,当时的军报故意遗漏了华国锋。而且,这种把江泽民与毛泽东、邓小平三人只分先后,不分高低的排列方式,除了直接达到吹捧江泽民的宣传效果,同时也是为了向外界表示,前任军委主席邓小平也已经同毛泽东一样,已经是“过去时”。

据悉,《解放军报》这番“独具匠心”的策划者正是徐才厚,此举讨得江泽民欢心。

2002年,徐才厚接任了总政治部主任,从此把握军内人事的大权。在其成为军委副主席后,总政更是听命于徐。同时,徐才厚又对江泽民唯命是从,不断提拔江派人马。

到了2004年,江最终不得不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在那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徐以“军队大事必要的连续性”为由,要求在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内常设江泽民办公室,并发明“军委首长”这一军内称呼。

同年,徐才厚被提拔为军委副主席。

2008年汶川大地震,温家宝调不动军队而摔电话发火。时任总参谋长陈炳德其后发文频频提到,“军委首长”在背后下令,外界认为此人就是江泽民。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7-25 9: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