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丈夫遭绑架 妻子在美国控诉中共17年迫害

吕适羽姐弟四人与父母合影:(后排左起)妹妹吕适昕、弟弟吕适强、吕适羽、大姐吕适平。(明慧网)

人气: 3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4日讯】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哈尔滨私营企业家、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韩伟,被哈尔滨“610”成员和市公安局南岗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岗看守所。

韩伟的妻子吕适羽在美国投书明慧网,控诉中共十七年来对她家族的迫害。以下是吕适羽全家的经历和遭遇。

姐弟四人大学毕业 家族近二十人修炼法轮大法

我叫吕适羽,来自哈尔滨市,于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姐弟四人同一天走入法轮功修炼。那时我们家真是如沐春风、其乐融融。更值得欣喜的是,我们四人后来陆续都找到了同样修炼法轮大法的心上人,我们这个大家庭将近二十人先后走入法轮功修炼。

我的父母一直以来都以这四个儿女为骄傲。即使因为供我们读大学生活十分艰辛,他们也从无怨言,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我们姐弟四人从小一起长大,学习成绩都非常好,都是从哈尔滨的省市重点高中毕业,之后都顺利的考入国家重点大学。我姐姐吕适平毕业于天津大学,我毕业于南开大学,妹妹吕适昕考上了哈尔滨建筑工程大 学(即现在哈工大)的热门专业建筑学,弟弟吕适强毕业于哈工大著名的焊接专业。一家出四个重点大学的大学生,这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并不多见,这事在我父母的单位很是轰动,周围人都非常羡慕我们这个家庭。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我们姐弟四人都有了很好的工作。另一方面,我们都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自己,各自在工作中都表现的很出色,父母觉得儿女都已成人、成才,半生的辛苦没有白费,很是欣慰。母亲曾说过:那段时光是她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不过,这种幸福祥和的生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戛然而止。仅仅因为我们都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做好人,我们这个大家族中的修炼者开始了连续十几年遭受无休止迫害的苦难历程。

韩伟四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我的丈夫韩伟的工作单位——黑龙江省公路造价总站开始每天把他关在会议室里,逼他写认识,“揭批”法轮功,并全天候监视韩伟,怕他去北京为法轮功喊冤。到了十二月,单位领导看韩伟还不放弃信仰,干脆逼他作出选择:或者写保证书不去北京上 访,或者辞职。韩伟为了不连累别人,被迫辞职,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那时,我们小家庭的生活靠韩伟一个人的收入,韩伟失去工作,我们也断绝了生活来源,加上我刚刚生完小孩,一家人只能靠我父母的接济勉强过活。

十二月底,韩伟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哈尔滨警察抓回并投入南岗区看守所。那时我的孩子还没满月,只能在家心急如焚地等消息。孩子刚一满月,我就扔下嗷嗷待哺的孩子四处奔波、上下求告,最后被迫替丈夫写了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被罚款二千元钱,韩伟才被放了出来。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位北京法轮功修炼者往哈尔滨发了一批小喇叭。当时韩伟在一个私人公司打工,于是就替人开了一张提货介绍信。警察就为这个事抓他,韩伟被迫流离失所。丈夫音信皆无,我一个人在家带着一岁多的女儿,感到绝望无助。两个月后,韩伟在鸡西市长途汽车站被绑架。在黑龙江省公安厅,警察把韩伟铐在椅子上,打他。他们多次用塑料袋套在韩伟头上,不让他呼吸,看他快不行了才把塑料袋拿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明慧网)

他们还把韩伟的双手在背后铐上,用粗绳子穿过去,把他吊在办公室的门框上,手铐深深勒进肉里,血一下就流出来了。警察换成粗绳子把他吊起来,为了增加他的痛苦,还悠荡他的身体,韩伟疼得汗如雨下。他们借此逼迫韩伟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韩伟拒绝骂,他们就折磨了他一夜!后来我托人找关系花了很多钱,韩伟才被放出来,这一次他被关了五十多天。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明慧网)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韩伟在一个小区里和十几位法轮功修炼者交流时,被蹲守在外的警察绑架到哈西派出所,当晚投进南岗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把他带到哈尔滨市阿城边上的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白楼里折磨了整整一夜,并亲口说这楼里曾折磨死一个法轮功学员。韩伟在南岗看守所被关了56天,十二月份转押至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韩伟被强迫干活,常常干到深夜。狱警经常指使其他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信仰,韩伟还被罚坐铁椅子,为了避免韩伟在铁椅子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胶带封住韩伟的嘴,封了很长时间。这次韩伟总共被非法拘禁一年半。

韩伟很不容易经营的已经赚钱的小公司,因他被抓一下子陷入瘫痪。我完全不懂生意上的事情,许多欠款也要不回来,再加上遭到打击我也无心经营,不到两个月就不得不遣散了员工,一个红红火火的公司瞬间倒闭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韩伟再次被绑架。

吕适羽(左)和丈夫韩伟(右)及他们的女儿(中)(明慧网)

妹妹吕适昕一家的遭遇

妹妹一家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也遭遇漫长苦难经历,是在妹夫李国友差点被取消硕士答辩资格开始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国友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他单位派人将他从北京带回学校后,学校又取消了他直读博士的资格。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凌晨,警察假借邮局核实妹妹家的电话号码和住址为名,疯狂砸门、砸窗户,闯入屋内进行抄家、绑架。原来,妹妹夫妇那段时间写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监听电话和跟踪了。当晚,警察把他俩绑架到黑龙江省公安厅,连夜刑讯。

妹妹吕适昕被警察用棍子打臀部(送到看守所体检时发现臀部都是黑的),之后将她的胳膊背到身后,用手铐铐起来,挂到文件柜的角上,整个人以一种非常痛苦的 姿势吊起来。妹妹的头抬不起来,脚尖勉强着地,警察还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放在她脚尖下,以此来侮辱法轮功,并增加吕适昕精神上的痛苦。

一直到凌晨,警察才将她放了下来。妹妹被转到南岗分局后,又被政保科负责人张津滨打耳光,后来被关押二十五天。

酷刑演示:背吊铐(明慧网)

与此同时,省公安厅的另一个房间里,警察在疯狂折磨妹夫李国友:强迫他做所谓的“喷气式飞机”姿势;头上套了塑料袋,从上面浇水使他窒息;在嘴里塞满抹 布,然后揪住头发仰起脸,往鼻子里灌水;绑在椅子上;警察科长脱下皮鞋用鞋底抽他的脸等等。李国友被送到南岗看守所体检时发现,他的下半身被打的全部成了 黑紫色。他这次被关押了三十五天。这次绑架,我姐姐、我妹妹和妹夫总共被勒索一万三千元人民币。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明慧网)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妹夫李国友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结果被劳教近一年半。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和劳教所期间,他因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被强制奴役、长时间劳动。

当时,一位被关押的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在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前的一天,他家一位在公安局内部做警察的亲戚偷偷让家人来告诉他,第二天千万别去天安门广场,那里有大事发生。李国友一下子就明白了中共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明显是中共的栽赃陷害,一切都是假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妹夫李国友再一次因修炼被抓捕。这次李国友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李国友被关押后曾绝食绝水十八天进行抗议,一度生命垂危,被送到公安医院抢救,但警察就是拒绝放人。这次被劳教,李国友受到了比前几次更残酷的折磨。他被扇嘴巴导致鼻、口冒血,两颗牙齿被打碎;被用冷水激 头、之后被电击挂满水珠的脸部(现在右前额还有电击的印痕);不许与任何人说话;不许正常上厕所;被按到地上推、掰、撅,并将身体扭曲到极端痛苦的姿势;被野蛮灌食;不许家人看望和送东西;被强制每天十几个小时做奴工。长林子劳教所警察大队长赵爽甚至有一次肆无忌惮地当着去看望李国友的两位同事的面,猛击他的下巴,李国友被击得咬破了舌头。

吕适昕(右)和丈夫李国友(左)以及他们的女儿(中)(明慧网)

姐姐吕适平的遭遇

姐姐吕适平原来在哈尔滨医药集团制药总厂工作,任出口部经理。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由于道德水 平提高,在工作上表现出色,曾被评为单位的优秀员工。

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却无辜被抓被关四次,和我丈夫、妹妹和妹夫一样受到过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特别在最后一次被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期间,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初到二零零二年年初被关在昏暗的小号中长达三个月之久;曾受过劳教所狱警的强迫灌食、电棍、毒打、噪音、冷冻等等折磨。

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出来之后,因为跟公司领导及同事讲她在劳教所中的遭遇,警察又上门骚扰,她不得不远离家乡到外地居住;二零零七年逃离中国。

这十几年来,对我们一家而言,恐惧如影随形,每当打不通家人的电话,我的心就“咯登”一下,就怕得不得了。害怕家人又无辜被抓,害怕自己也被抓进监狱,害怕年幼的孩子成为孤儿,害怕年迈的父母无人照管。而这场迫害,至今在中国大陆持续至今已经整整十七年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6-04 1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