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郑和朋:厅官“跑官”被骗的4008万哪来的?

人气: 50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01日讯】一个时代,如果人们遵守礼节,计较是非,爱惜体面,有廉耻之心;那么社会必定会安稳,天下太平,少有男盗女娼之事;反之,如果一个时代的人们只计较利害,诡计多端,只要谋得利益,啥事都能干的出来,也不顾什么颜面,什么廉耻;那么这个时代的社会必定是混乱,生存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会感到不安,时刻害怕有祸事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而今我们可以做一番比较,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呢?

而今中国官场的腐败,是众人皆知,买官卖官,跑官要官,通过行贿、拉关系等不正当手段谋取官职的现象突出。而这些人用不正常的手段谋取职位,并非是为民众服务,而是想通过更高的职位谋取更多的利益!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当官就是要发财的。他们把官位看成是获取利益的一条通道,但这样的人往往都会在官场中吃香,这是让人深思的一个问题。也是摆在当局面前一个考验!从十八大以来,各大老虎的落马,他们哪一个不是跑官要官的过程,用不正常的手段来获取官位呢?而这样的人却官居高位,可想而知,多年以来,通过权力搜刮民脂民膏,不知有多少呢?因此,这样的官员不除,对民众来讲,始终是一大祸害!

最近,有一则新闻报导:广东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罗欧因“好帮忙、能办事、搞得定”而被冠以“搞定哥”的称谓,为此他公然索贿、充当“掮客”、插手司法。然而,“搞定哥”也有被骗的时候,而且数额还是4008万元!一次饭局上,罗欧听到一名老板自称认识中组部领导后,为解决自己的副省级待遇问题,让这位曾行贿过自己50万元的老板帮忙“跑官”,却被骗。发觉上当后,他担心对方暴露买官的事反而不敢追讨太急。今天上午,向罗欧行贿50万元、诈骗4008万元的商人刘沃升被广州中院一审以单位行贿罪、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

这位罗欧副秘书“跑官”被骗,让人感觉可笑又可悲又可怜!要知道,一个人的能力如果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证明自己,那是一种可悲;如果一个人只为谋求官位,不顾廉耻,那是一种可怜;而因跑官被“掮客”所骗那是可笑!可以说像罗欧这样的官崽为官,他为了官位,会不择手段,可以完全不顾及民生。一个为官位而跑官的人,他本身就是不合格的执政者。但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知道,他为何要跑官呢?那是他知道官场的潜规则,人人都这么干,如果他不这么干,就会得不到提拔,得不到赏识。而这种潜规则人人知道,但人人都假装没看见,很多领导明明是腐败透顶,却还要在人前装清正廉明,这些都可以说是世上最无耻的“伪君子”了,但他们却依然感觉自己最高大上的一群人,想来也是令人可笑!

对于省级副秘书被“掮客”商人刘沃升所骗,那是这位商人刘沃升知道罗欧所需,可以对官场中这的行情了若指掌,方才让他行骗成功;做为骗子来讲,商人刘沃升是可恨的;但做为官员来说,罗欧副秘书长是可耻的。这两个人只不过是臭味相投而产生利益的冲突罢了。一个是骗子,另一个是民之贼而已!

现今商人刘沃升被判了,但厅官罗欧的4008万从何而来呢?这个问题是要追究的,一个省级副秘书,以他的正常收入,能拿出4008万来“跑官”,其中的猫腻,想必诸君都是知道的。所以对纪委来讲,在判处骗子的同时,有必要弄清楚罗欧副秘书长的4008万来源,给民众做一个交代!

现今广州市检察院在侦查刘沃升涉嫌行贿案时,发现其还涉嫌诈骗犯罪且数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因不属于该院管辖范围,于是将诈骗线索辗转移交给公安机关。其实在这个案件里面,影响巨大的不是骗子,而是罗欧副秘书长,他的财产来源检察院没有说出来源。一个拿正常工资的官员,他会有这么多财产吗?因此,对民众来讲,骗子被判是活该,而如果罗欧副秘书长的4008万财富不说清楚,恐怕当地委纪是要失职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建议,中央政府可以对地方纪委施压,如若发现地方某官员腐败受贿,地方纪委不作为,应该要承担起失职的责任,因为他们的不作为,等同给腐败官员一个成长的空间!

从这个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当今中国推行官员财产公开的重要性了,一个行政官员如果只是一心捞取财富,不顾及民生,而却用权力来掩盖自己的丑行,而民众不得而知。久而久之,会让他们觉得心安理得,认为自己有权,就应该享受这一切。这是多少无耻的想法,但却被一些腐败官员发扬光大!

在中央反腐的时候,习近平曾讲过要动真格,铁帽子王也不行,随着大老虎的落马,掀起了一股反腐潮,但中国官场腐败已经深入骨髓,到了动一人牵一大帮人的局面!很多地方执政者,执政一方,官商勾结,坑害民众的现象很突出,但对地方纪委来讲,都假装没看见,更多的时候,甚至同流合污,当社会到了这样的局面,民众哪有不遭殃呢?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7-01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