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泽民下场(1)弄巧成拙

作者:王浙
江泽民的下场。(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4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说明:本文不是纪实文学作品,而是小说,内容虚构,读者请勿做史实)

前言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1999年,在中南海众多权力人物的反对下,它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和民望较高的同僚的妒忌,一意镇压法轮功,并授意制造了天安门自焚假新闻,通过军警政法和外交等一切国家资源,在全世界推行迫害政策,用世纪谎言和暴力,使人类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人权灾难。正是这场灾难,把共产党和江泽民推向了彻底毁灭的道路。早在它喊出“三个月内要打倒法轮功”的一刻,有人就看到,它的结局是在天安门广场被世界正义人士穿骨上吊。本小说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虚构,虚构的是2004年起至它被上吊的那段时间的事件,同时,为读者分析了共产党与它悲惨下场的原因,以给未来人一个教训。

一、2004—2006年

江泽民靠镇压“89学生运动”上台后,搞专制独载,邓小平死前,已不信任江泽民,便隔代指定了一个党书记——胡锦涛,按规矩,江泽民在“十六大”应移交党政军权给胡锦涛,在这次会议上,由于张万年谋划的特别小组突然逼宫,使得江泽民保留了军委主席的权力。为此,杨白冰特别不满,约了刘华清到紫竹公园喝茶。杨白冰直截了当地说:“老东西应在四中全会实实在在把军权让于胡嘛,党内还没有枪指挥党的规矩嘛!”

“这样,你起份建议书,我报给上届委员们看看,也叫部下们签个名,规矩还是要保的。”不料,他们的谈话被隔壁的经理听到了。紫竹公园是政治老大们闲余生活的地方,曾庆红在这地方安排了很多耳目,其中茶室的经理、当班的,都是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安排的。在杨刘谈话的包间里,就被装了针孔窃听器。那个经理立即报告给了马建,马建立即报告给了曾庆红。

曾庆红打电话给刘华清:“你女儿(刘超英案涉远华走私)坐几年牢还不是江主席一句话,你要支持江主席,今晚就过来签个字。”想到最心疼的小女儿刘超英因卷入贾庆林、赖昌星的走私案而被江泽民要挟成人质,刘华清只好屈下了腰,当晚,含着眼泪到江办,表示支持江主席,远离杨白冰这些政敌。

杨白冰也早派线人知道了这事,便急忙忙找到胡锦涛,说:“应立即召开特别会议,澄清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问题,不然,党军管理混乱,遇事政出多门,不乱才怪。”不料,皇媳妇胡锦涛是个特别小心求稳的人,他已窝囊了这么多年,关键时刻才不想得罪江泽民,以免招来如赵紫阳般的下场。看胡锦涛一直不表态,杨白冰哆嗦著身子,只好拿着建议书去找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不料立即得到迟浩田的支持,迟浩田当时就把建议书传真给王克、王瑞林等军委委员们,又传给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们看了,四十名委员联名致信政治局,要求江泽民交权。

温家宝想了个办法,提议在京西山组织一次中央组织生活会议,邀请老委员参加。江泽民倒是高兴,认为整治这些头脑们的机会到了。他借经济逆滑的名,大发脾气:“宏观调控严重影响经济增长,如果再引起社会动乱,胡温要负历史责任。”这话实际上是泄恨军头们联名释权,同时借宏观调控导致的经济问题逼胡温引咎辞职。不料,这次胡锦涛破天荒地应了一句:“这是政治局的集体决定,乔石和万里等上届老委员们之前都表过态,我个人只是认同这个决策。”

一听乔石二字,江泽民脸上的肌肉痉挛了一下,他的声音提高了度数:“老同志退而不休的问题比较突出,应放开手脚让年轻人做事嘛,不要当绊脚石,不要做不利团结的事!”乔石抬起头:“按法纪和党章规矩,总书记必须全面执掌军队,本人老矣,除邀请我参加的活动,其它所有活动我都不参加,不看文件,也决不参与说话!”江泽民说:“我倒可以随时退下,当初也是大家强烈要求我的,那请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江泽民心想政治局常委会一半以上都是自己人,此举定然没有太大风险。果然,大家转移了话题,多数人沉默,不讨论江退下的问题,江不禁有点飘飘然,决定把姿态做得更高一些。会议一散场,江泽民就给中央政治局发了一封信: “本人经慎重考虑,请辞中央军委主席,请政治局同意!”。

江泽民很有自信自己人会“挽留”他,然后他就可以体面地、名正言顺地继续垂帘听政,不再被指责贪权。乔石一拿到这封信,便发给了海外媒体,媒体一报导,江派人马就慌了手脚。江泽民在不眠中煎熬,立即叫来曾庆红,要求亲信死死顶住。

按惯例,军权移交问题交政治局讨论,并征求老同志和上届政治局常委的意见。李瑞环、尉健行、李鹏、万里、乔石、宋平、谷牧等表示“尊重”江的决定,“同意”要求,支持他退下。江派政敌立即把这些意见发至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江派中的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等也只好以沉默表示同意了。

江泽民大为光火,立刻叫来曾庆红。他狠狠一拍桌子,吓得桌上的杯子都惊跳了一下:“都是吃干饭的,居然顶不住!”曾庆红大著胆子说:“事情一步步被动,现在这个局面已出现,就改不了了,当务之急是下一步怎么挽救。”江泽民接着训斥:“什么步步被动,什么改不了?”然后,他看着曾庆红:“你平时不是计谋挺多的嘛,那你说说,如何是好?”曾庆红说:“我们要安排上海书记陈良宇接任下届总书记,张德江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张高丽、俞政声、薄熙来进常委,管宣传、政协、人大、政法这一块,另外妇联、团委等主要单位的一把手也要安排我们的人员,凡是对法轮功斗争态度越明显的人,都提到实权位置上来,在军队中,我来增补为副主席,这样,等于我们还是控制实权,法轮功也就平反不了,您还不是可以睡太平觉?架空了胡阿斗,您还不是总书记?”

江泽民说:“还不够,胡阿斗对与法轮功斗争一事,态度一直很不明朗,他在总书记的位置上一天,我心里就不踏实一天。”他看着曾庆红,一只手举起,做了一个刀劈下去的动作:“喀嚓,懂我的?”曾庆红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脸不由得深入浅出地红黑了一块:“您的意思是⋯⋯”“到那时,总书记这个位置,就由你来坐,我最放心!”“哦,明白,我明白。”江泽民凑近曾庆红耳边:“这事要做得绝对干净、秘密、体面、永远不留一点痕迹,你速速去安排来。”@#

(大纪元首发,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