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孩子们不应在课堂里使用笔记本电脑

返校季购买电脑会有很多折扣。(Fotolia)

  人气: 5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菲娅编译报导)当我女儿开始上中学时,学校分给了她一台全新靓丽的笔记本电脑。我们都很兴奋,我对于我的孩子们可以使用的所有技术都感到激动不已。我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跟我们以前的中学截然不同!那时的我们在作业本上涂涂画画,回到家时满手都是蓝色的圆珠笔污迹。

三年过后,我的想法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赞成在教室里使用笔记本电脑。当然,我们的孩子可以在家里用电脑,也可以在学校用电脑,但他们不应该在上课时课桌上有着笔记本电脑。

原因如下:

我女儿的学校拥有一个专门负责笔记本电脑项目的技术小组。该小组的任务之一是监控孩子们在笔记本电脑上玩的游戏。基本上每一周,都有一种新游戏被禁,孩子们不得在课堂上玩这种游戏。然后基本上每一周,一种新的游戏会冒出来,成为孩子们的“新欢”。老师们根本控制不住。他们看不到孩子们在屏幕前干什么,他们只看到孩子们在电脑前“埋头苦干”。

在与女儿和她的朋友交谈之后,我完全了解,那些笔记本电脑经常被用于玩游戏和社交媒体。我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的使用在干扰着孩子们的学习。

当然有人说孩子们必须学会把握如何使用自己的社交媒体。但我们需要面对的事实是,大多数成人都把握不好。青少年的脑子尚未完全发育成熟,在诱惑面前他们根本无能为力。而且当他们该求学的时候,我们将诱惑直接摆上了他们的课桌。你们就看不到这是一个问题吗?

上周六,悉尼文法学校(Sydney Grammar school)的校长瓦兰斯(John Vallance)批评了前工党政府(陆克文和吉拉德当政时)的耗资24亿澳元的数据教育改革方案。瓦兰斯认为,笔记本电脑导致教学上的懒散,抑制课堂里的探讨和辩论。他还质疑花费数十万澳元为中学配备智能白板的成本效益,还不如投资于增加师资。

瓦兰斯被视为一名极度保守、“旧学校里”的教育者。但他可能更有前瞻性。去年,经合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学生、电脑和学习》显示,“在信息通信技术的教育上进行了大量投资的国家,其学生在阅读、数学或科学方面的成绩无显着提高”。

实际上,“在校时大量使用电脑的学生,在多数学科成绩上表现差得多,即使是考虑到社会背景和所在学区情况等因素之后”。

技术和进步让我们眼花缭乱。我每天对于笔记本电脑可以做到的事情都惊叹不已。我通过电脑与世界各地的人联系,我可以接触到历史上几乎所有的书本、文件和文章。我可以看视频、听播客、画图纸、甚至画画。

当然,孩子们应该在学校学会如何使用电脑。电脑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没有人说学校应与技术绝缘。

然而,孩子们不应该整天在学校使用笔记本电脑。孩子们到学校来不是为了与技术互动。他们有一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他们到学校是来学习、思考、学会辩证地思考。他们是来学校提问、辩论、探讨和参与的。他们到学校来是与老师和学生互动,是技术的强大诱惑力将他们引开了。

他们到学校来不是为了盯着笔记本电脑看、受到来自全球的网站的干扰。

虽然我自己热衷于使用笔记本电脑,但对于学校,我彻头彻尾地支持作业本和笔墨污迹。

责任编辑:瑞木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珀斯某公立中学希望学生自带iPad进课堂,此举激起了一名学生家长的强烈反对,家长认为此决定对于某些家庭而言花费太高,应该由学校提供补贴。
  • 近年来,电子技术产业越来越深入校园,有的学区为每个学生提供iPad。但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伴随着高科技进入课堂,进入家中。作为一个在多方面有教育经验的中学生辅导员,《斯坦福日报》专栏作家奥斯汀.布莱克(Austin Block ),从多方来源总结认为这些科技产品对中小学生来说弊大于利。
  • (大纪元记者万君美国密西根报导)新学年伊始,美国密歇根教室的教育形式正在发生转变。新技术正在逐步取代课本,艾帕和笔记本电脑等其它设备将成为重要的学习工具。
  • (大纪元记者高云林多伦多综合报导)iPad的普及已深入小学生生活,不少小学干脆因势利导开始用平板电脑给学生上课。但对于iPad应用于日常的小学教学,家长和社会各界可能存在很多顾虑,认为它可能会导致孩子视力下降、书写能力变差、沉迷于游戏、网络等。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各有各的道理。
  • (大纪元记者杨洁澳洲珀斯编译报导)西澳最昂贵的私立学校之一,正使用联邦政府的拨款,为九年级和十年级的学生提供免费的iPa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