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高院支持平权 暂不影响加州亚裔

民权领袖康纳利:加州现实会越来越糟 亚裔入学将越来越难

2016年4月16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园开放日Cal Day。(李文净/大纪元)

人气: 5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凤临旧金山报导)加州1996年废除了公立大学平权措施,使得重视教育的亚裔学生在加州大学人数直线上升,目前已达40%。最近的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德克萨斯大学使用平权法拒绝成就较优秀的白人学生“不违宪”,让一些亚裔学生和家长担忧加州会不会如法炮制。

6月23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按照平权法,即按包括学生的族裔选择招生的做法不违宪。对于在加州209号宪法修正案保护下,规定在公立大学招生中完全摈除种族因素的加州来说,209法案的发起人、民权领袖沃德‧康纳利(Ward Connerly)认为,这一判决暂不影响加州,其“唯一的影响”就是:给那些想要限制亚裔学生入学的立法者和大学官员们以理由,鼓励他们“更偏向于招收非裔和拉丁裔孩子,而不是亚裔和白人学生”。加州大学校长也发布声明,表示加州招生仍然会遵循209法案的规定(即不会考虑种族因素)。

但是,康纳利认为,最高院做出这样的裁决之后,将导致其“影响逐年扩大”。而硅谷华人协会(SVCA)成员远近表示,今年大选一旦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上台,他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将对反对平权法有利,也将会有可能逆转这次高院裁决的影响。

高院判决暂不影响209宪法修正案

加州大学校长办公室6月23日发布公开声明称,高院判决不会直接影响到加州,声明认定:“209法案全面禁止将种族因素纳入招生考量,尽管政府强烈要求纳入种族因素。”但声明中表示:“加州大学将继续在州府法律规定下,扩大教育机会、增进10个校区学生人口的多元化。”

康纳利表示,加州大学校方所推崇的“多元化”,如果脱开文字表面的“糖衣”来看,“我说就是歧视”。他曾在1993年至2005年间任加州大学校董,所以对大学招生官员的做法和考虑问题的方式非常了解。他说:“你是校方官员,又不想背负歧视的名声,在非裔、拉丁裔学生,和亚裔、白人学生之间的成绩差异巨大的情况下,怎么能达到‘多元化’呢?那么就只能给优秀成绩的重要性打折。这就是为什么学校招生引入了越来越多的各种特长的考量,美其名曰‘全面素质’。”

他表示,每个大学都有明文规定的白纸黑字的招生准则,说录取不会歧视任何人,不会考虑种族、肤色等因素,但“那是给外人看的”。康纳利说:“实际的做法当中充斥了歧视,特别是对华裔孩子,因为入学的华裔孩子的成绩高出其他族裔孩子的差异是巨大的。”

康纳利:华裔应正视政治现实

这样的状况为何会在加州愈演愈烈?康纳利解释说:“加州立法院中,西语裔的议员占多数,而他们掌管着政府对大学的拨款。只有大学招收了更多的西语裔学生,这样他们能够对自己的选民有所交代,这其中还包括加州最顶尖的学校,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和洛杉矶分校等。”

“大学要靠金钱来维持运作,很大一笔资金来自联邦拨款,也有一部分来自州府。”康纳利分析说:“要得到持续的政府拨款,从由西语裔占优的议会拿到资金,就得给他们族裔的孩子更多的入学分额。”

他说:“我一直在担心,特别是华裔社区,他们尚不清楚这样的政治现实。”

这种招生的现实从今年4月加州大学公布的录取数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民权团体注意到,招生数据显示,加州州府拨款扩大本州生源招生的第一批5千个名额,令入学的西语裔和非裔学生增幅分别高达24.2%和16.2%,大大超过了扩招之后总体8.5%的增幅,西语裔和非裔学生占了扩招的90%以上的名额。

亚裔在加州人口占13%,而在加州大学系统却有40%左右的亚裔学生,康纳利表示,这“让立法者、学校官员们不安”,这正是2014年SCA-5的由来。

华裔团体:大法官比总统大选更重要

硅谷华人协会(SVCA)成员远近表示,高等法院支持平权的判决对加州的影响“并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大”。远近说:“这一判决让人认识到,总统大选固然重要,更重要的还是新当选的总统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权。新大法官们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会影响数十年。”

远近说,一般来说,保守派大法官倾向于废除平权,所以一旦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上台,他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将对反对平权有利。

远近还表示,华裔团体不应只关注总统选举,也应该关注这后面连带的大法官的人选,更要选出自己喜欢的民选官员。远近说:“华裔应该多参与投票,每个人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念和利益取向去投票,不要盲目地跟风。”他说:“选举不只是为了经济利益,其实这是跟价值观念取向交错在一起的。”

美国最高法院设有9位大法官,而在6月23日费舍(Abigail Noel Fisher)状告德克萨斯州立大学违宪的判决中,仅有7位大法官判决此案。原因是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于今年2月辞世,凯根(Elena Kagan)则因在进入高等法院前担任联邦检察总长时曾处理该案而退出表决。最终大法官以4:3的微小优势,判决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招生考虑种族因素不违宪。

加州“亚裔细分法”是SCA-5的前奏

目前,加州AB 1726法案又称“亚裔细分法”正在州参议会审议,该法案旨在采集亚裔族群中亚太裔少数种族的高等教育、健康等数据。许多华人质疑其用意和目的,认为AB 1726法案搜集的数据是在为2014年流产的SCA-5法案(即推翻第209号宪法修正案)卷土重来作铺垫。

共和党资深州参议员夏乐伯(Bob Huff)的夫人、加州圣盖博林肯俱乐部主席何美湄表示,“AB 1726是2014年出现的SCA-5的前奏。”SCA-5对华人记忆犹新,对华人将有不良的影响。她说:“为什么要只针对亚裔来细分,而华人在亚裔中是最大的。白人、西裔、非裔等,每个族裔都有他们特有的教育和健康问题,那么为什么不去细分他们,而是只细分亚裔呢!”

现在包括加州大学、加州州立大学等在内的公立大学系统,招生政策基本沿自1996年通过的加州第209号宪法修正案,禁止公立大学招生时参考种族因素。目前,加州公立大学系统的华裔学生几乎占了40%,加州华裔人口却只有不到14%。该法案之所以引起华人社区的抗议,是因为担忧以种族的方式招生会大大降低一些优秀学生的就学机会。而最近高院的判决又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忧虑。◇

责任编辑:任一志

评论
2016-06-25 11: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