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绝症病孩得新生,法轮功太神奇了!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3日讯】2016年7月1日,明慧网刊登了一篇湖南法轮功学员写的题为《我和孩子经历的神话》的文章,用亲身经历讲述了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如何解救一个身患绝症的孩子和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的神话般的故事,读来令人震惊和感动!

作者在文中告诉我们,她是湖南某县城北中学的一位语文教师。2005年,就在她的工作和事业才开始蒸蒸日上的时候,一场大祸却意外地从天而降。6月5日,她那可爱的让她引以自豪的8岁儿子被湖南湘雅医院诊断患上了现代医学绝症——儿童类风湿,并且还合并有严重的败血症,血液细菌感染程度已达百分之九十三,体温高烧达到爆表,医院用尽所有的办法,国内国外针对治疗的所有药物都用上了,孩子的高烧却不能得到根本控制。

束手无策之下,医院只好将她可怜的孩子全身上下堆满冰块,置于强力冰冻之下来降温。这样高烧终于降下来了,可是用体温计测量,孩子的体温降到用温度计测不到了,而且持续一天两天都测不到体温了。等到体温升上来,就又高到爆表。

住院第23天,所有检验结果都出来后,院方组织和邀请权威专家给孩子的病情进行了会诊,最后的结论是:无法医治。期间的过程将是:高烧无法控制,导致全身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最后变形的骨骼将压迫心脏、肺、肾脏,最终以心衰、呼衰、肾衰不治而亡。理由是:类风湿与败血症在治疗用药上是完全对立冲突的。治疗败血症必须用大量的抗生素,而抗生素是类风湿的大忌。类风湿目前医学上认为是免疫系统亢进,而抗生素将会进一步破坏免疫系统,导致免疫功能将彻底丧失,人体所有功能的调节将彻底丧失。

作为母亲的她无法接受这个结论及其中的过程!

她把希望寄托于国外更加尖端的医术,通过关系找到了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和港、台湾知名医院的相关权威专家,但最后结论还是:目前无法解决。她最爱最爱的孩子就这样被现代医学判了死刑!

她用自己的意志极力排斥这个结论!“我必须让我的孩子活下来,而且要好好地活着!我想到了我一向排斥的被现代科学耻笑的所谓迷信的办法,只要能挽救我最爱最爱的孩子,我愿意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甚至卖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去尝试一切可能出现奇迹的办法!”

亲戚、朋友、同事、同学、上下邻居,给她介绍了好多这方面的名人大师之类,不管真假,都被她请到了医院病房里给孩子治病、驱邪。

可是她的所有付出没能感动上苍。在湘雅医院医治不到一年,孩子的所有症状都被那次专家会诊完全预言准确:孩子高烧依然没有得到控制,全身所有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她曾经活泼可爱,多才多艺,让她引为豪的心肝宝贝,成了一具光凸凸的,全身僵硬的骷髅骨,近十岁的孩子体重只剩下二十来斤,最后连颌骨都变形了,嘴巴都打不开了,全身唯一能动的就只有眼皮和眼珠了!

孩子被医院强行要求出院,理由是医院床位高度紧张,对他们来说,她的孩子已完全没有医治的意义了

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她一下子完全崩溃了!孩子的父亲,她的丈夫,在孩子得病一星期之后,就因为承受不住那种突如其来的强大打击,导致曾经治愈多年的癫痫病复发,而且病情相当严重,一天可以复发数次。孩子生病期间,她丈夫脸上、头上、四肢上,几乎没有干过血渍和伤痕,经常被摔得鲜血淋漓,鼻青眼肿,腿歪脚跛的。她带孩子住院期间,孩子父亲只好托付孩子的大姑、大姑夫,帮忙照顾。

从医院回到家里的第二天一早,她就感觉到自己精神上一直紧绷的那根弦被崩断了,表现出一种无法抑制的烦躁不安,而且这种不安已经是生理和精神方面的病态表现了,决不仅仅是心情和心态方面的那种不安!那一刻,她好恐惧!好恐怖!

就像她在文中说的:“我已经无法承受身体和精神上那种超强负荷了。从孩子开始得病,从丈夫癫痫病复发那天起,我始终独自一人在医院煎熬着,每时每刻面对着我那每天都高烧爆表,骨骼变形过程中撕心裂肺,疼痛无比的孩子,我没有躺下身躯睡过任何一次觉,每天都是到了实在无法支撑的时候,就靠着床档打一会盹,每次打盹从来都没有超出过20分钟,每次都是眯几分钟,最多十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那一刻,我切身体验到了现代汉语词汇中‘绝境’的深刻含义!”

她虽然陷入了绝境,却一刻都不能逃避,一分一秒都不能懈怠,她的孩子还活着!她的丈夫需要她支撑和照顾,她的责任无人可替代!那一刻,她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死亡,对于她,是多么令人向往的美好解脱,可是她却不能去死!她绝对不能丢下孩子和丈夫独自解脱。可是她已心力交瘁,身心疲惫,已经无法承担起面前这副责任了!她连给孩子日常的照顾都做不下来了。“我该怎么办?!苍天啊”——她长叹一声,泪水夺眶而出。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告诉她,你必须坚持!于是她用最大的意志,把自己立即调整过来!她赶快冲了个澡,依然用笑脸去面对完全瘫痪的孩子和丈夫。不过她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念头:“如果孩子不能留下,我一定要随他而去!孩子前一分钟走,后一分钟我一定走,我绝不比孩子在世上多停留两分钟。我感觉到这一念很坚定,突然感觉自己好轻松。”

就在她决定放下一切想念,陪着孩子快快乐乐的过好他最后的那些日子的那天,2006年5月1日,她家来了一位素不相识、面容慈祥的阿姨。她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信,就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阿姨说,不过现在法轮功正遭受残酷迫害,一旦被暴露了,就可能要被开除工作,被劳教,被判刑,被送精神病医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送洗脑班酷刑迫害。这位阿姨问她敢不敢炼?她说现在孩子都这样了,骨骼全变形了,嘴巴都张不开了,吃东西只能用吸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吸入一点了,医院根本不治了,这还能好吗?她说,能!法轮功是佛法,佛法无边!只要真信,什么奇迹都可以出现。好多得各式各样癌症的,得白血病的,得各种稀奇古怪,疑难杂症的,好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甚至已经准备后事了的,都完全恢复健康了,现在都可以上班挣钱了。

听到这里,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当即答应要炼。她说我都决定去死了,我什么都不怕!我豁出一切,一定带孩子炼炼试试。就这样,她走上了佛法修炼之路,成为了一名大法修炼弟子!

一开始,她问那位阿姨:“孩子现在这样子,全身只有眼皮和眼珠子能动了,怎么炼功?”阿姨说,“法轮大法是佛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修炼原则,主要是修心性,做好人,动作只是辅助部分。孩子现在炼不了动作,你就这样做:一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就能见效,因为‘法轮大法’、‘真、善、忍’就是佛法,诚心敬念就能遇难呈祥,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二是你可以读法给他听,并尽量按书上的要求修心,做好人,不要有求治病的心。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度人的,不是来帮人治病的。但是当人的各种私心、各种不好的心越来越少了,心越来越纯净了,越来越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的时候,人的身体就自然会没病了。”阿姨当即就送了她一本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阿姨走了,她和孩子立刻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不停地念。当天奇迹就出现了——近一年来孩子每天都高烧爆表的高热症状那天没有出现。不出现高烧,孩子全身的疼痛就减轻了许多。从那天起,孩子的高烧症状就被控制住了,以后再未出现过高热症状了。这法轮大法也真是太神奇了!她由衷的感激!

第二天,孩子的嘴巴能张开了,还吃了一支香蕉和一串提子。

大法的神奇让她对孩子的康复充满了信心!她争分夺秒地读《转法轮》给孩子听,给孩子擦洗、喂饮食的过程中,就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清楚的记得,在他们学法还不到一星期的一天上午,她给孩子接便的过程中,把孩子痛得尖叫(孩子全身骨骼僵硬变形,哪怕最最轻微的动一下,他都会撕筋拆骨般疼痛),她情不自禁大喊一句“师父——救救孩子”,然后就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孩子在她怀里睡着了,她也恍惚入睡。

似睡非睡之中,她听到一个声音,“给孩子消业来了”,然后她清楚地看见一只大手握起孩子的右手,突然冒出一股像打火机发出的火焰,从孩子的手指尖一直烧到肩膀。火灭了,她一惊,醒了。她这一惊又把孩子弄得好疼。他醒来又要撒尿,并很自然的自己把裤头往下拉。他们母子俩都突然意识到,孩子的整个右手从手指到手臂到肩膀,全恢复了功能。他能够自己拉裤子提裤子大、小便了,能够自己喝水吃东西了。

就在孩子右手恢复功能的第二天下午,她放孩子午睡的过程中,孩子又被痛得尖叫大哭。她哄着他说,宝贝不哭,等下师父给你摸摸,你就不疼了。孩子止住哭不到两分钟,他真的感觉到他的右脚踝关节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了一下,这时他们立刻看到那肿大变形的踝关节恢复正常了,形状功能都恢复正常了。

学炼法轮功以后,她和孩子都努力按照《转法轮》中的要求,修炼心性,从一思一念上,努力去除自私心,自我心,名利心,物质利益心,争斗心等不好的人心,与人为善,处处替别人着想。比如,孩子生病以后,她所在单位城北中学领导和玉潭中心校领导,都多次提出要为她家搞爱心筹款活动,都被她婉言谢绝。她不愿让别人来分担和承受自己的不幸,给单位和个人带来任何麻烦和负担。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当地日报有一篇关于她家状况的报导:“为儿治病花二十多万元 又将捐款转捐‘爱心基金’”。

就这样,她的孩子逐渐恢复了健康。

不仅如此,伴随着身体的逐渐好转,他的精神状况也重新恢复到了曾经的乐观开朗,阳光豁达,并且表现出一种修炼人特有的淡定从容,还顺利地完成了小学、中学的学业,如愿以偿地考上了自己理想的重点大学。

回忆起这段神话般的经历,作者对法轮功充满了难以言述的感激。她在文章的结尾处写道:

“说真的,我和孩子于2006年5月1日走入大法修炼,已经10年了。在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惨烈现实面前,我们从来不敢暴露自己法轮功弟子的身份。可是每当身边熟知我孩子现状的人,不停地称赞我如何伟大,如何了不起时,自己心中那份羞愧难当让我惶恐不安,我知道贪天之功据为己有,那是多大的罪过啊!因此,今天我要坦然地告诉你:

纵有蓝天大海般广阔深厚的母爱,在病魔和死神的疯狂肆虐中,是多么脆弱,多么渺小和多么苍白无力!

是法轮大法,为我孩子创造了这个伟大的奇迹,撰写出了这个真实而美丽的神话!

是法轮大法,给了孩子,给了我,给了我们全家第二次生命!

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濒临崩溃的家庭,让我们全家重新过上了平安幸福,温馨美满的生活!”

难以令人置信的是,就在作者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正遭受当地六一零胁迫教育局、中心校与学校领导将要对她进行迫害时,她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文章很快传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和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了个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4个多小时),做出的结论居然是:如此优秀的教师,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妻子,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我们这次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树立一个正面形象,不动她,连威胁都不去威胁她,也不去“转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让她自由修炼,只要她身体好,精神有寄托,好好工作就行。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7-13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