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地母(4)

作者:宋唯唯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人气: 1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晨晨是个粗粗的仁义的男孩子,鸭母记得腊香怀胎的那年冬天,她牵着晨晨去玩,腊香挺着大肚子,坐在门口晒太阳。她问晨晨:“你说我生什么才好呢?你喜欢男伢还是女伢?”

“随便好了。”晨晨觉得不好意思。

“妹妹好不好?长大了就把她说给你。”

“黄毛丫头吵死啦。”晨晨说:“你要是带她来打牌,我就把她抱出去,送给挑货郎的。”他吓唬腊香。鸭母坐在和暖的阳光里,张大嘴巴哈哈哈哈地笑,竹椅被她的笑声摇得吱吱作响。儿子,多么令人爱也爱不够的儿子!是她养的儿子。

“弟弟好不好呢?弟弟不吵的。”人们又商量晨晨。

“小洋娃娃又跑不动又好哭,讨嫌得很!还要人抱。”晨晨皱着小眉毛。

“那他是一定要你抱的,你是一个哥哥。”

“这么说的话,”晨晨拉拉耳朵,想一想说:“我只好专门用一根绳子,把他圈起来,拉着他慢慢地跑。”晨晨真是仁义的,很好说话。

鸭母拉过儿子,抱上身来坐在膝上,揉着他毛茸茸的脑瓜,她说:“方圆百里想不出来比你更仁义的男子汉了。”

一转眼,晨晨没有已经三年了。这个丫头秧子,不知从何方来的小妖精,晨晨的命换了她的命。可是,这又能怪得着谁呢?全是前世里不知哪一辈子种下的因果,你欠我,我欠你,这辈子来还报的。晨晨如今在哪里呢?会去何方投胎做人呢?不过,他肯定依然是聪明的,仁义的,凡事好商量,像给她鸭母做儿子的时候,那样的乖。

太阳光掠过敞开的木门,照了进来,阳光里飞舞的细小的尘埃都显出小心翼翼的哀伤来。老街悄无声息,远远的一户人家在打丧鼓,一个悲凉的声音唱着莲花落,鸭母听出来了,是《目莲救母》。房后的田野开着无边无际的红花籽,那声音敞在阳光下,听久了是要让人落泪的。此时,鸭母回过神来,才觉出屋里的空空凉凉。晨晨爸爸去干活了。千千也不知去向,许是上学去了。吃过饭的瓷碗乖巧的摞在天井的洗碗池里,旁边还放了一只小板凳。明明是千千放的,可是鸭母就觉得晨晨刚刚回来过……

她记得,晨晨一岁时,她坐在檐下洗衣服,晨晨就端着一个小板凳,摇摇摆摆走过来,放进满是泡泡的木盆里,请求她坐在上面,洗衣服—-不要累着了。他要是拿一个梨子,就会先礼让道:“爸爸妈妈你们吃吧,吃吧。”紧接着,父母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抱着梨子张大嘴巴,咬了一个小小的缺口,然后极不好意思地,嘻嘻嘻笑起来。他笑的时候,小鼻子小眼睛都皱着的。

鸭母逃也似地从房子里逃上街。青石街上一路有挑菜籽的农夫经过,一条街都充溢着青郁郁植物的油香。鸭母沿着歪歪斜斜的街往镇子外头走,脚步慌慌地,她的心茫然得像这无边的田野,充满了汁液四溅的,摘心的,割舍的痛。(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早,烟白色的晨雾里,向着我们的故事走来的女人,皮肤油黑身材矮胖的女人,她穿了一身黑底起花的衣裤,软塌塌的绸子布,开满了大朵大朵的红花。她挎着一只买菜的竹篮,韵律摇摆地走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街上,她是鸭母。
  •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东部雄鹿郡(Bucks County)一个名叫普凯西(Perkasie)的普通小镇上,坐落着一位世界级文化名人的故居,这所名为“绿山庄园”的故居主人就是唯一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Pearl S. Buck),她于1973年逝世后就葬在故居附近,按其遗愿,墓碑上只镌刻着“赛珍珠”三个繁体汉字,一生功过但凭后人评说,足见这位美国女作家的个性和对中国的特殊情结。
  • 青山连绵,山外有山,层层绕开去,云雾迷濛处,似乎没有尽头。山气湿润,草木繁茂青翠,生机盎然,鸟鸣山涧,瀑布飞流,野花随处可见,偶尔可见野兔和獐鹿慌张逃串。远离城市的喧嚣,静谧和安宁抚慰了人心,清爽的山风吹拂衣襟,让人心宽神怡。
  • 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这一切是她决定来北京之前就想到过的,正是心中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她才坦然的迈出了这一步。
  • 七○年代我要去纽约前,朋友一一警告我说,傍晚四、五点以后就不要走在街上,因为一定有人会来抢劫。还没到那个城市,我得到的所有资讯都已经是恐惧的、害怕的;结果到了纽约以后,走在任何一个地方,看到任何一个人,我都心生防范,担心这个人会不会来抢劫。
  • 今年的岁末年初,原本是准备要到竹东看老街古厝,然后走清泉白石,以及到霞喀罗古道赏枫,把自己当作是侠客,再一次的健走登高,做为年终的庆典,新竹山区的清泉白石这个地方,总让我想起露莎兰的歌声,“归来吧!归来吧!露莎兰,请问低头泣血杜鹃,哪儿是我心爱的露莎兰”,气象报告说天气不好会下雨,让我有点犹豫,懒得湿湿的走在山区,于是回归温暖的被窝,在岁末的假日整理些资料书籍,回想自己的初衷“网站.出版.盖房子”,也当作是2006的岁末感言。
  • 想到客家就会想到台湾苗栗、美浓,想到邓丽君的歌声,想到钟理和原乡人,戒严时期电影“原乡人”,就是以美浓为背景,当中东北的雪景是在韩国拍的,男女主角搭车驶过雪地,白色雪地中衬着一些寒带树林,这时响起邓丽君的歌声“我展开一双翅膀,背驼着一个希望……”,当兵时在高雄有来过美浓,搭车经过旗山都是香蕉树,然后才到美浓,那时只有和同僚在车站边吃碗板条,忘了什么味道,看东门城两层楼,还没有到中正湖,只有走走而已,印象不深。
  • 在旅行者跃跃欲试的季节,选择一种最适合自己的交通工具、在地图上画下心仪已久的目的地,走一趟台湾山海,满足那份渴慕自由的欲望。有时选择单车环岛;有时选择火车怀旧;或是深入高山纵走;或是温泉赏花;也可来一趟历史老街随意走,看尽人世沧桑。除了这些常见的旅游方式外,有没有一种可能--带着一颗单纯细腻的心,背起简单的行囊:一枝笔、一本诗集、一台老相机--循着文学家的足迹,走一趟属于心灵对话的文学之旅?
  • 坐上从巴黎开往诺曼第方向的列车,窗外的云层随着火车的奔跑一路加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