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江山助和助江山

作者:庄敬

(Fotolia)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宋代诗人陆游说:“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他从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体会到,一切生动形象的创作材料,都是来源于实际生活,只有广泛地接触社会,“行尽人间万里路,”才能“写出世上一流诗。”陆游的观点是:江山助诗人。

另一位宋代诗人李觏(音构),却在〈遣兴〉诗中吟道:“境入东南处处清,不因辞客不传名。屈平岂要江山助?却是江山遇屈平!”屈平,就是我国最早的大诗人屈原。李觏的观点是:诗人助江山。

陆游和李觏的见解,看起来大相径庭,截然反背,但却是可以互相补充,并且还是互为激励,互为依存的。

“江山助”和“助江山”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相反相成的关系。我们在文艺创作中,必须把它们正确地结合起来。

文艺创作者,首先应得“江山助”。文艺作品乃是客观现实生活作用于作者的头脑,生发于作者笔端的产物。陆游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在教育后辈时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陆游还说:“法不孤生自古同,痴人乃欲镂虚空。君诗妙处吾能识:尽在山程水驿中!”他赞扬一位诗友的作品,好就好在能够取材于“山程水驿”,从社会中来,从现实生活中来,因而真实感人。创作的方法,并非可以独立于生活与作品的内容之外,而“孤生”,只有“痴人”才会“欲镂虚空”,片面地追求技巧,而不去熟悉社会、学习人民。

然而,仅仅看到这一点,还是不够的。在事实上,不仅是“江山助诗人”,同时,诗人也助江山,助社会。有一位作家曾说:“文学与社会之关系,先是它敏感的描写社会,倘有力,便又一转而影响社会,使有革新。这正如麻油原自芝麻打出,取以浸芝麻,就使它更油一样。”

文艺创作,必须把“江山助”与“助江山”,二者紧密地结合起来,结合得好,才能产生优秀的作品。

谁如果在创作中忽视了“江山助”,那就会脱离社会现实,脱离人民生活,与时代精神相隔膜。生活贫乏,硬要闭门造车,必然胡编乱造,自以为写得新奇绝艳,结果却只会是荒诞不经,怪异不纯。有一位文学评论家,早就一针见血地指明:“以为艺术是艺术家‘灵感’的爆发,像鼻子发痒的人,只要打出喷嚏来,就浑身舒服,一了百了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有些作者,却一味企望自己‘灵感的爆发’,而不去认真刻苦地熟悉新的生活,去感受社会巨变的宏伟脉搏。其结果,即使写出了作品,也是苍白无力的。”

另外,谁如果在创作中忽视了“助江山”,那就会降低文艺的教育作用,削弱作者对社会的责任感。有人说:“我写诗歌,仅仅是表现自我。”也有人说:“小说创作的目的,只是为了有趣。”这些看法,都有片面性。我们且来听听歌德的感慨:

“我们的青年画家,所缺乏的是心胸和精神!他们的作品没有说出什么,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画的是不能切割的的刀、打不中靶子的箭。使我不免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精神仿佛已经完全消失了。”(《歌德谈话录》第101页)

从歌德的慨叹声中,我们听出了这位德国思想家、文学家的心声,他是多么希望青年们能创作出有意义、有作用、有精神力量的优秀作品啊!

托尔斯泰认为:艺术家的目的“在于通过无数的永不穷竭的一切生活现象,使人热爱生活。”另有一位大作家,也认为:“文学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向前进的灯光!”

当前,人们在投身于社会巨变的进程中,迫切需要经常读到“鼓舞人心向善、振奋精神除邪”、“相信善恶有报,敬仰神佛致祥”的优秀作品。这些优秀作品,能够反映生活的本质和原由,使人看见光明与希望,能够励人以情操,育人以道德;能够“有真意,去粉饰”,正视现实,不回避矛盾,给人以激浊扬清的鼓动,而充满必胜的信心。

下边举一则诗例:

郭震,唐代诗人。他的〈宝剑篇〉诗,写得豪壮雄奇,颇有气魄,曾为武则天所激赏。请看:

〈宝剑篇〉原诗     今译

君不见昆吾铁冶飞炎烟, 你没见昆吾的宝石被炼成宝剑,
红光紫气俱赫然。    通红的炉火,剑锋上射出紫色的光焰。
良工锻炼凡几年?    出色的剑工倾注了多少心血,
铸得宝剑名龙泉。    才铸出这把无双的宝剑名叫龙泉。
龙泉颜色如霜雪,    宝剑如雪如霜寒芒四闪,
良工咨嗟叹奇绝。    良工自己也得意地赞叹!
琉璃玉匣吐莲花,    像琉璃玉匣里吐出一朵白莲,
错镂金环映日月。    剑柄上的金环是日月的光辉镀染。
正逢天下无风尘,    正逢天下没有战争,
幸得周防君子身。    好庆幸被君子佩带防身。
精光黯黯青蛇色,    耀眼的剑芒像青蛇游动,
文章片片绿龟鳞。    鞘上的花纹如浮起绿色的龟鳞。
非只结交游侠子,    不只是游侠们见了十分珍爱,
亦曾亲近英雄人。    英难豪杰亦曾格外钟情。
何言中路遭弃捐,    为什么啊中途却遭抛弃,
零落漂沦古狱边。    竟会在古狱旁的地下沉沦?
虽复尘埋无所用,    虽然被泥土掩埋不能发挥作用,
犹能夜夜气冲天。    不凡的光焰仍然照亮了夜空。

题为写剑,实是借剑喻人,感叹有才华的人不被重视或中途又遭冷遇,期待能像发现古剑一样启用奇才。当时作者正任通泉县尉的小官,武则天在召见他时,他呈上了这首诗。武则天读完后,大加赞赏,并下令抄录多份,送给李峤等学士们去看,以鼓励他们勤学上进。

是江山出宝玉,是社会育剑工良匠,从而打造出了宝剑,使郭震写出了这首好诗。而武则天慧眼识才、识诗,首肯并推荐了此诗,此诗也必然会起到良好的效果,去助益别的学子,去推动社会识才、荐才、爱才、用才之道。

一言以蔽之,就是,作品既要“江山助”,又要“助江山”,并且确能“助江山”!

正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艺作品离不开景物描写。关于景物描写的性质和作用,王国维在《人间诗话》中说 :“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撮要精辟,颇耐寻味。
  • 八十岁以后画的虾,才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精确的体态,富有弹力的透明体,在水中浮游的动势……可以说,艺术造型的“形”、“质”、“动”三个要素,都臻于完美的境界。
  • 标题的高矮,也反映作品的思想性。“题高则诗高,题矮则诗矮。”郑板桥这两句话是颇有道理的。郑板桥讲的是诗文的标题和主题思想,其实是关系到文格和人格高下的实质问题了。
  • 善于发现生活中蕴藏的美,寻求新的表现角度,写出自己的独特感受,那么,即便是被人写过了的题材和主题,也依然能够做到:同中见异,熟中出新!
  • 从事创作、写文章,虽不完全同于写科学著作,但同样要虚心向他人请教,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才行。杜甫所谓“转益多师是汝师”,意思就是要我们虚心向各方面学习。
  • “文似看山不喜平”,这是我国古代作家们的经验之谈。故事情节曲折多变,恰似波诡云谲,才可以造成悬念,吸引读者,同时也才能够充分地反映客观对象——文章所要描写的社会生活的曲折性或人物性格本身的复杂性。
  • 在学习写作的开始,取法乎上,向优秀的、有定评的、典范的文章学习,不仅要学习语言文字,还要特别注意学习做人原则、思想方法,以真念、正行,开拓智能。
  • 从事文艺创作的人,须要能够直言定误的“诤友”,以便于取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效,而及时受教增益,这是颇有好处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