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静:千年青春 民间素颜

蓝印花布(网络图片)

蓝印花布(网络图片)

人气: 9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6日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白居易在诗中描绘了江南“绿如蓝”的春水,连织成“云外秋雁行“的缭绫(一种精美的丝织品)也要“染作江南春水色”。可见“绿如蓝”的色泽如何深入人心。

在汉代前,精致华美、价格昂贵的丝绸属于皇宫贵族。宋元以后,丝绸锦绣走向平民生活,也只是在节庆或婚嫁等特殊日子闪耀着。

而真正撑起日常劳作一片天与江南山水呼应搭配的则是蓝印花布。

蓝印花布是传统的镂空版白浆防染印花,又称靛蓝花布,俗称“药斑布”、“浇花布”。源于秦汉,兴盛于唐宋,广泛普及于明清之际,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古今图书集成》卷中记载:“药斑布——以布抹灰药而染青,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诗词各色,充衾幔之用。”

广义的蓝印花布包括扎染、蜡染、夹染和灰染,即中国传统印染技艺的“四缬(xié)”:绞缬(扎染)、葛缬(蜡染)、夹缬、灰缬,大多以蓝靛为染料,虽然防染的方法不同,但成品都是蓝白相间的花布,统称为蓝印花布。其共同点是材料为布(或手织布),染料为植物蓝靛,制作过程为手工操作。

狭义的蓝印花布:人们长期以来习惯于把以植物蓝草为染料,用黄豆粉和石灰粉为染浆,刻纸为版,滤浆漏印的灰染蓝白花布称为蓝印花布。

种蓝制靛

藕荷、月白、姜黄、黛色、秋葵绿、石榴红……这些取自天然的色素,构成了独特的中国色谱。古代的植物染色曾经创造了中国丝绸的辉煌,草木染是古中国染色工艺的主流,不仅颜色多,色泽艳丽,而且色牢度好,不易褪色。清代的《雪宦绣谱》已出现各类色彩名称共计704种。

马蓝又名南板蓝根,是一种爵床科草本植物,分布在中国东南和西南一带,叶和根均可入药。其嫩叶可加工蓝靛。(网络图片)
马蓝又名南板蓝根,是一种爵床科草本植物,分布在中国东南和西南一带,叶和根均可入药。其嫩叶可加工蓝靛。(网络图片)

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记录的纺织品与服装的颜色有暗绿、红、黄、白、碧绿、绯红及玄黄等,其中便有女子“终朝采蓝”,这里蓝是蓝草,是指菘蓝、蓼蓝、马蓝、木蓝、苋蓝之类的草木染料。蓝草被视为来自上天的恩物,其根即著名中药板蓝根,其果为中药蓝实,根、茎、叶、果皆有杀菌消炎、清热解毒之功效。其绿叶还可用来作染料,通过鲜叶发酵制取靛青(即靛蓝),把布染成蓝色。

靛蓝亦称为“靛青”、“蓝靛”、“花青”。《荀子•劝学》篇曰:“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就是指从蓼蓝中提炼出的靛青之蓝,色泽更明丽饱满。(后来常用来比喻后辈胜前辈,或弟子胜于老师。)也就是说在春秋战国时,已经出现了许多专门染色的染坊,以蓝草最为多用,染蓝技术已十分成熟。

有些颜色染料来源匮乏,染色困难,如红色(当时称“绛色”),染料来源朱砂、茜草,丝绸经茜草染成红色,很美也很贵。我国蓝草种植范围广泛,在长江流域和广大北方地区均能正常生长。还分为南板蓝根(马蓝)与北板蓝根(菘蓝)。药材、染料,一举两得。就地取材,十分方便。

旧时染坊中都供奉发现用植物染布方法的“梅葛二仙”,视为染业的祖师爷。(网络图片)
旧时染坊中都供奉发现用植物染布方法的“梅葛二仙”,视为染业的祖师爷。(网络图片)

在诸种植物染料中,靛蓝是我国古代提炼加工最早并且应用最广的一种染料,关于蓝草的种植和制靛技术上的记载,以魏的贾思勰《齐民要术》和宋的宋应星《天工开物》、明的李时珍《本草纲目》较为齐全。

平民色彩

古代服饰色彩是有等级划分的,黄色象征着帝王天子,“紫”在隋唐后成为了贵族专用的颜色,“红”用于婚嫁喜庆等热闹场合,“白”是披麻戴孝的丧礼之色。“绿”在汉民族色彩史中曾属于贱色,为从事低贱行业者所用。而“蓝”则是中国庶民的色彩,安全、不犯忌的布衣蓝,尤其是棉质蓝印花布,在中国民间持久地流传,使用最广。穿上舒服自在又美观大方,并且耐磨耐脏,物美价廉,非常平民化。制成的蚊帐、被面、包袱、头巾、门帘等生活用品,也清新明快,大受欢迎。

以靛蓝的深浅控制,按照宋应星的说法,可染出翠蓝、天蓝、月白、草白等四色。不同层次蓝的微妙变化,再配上相应的花纹图样,呈现出千姿百态的魅力。在四川、云南、贵州、湖南、山东、江浙等盛产蓝草的地区,均有品相上佳的蓝印花布传世。

栩栩如生的牡丹图案,寓意花开富贵。(网络图片)
栩栩如生的牡丹图案,寓意花开富贵。(网络图片)

在古中国的广大乡村,染坊业成为地方显业。

浙北桐乡的蓝印花布久负盛名,史载宋元之际形成了织机遍地,染坊连街、河上布船如织的壮观景象。元代黄道婆返回故乡江苏松江,引进海南黎族的纺织工具,传授新的纺织技术,从此松江地区的棉纺织技术突飞猛进,成为全国最大的棉纺织中心,明清时坊间有“织造尚松江,浆染尚芜湖”之说,先进的织染工艺由江南传到江北,影响了全国各地,几乎“家家都有纺织女,户户都有染布匠”。明清的蓝印花布繁荣发展到广泛普及,靛蓝人间,衣被天下。

工艺与传承

蓝印花布是以油纸刻成花版,蒙在白布上,用黄豆粉、糯米粉、石灰和水调制成防止白布被染色的防染粉浆,然后刮印在覆盖了镂空花版的白布上,再用靛蓝染色,最后刮去粉浆后,在白布上形成蓝白相间图案的一种传统布料。

须经挑选坯布、脱脂、裱纸、画样、刻花版、上油、刮浆、氧化透风、染色、刮白、固色、清洗、晾晒等十多道工序,对温度、湿度、时间的要求很高。

每一个步骤都是和自然对话、妥协、合作的过程。刚染的布由黄渐绿,充分接触空气,一点点氧化,最终才变成蓝色。每次染的蓝色都不一样,靛蓝也是有生命的,精心呵护照顾它,状态好时会发出甜香,颜色会更美。

扎染的围巾,随风飘动,很耐看。(网络图片)
扎染的围巾,随风飘动,很耐看。(网络图片)

在魏晋之前由植物发酵而成的靛蓝是固状物,需要在铁锅中融化开才能使用,火候与水温都应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弄不好靛蓝就是成疙瘩成砣地沉入锅底。但是也有一种简易的办法,就是往锅中喷上一口酒,可是古人凡事讲究个“道”,有些工序少不得,工序少了自然不是最佳,关键是破了行规和“道”。

蓝印花布分为蓝地白花和白地蓝花两种形式。蓝地白花布只需用一块花版印花,白地蓝花布要用花版和盖版套印,工艺较复杂,用的防染浆又多。白底蓝花比蓝底白花要贵两三倍。

家族世代传承和小业主作坊是蓝印花布长期以来主要的经营和传承模式。很多火候的把握、秘诀的摸索,靠的就是父子、师徒相传,在实践中揣摩体会。

近百年来,急剧的政治社会变动、高度机械化的印染工业、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化纤织品,对手工印染冲击巨大,自20世纪50年代始日渐衰微,文革“破四旧”,染坊被砸或被迫染红旗、刻标语。举国上下一片红,时兴穿一码的军绿色。

80年代左右,传统染色技艺面临断代失传的危险,染织作坊无处可寻,随着老一辈手艺人相继离世,很多优秀的技艺和图案纹样也随之消失。上千年历史凝聚成的瑰宝,在几十年内几乎消亡殆尽。

西南边陲的苗、瑶、白、侗、黎、彝、布依等少数民族仍保留着靛蓝染色的古老技艺,其扎染、蜡染的民族服饰和工艺品别具一格。这些少数民族常年生活在潮湿炎热的大山森林深处,一袭靛蓝染色的衣服可能是他们抵御疾病疮毒的最好保健服。但改革开放后旅游业的发展,商品化使传统变味,成为廉价的复制。

 云南大理的白族扎染,染料来自苍山上生长的寥蓝、板蓝根、艾蒿等天然植物。用得最多的是板蓝根,用板蓝根染出的布,青里带翠,凝重素雅,而且越洗越好看,闻起来有草药的清香。但生产周期长,产量低,成本昂贵。偷工减料,粗糙简化,精品就少。扎染技艺水平泥沙俱下,白族老一辈手艺人不禁扼腕,一致认为使用板蓝根染料才是回归传统的正道。

对传统手工艺术的抢救、保护和传承已迫在眉睫,乃重中之重。所幸的是,在这急功近利的时代,仍有一群人逆流而上,寻找旧时光里的传统技艺,付出守护着……

给老人贺寿的“松鹤延年”的图案。(网络图片)
给老人贺寿的“松鹤延年”的图案。(网络图片)

吉祥图案

蓝白相间的图案纹样最大程度体现了蓝印花布的艺术特色,并在长期实践中吸收了剪纸、刺绣、版画、木雕等多种艺术形式,以形状丰富多变的点和笔断意连的碎线,将动植物和花鸟人物的不同的特征提炼概括出来,灵活自如地表达祥瑞祝福和神话传说。

通过点、线、面的交错组合,曲直、长短、粗细、疏密等富有节奏的变化,产生多层次的美感。各种饱含吉祥寓意的传统蓝白纹样,以对称均衡和偶数成双的形式出现,采用暗喻、谐音、类比等手法,寄托著民间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人情味。

在古中国民间,无论出生成长、婚丧嫁娶、生儿育女,或是庆典祝寿,蓝印花布与老百姓的一生都有关联。

孩子出生时用的襁褓是蓝印花布,上面印“长命百岁”、“吉祥如意”或“喜鹊登梅”的图案;孩子哇哇学语学走路时,在端午节给孩子围上蓝印花布围兜,驱蚊虫辟邪;当上学时,父母用印上“五子登科”、“状元及第”的蓝印花布被面鼓励孩子用功读书,考取状元。

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传统婚俗,男女定亲后,相互交换的定情信物以及男方的迎亲礼均用蓝印花布包袱包装。

以前,女儿出嫁时一定要带上母亲早已准备好的一条用靛蓝布做成的饭单(围裙),这样的习俗是显示女儿嫁到男家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治理家政能力。嫁妆里必定会有一、二条蓝印花布被面,大都是龙凤呈祥,凤戏牡丹图案的“龙凤被”,称之为“压箱布”。

据说,洞房花烛夜的新蓝印花床单是不洗的,翌晨醒来,身上会留下青蓝色的花纹,“青”同“亲”是谐音,预示著亲亲爱爱、恩爱一生。因为蓝印花布的染料是用蓝草做的,止痒消炎,呵护肌肤身体,所以在蓝印花布之乡——南通民间流传着这样一种民俗风情。

给老人贺寿的“松鹤延年”的图案。(网络图片)
通过点和碎线组合的蓝印花布“麒麟送子”图案。(网络图片)

送给新婚夫妇的礼物中定有祈求人丁兴旺、子孙延绵寓意的“麒麟送子”被面。麒麟为神兽,是吉祥的象征。俗传积德人家,求拜麒麟可生育得子、早生贵子。长大后乃经世良材、辅国贤臣也。

父母寿庆,家中蚊账上的蓝印花布帐檐都要换上“福、禄、寿”三星高照的纹样或“松鹤延年”的图案。儿女们向老人送上“福寿双全”、“子孙满堂”的蓝印花布被面和包袱布祝寿。

靛蓝土布是旧时丧葬礼仪中不可缺少的代表符号。女死者一身蓝印花布衣裤,衣领和裤腰要有纯白的棉布镶嵌,昭示一生的清白。子女须披麻戴孝、围上靛蓝布围腰去报丧,亲戚回赠毛巾或亲自染的蓝布匹。

作为蓝印花布的一些特定的花纹图案,是中国人审美情趣的表现,也是民间文化长期积淀所致。如仙鹤寓意长寿;狮子滚绣球表示喜庆;鸳鸯以示爱情。“节庆有余”、“年年有余”、“鱼戏莲花”、“鲤鱼跃龙门”,“鱼”这个元素在蓝印花中较为多见。竹子是传统的“竹报平安”的意思;“岁寒三友”、“梅开五富”、“榴开百子”,植物花卉的寓意深入人心。当然少不了民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人物,还有千百年来在民间流传的八宝、如意等吉祥图形,代表佛的层次标志的万字符和隐喻“富贵连绵不绝”之意的回纹图案,以及那些为直接表达人们祈福迎祥而用行书、篆书以及各种字体书写的“福”字等等,都是约定俗成的文化符号。

蓝印花布融生活和艺术于一体。对称与有规律的延展构图,使其有种可以托付的永恒感;栩栩如生的吉祥美景与绵长深厚的祝福镌刻其中,于是乡土的质朴、亲情的温暖和天佑的祥瑞环绕包裹着你的身心……难怪千百年来深受平民百姓喜爱,时至今日,老人们只要一看到蓝印花布就会勾起年轻时的美好回忆。

清丽如画的蓝印花布门帘。(网络图片)
清丽如画的蓝印花布门帘。(网络图片)

环保健康

《本草纲目》曰:“靛乃蓝与石灰作成,其气味与蓝稍有不同,而其止血拔毒杀虫之功,似胜于蓝”。各种蓝草的叶、根、茎可以入药,靛蓝的粗制浮沫即中药青黛,靛蓝染料本身也是一味中药。能抗菌消炎,清热解毒,可用于防治流脑、流感及肝炎等传染疾病。

用板蓝根、蓝靛染色的衣服,与人体肌肤相亲,清凉透气吸汗,消炎化淤防蛀,非常舒服。随着环保意识的提高,人们逐渐意识到化学染料对皮肤的伤害,用蓝草染就的纯棉蓝印花布,以其独特的保健功效倍受青睐。草木染取法自然,对环境无毒无害、无污染,使用过后色素分解,回归自然,形成良性循环。

而现代印染企业的废水排放量和污染物总量分别位居全国工业部门的第二位和第四位,是我国重点污染行业之一。有机污染物含量高、色度深、碱性大,(废水中的硫化氢毒性大,对水生生物杀伤力强。)不易降解,属难处理的工业废水。

蜡染布面呈现变化多样的“冰纹”,尤具魅力。(网络图片)
蜡染布面呈现变化多样的“冰纹”,尤具魅力。(网络图片)

电脑刻板、机器印染的“假蓝印花布”大量廉价出售,滥竽充数,以假乱真,让那些恪守天然植物成分和手工程序的工匠们生存更加举步维艰。

幸亏老天爷早就做好了“记号”。仔细端详,真正的手工,蓝白绝不会泾渭分明,会有一些藕断丝连的细微纹路,蓝靛随着裂缝渗透到坯布上。蓝印花布会有独特的浆纹,蜡染有龟裂的变化多样的“冰纹”,扎染那烟雾般朦胧的色晕,都是任何现代机械印染所无法模拟、无一雷同的自然纹理,为图案增加了一种妙趣天成的韵味。传统手工艺融入了工匠们的思想感情和民间文化内涵,那种淳朴、粗犷和稚拙的美感,驱邪纳福、崇尚圆满、阴阳相济的精气神,是电脑刻板、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的“假冒”,永远比不了的,那是机器无法代替的艺术的灵魂。

古朴素雅

完全没有劣质衣料加化学染色的刺眼浮躁,蓝印花布纯净柔和,有一种岁月漂洗后的清透静美,千年文化沉淀的古朴素雅,既有家常的温暖妥帖,又有乡野的清新活力。耐洗耐晒,耐穿耐看,实用又美观。

纹样自带吉兆福气的蓝印花布,纯洁朴素,不卑不亢,平淡安然,散发着古韵的清芳。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摘下蓝印花围裙,一袭蓝印花旗袍沏茶待客的主妇,是那么得体优雅,闲适自如。

赵国经、王美芳的画作《树苗儿》的局部。白底蓝蝶头巾、靛蓝衣裳衬托著江南少女的清纯秀气。(网络图片)
赵国经、王美芳的画作《树苗儿》的局部。白底蓝蝶头巾、靛蓝衣裳衬托著江南少女的清纯秀气。(网络图片)

穿越没有红祸肆虐的旧时光,在一个缓慢悠长、无污染的时空里,在粉墙黛瓦、小桥流水和竹林山坡中,村姑少妇们的斜襟蓝印花衣裳,织妇、绣女、船娘、采茶女的蓝印花头巾和围裙,给烟雨濛濛的江南更增添了清新的秀色和动人风韵。

那是民风淳朴的田园耕读时代,温良谦恭让的礼仪之邦,瓷器、古琴、围棋、山水画、线装书、油纸伞、茶道、墨宝、诗词歌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律己修身。而与青花瓷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蓝印花布,则更衬托出女子的白皙皮肤和温婉性格……

现代生活的匆忙节奏,人人沦成大机器传送带的一部分,疲于奔命;电脑手机占用了太多的时间,人与人之间冷漠疏离。从上到下群体性价值观的迷失和贪欲堕落,整个社会物欲横流、浮躁不安、乌烟瘴气,人们活得机械麻木,心灵干枯,好累!!

虽然是小众范围的,但蓝印花布的回归也侧面反映了人们的怀旧和乡愁,那遗失的渐行渐远的传统和隽永诗意……人们渴望古典精神的滋养,梦想着返朴归真、云淡风轻的日子。

责任编辑:蒲山

 

 

 

 

评论
2016-06-26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