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格拉底的旅程(2)

作者:丹‧米尔曼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

赛杰望着自己的手,因为冷空气而红通通的。原来他有哥萨克血统与犹太血统。“外祖父……”

“你可以叫我外公,如果你喜欢。”他说,边往一块积雪的石头上坐去好休息片刻。

“外公……你可以告诉我关于我母亲……与我父亲的事吗?”

听到这个,贺修愣住,把另一块大石头上的雪拨掉,示意赛杰坐到身旁。一会儿之后,贺修说了赛杰出生的故事——他从接生婆瓦拉可娃那里听来的,她当天一直陪着娜塔莉亚。

然后他说:“你是那个黑暗的日子里唯一的一道光明,苏格拉底。你的母亲与父亲都很爱你……”

赛杰瞄到外祖父擦拭脸颊上的泪水。“外公?”

“等一下,我的小苏格拉底……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你母亲——娜塔莉亚……”

“她长什么样子?”赛杰问。

贺修的目光变得茫然;然后以深思的口气继续说:“每个女孩在她们的父亲眼中都很可爱,但很少有女孩儿像你母亲那样聪明温柔。她可以成为所有配得上她的犹太男人的理想对象——只要他不介意小小的争论。”他笑了一下,但笑容很快消失。“我不知道她怎么认识你父亲——也许在市场——她带他回家给我们看,我们知道他不是犹太人。更糟糕的是,他是哥萨克人,亚历山大沙皇的护卫,不是我们同胞的朋友。”

“但他爱我母亲,他对她很好。你说的……”

“对,对——但你要知道……你母亲无法嫁给你父亲,除非她放弃她的犹太信仰,改信……基督教会。”贺修停下来,让赛杰能了解这个可怕事实的严重性。

“后来她不跟你说话了吗?”

“不是。”贺修的脸又扭曲了一下,他说不出话。

“外公……你还好吗?”

贺修抬起头。“是我不再跟她说话。我当她已经死了。”他再次哭泣,这次毫不掩饰,伴随他的言语倾泄而出。“我不指望你了解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小苏格拉底——我自己都不明白。但我的嘴说出了残酷的话。我背弃她,因为我认为她背弃了她的同胞。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你外婆艾莎没有选择,只能跟我一样,即使她心都碎了。”

贺修逼自己说下去。“艾莎非常想跟女儿说话,很想再次拥抱她。她不知道我也想吗……?”贺修自言自语,他的心再次飘到了过去。

等他再次开口时,听起来很疲倦。“当娜塔莉亚写信告诉我们,她为我们生了第一个孙儿,你哥哥沙夏,艾莎与我大吵了一架。她恳求我让她去看女儿和孙子。但我不让她去……

我甚至不让我心爱的艾莎回信给娜塔莉亚。

“我们从来没有去看小沙夏,”他说。“我们只从娜塔莉亚充满爱意的信中知道他的童年。我自己不忍心看……但你外婆艾莎会告诉我内容。我们再也没有跟你母亲说上话,也没有见过她。在她活着的时候没有。”

贺修擤擤鼻子,用大衣袖子擦拭湿冷的脸颊。

天空开始降下小雪,他们站起来继续往上走。贺修握住赛杰的手,轻声说:“你还应该知道一件事,苏格拉底。把你带来给我们的接生婆告诉我们……你母亲在过世之前抱着你。”

赛杰想了一想,然后说:“她为什么会死,外公?”

“人为何会死?我们无从得知。”贺修停下来一会儿,慢慢弯腰,从雪中摘了一朵血红的花。“你母亲很纤细,但很坚强,就像这朵冬天的花。这花纯真无邪,但被我从雪中摘了下来。神把娜塔莉亚像一朵花一样地摘了下来。她的时间到了。我只希望……”

赛杰的外祖父再次神游到了其他世界,他的神情平静了些。“对,艾莎,”他对着赛杰看不见的外婆魂魄说。“我知道……一切都会很好。”

贺修伸手扶着孩子的肩膀,他们一起在沉默中肩并着肩前进。赛杰又想起了外祖父告诉他的事情——他母亲在死前抱着他。有一会儿,他感到不那么冷了。

现在他知道了他出生时的故事,以及牵涉其中的死亡。以一个八岁孩子能够感受到的程度,他也察觉到,他的外祖父将背负着自己的哀伤,如同他背包的重担,一直到死亡,届时所有的负担才得以移除。但现在,孩子看到外祖父的眉头放松了,他为此感到高兴。

然后贺修从回忆中归来,再次开口:“那就是事情的经过,小苏格拉底——我失去了我的女儿与妻子;你失去了你的母亲与父亲。我们现在都孤伶伶的,但我们有了彼此。这就是真相,也许让人难过,但真相会带给我们自由……”◇(待续)

--节录自《苏格拉底的旅程》/心灵工坊文化事业公司

getImage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胡锦涛邀请温家宝、令计划、汪潮等人在他家里喝茶唱歌,胡锦涛说:“有高人启示,要斩断第二中央头子,先从西南山城下手。”
  • 王立军送走谷开来后,拿着沉甸甸的子弹,左思右想,怎么能做对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违背五哥呢?最后他想通了,只要让薄哥每晚回家睡觉,这事就好办了。
  • “我妈妈喜欢苏格拉底的智慧吗?”“对,但更喜欢他的美德与品格。”
  • 薄熙来是谁?就是在大连开人体塑化标本生化公司的商务部副部长。把上访不肯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抓到大连,剖膛挖腹,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体塑化标本,在国外展出赚钱,这事就是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干的。
  • 夫妻之间已经商定好了主意:一出院就回老家去!一旦决定离去,多年来她谦卑的灵魂顿时昂扬了。多少年来她一直期待着,有一天会得返回故乡。
  •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
  • 还有在玩具工厂做事的,专给布娃娃套上衣服,巴掌大的小裙子,小西服,还安眼珠子,好玩吧?还有在服装厂串珠子,看着像玩意活儿,可是,一天串一万颗,眼睛都瞎掉了呀!
  • 夜晚的车辆从光带里撒着欢儿驰过,身姿是放任的肆意,对于寻欢作乐的欢快奔赴。这城市的夜,从来如此风情。牵藤的身影,在橙色光照的街道下走,如一只老实巴交的小蚂蚁。
  • 牵藤呢,她的殷勤、活泼、本分的笑容张罗了一天,此时也累了,笑不动了。平着一张脸,平着手脚,也没心劲再收敛动静了,她打开水,哗啦哗啦地淘洗拖把,擦过地板,家俱擦擦,碗洗一洗。写字楼小姐盘腿坐在沙发上,膝头搁着一只笔记本电脑,上网打发着时间。她火眼金睛地监督着牵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