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灯丛话》(14)孙峨山魂化婴儿 


编译:微微粒子

睡莲。(Pixabay)

  人气: 3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序言 


秋灯丛话》作者是清代的王缄先生,字凝斋。先生因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为官清廉有惠政,民称之为贤父母。先生在闲暇之时,奋笔不辍。凡目之所见,耳之所闻,有所裨益则编之于卷,积久成书。旨在劝善去恶,所记者皆实有其事,确有其人。甚得纪晓岚等当世名士赏识。

王缄所着《秋灯丛话》共十八卷,当代的轶闻遗事多所摄录。现编译其中部分故事,以飨读者。

 

五十一、孙峨山魂化婴儿 


我的同乡,德州的孙峨山先生官任翰林时,放假回家游徽州。中秋和客人在寓所饮酒。酒微醉,忽然全身出汗像得了脱症,赶紧扶上卧榻就不省人事了。

一会儿孙峨山顿觉清凉,自己一看已经化为婴儿,而心里很明白。他于是想此身就像住宿旅馆一样,往来自如,只是前世所读的书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心里默诵,都和平常一样。环视这家,陈设很是华焕。一个丈夫掀开账帘进入,大家竞相告诉说:“男孩儿。”这个人是孙峨山同科考中的长辈许公。许公官任监司,辞官回家,没有儿子,居住在寓所的旁边。孙峨山想:“许公是古君子,做他的儿子也不坏。”转念又想:“我的父亲还没有去世,怎么能马上就死?”一名老妇人刚刚接抱过去,赶紧侧身摔在地上,孙峨山豁然而醒。

孙峨山告诉众客人说:“倘若真有这件事,我虽然活了,老妇人必将遭到殴击,试着去验证一下。”于是带着病去拜见许公。许公刚才因为儿子死了,怒责老妇,推辞不见。孙峨山一定要见,不得已接见了。出来以后孙峨山告诉许公原因。许公惨然很久,说:“我福薄,怎敢希望像李商隐和白居易一样啊?”

五十二、罚牛偿债

聊城的姓丁的老人,性情醇谨,不违背诺言,富家多信任他。

有无赖子虞某,欠别人的赌债。他向富家去借,求丁老人书券作保人。丁老头不答应,虞某拿兵器威胁。丁老头惧其强横,答应了。过期了虞某还没有偿还的意思。富家索金,丁老头不得已代替还了。

一天老者在路上看到虞某,告诉原因,并斥责虞某的过错。虞某生气要打,老头跑了才得以避免。虞某回家就卧病了,昏然像睡觉一样,经过五年才醒。这时丁老头已经死了数月。

丁的两个儿子一向好赌。父亲死了,更加肆无忌惮,家产渐尽。虞某劝他们改行,两个儿子因为一直厌烦虞某而不接纳,并且诟骂。虞某又回避其他人向他们劝谏,说:“听我的,保证能富有。”两个儿子心不在焉。虞某说:“你家的牛栏中埋有若干两银子,足以恢复旧业,不比在赌场中觅生活强吗?”

两个儿子认为胡说,试着挖掘,果然不错。诘问虞某原因,虞某抚然的说:“我因为无良,欠你父亲钱。冥司摄去我的魂魄,罚为牛。过去你家所产的牛犊就是我,竭力五年而死。然后我才复苏。银子是你父亲亲自埋的,我亲眼看到。现在告诉你们,用以彰显你父亲的德行,且记下我的过错。”

五十三、大海摸针 


历城的某生,在秋试临近时,已经准备去考试了。夜里梦到他的先人说:“你想中举,正像是大海摸针也。”醒来以后抑郁不能自释,白天只是喝醉睡觉,不想去考试了。妻子奇怪的问他,告诉了原因。妻子说:“梦里的事怎么能作为依据呢?”某生不听。初八那天早晨起来,看见亲友纷纷去考试,未免心里痒痒。妻子于是怂恿他,才从旧书筐里拿出破书袋让妻子给缝好。妻子说:“针插在房内的对联上,你拿来。”某生掀帘而入,忽然狂笑说:“中了!”因为针插在对联的“海”字中,正好符合梦兆。这年果然中了。 @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