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格拉底的旅程(3)

作者:丹‧米尔曼
  人气: 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太阳躲在云幕之后,树林中几乎不见阳光。前方越来越暗的林木中,狼嚎声宣告着黄昏降临。一片空地出现了,然后是一间木屋。窗口流露出柔和的光芒,提供着舒适与温暖的承诺。飘落的雪花,在夕阳下是灰色的,直到最后触及地面的一刻,才闪现雪白的光芒。

木屋看起来很坚固,木板屋顶覆着木片屋瓦,石制烟囱冒出烟雾。贺修踏上阳台,脱下小帽,把靴子上的雪拍掉。赛杰也照着做,此时贺修坚定地敲敲橡木大门。

屋里的人热忱地欢迎他们,招呼他们梳洗。之后,赛杰与贺修坐在桌旁,加入赛杰记忆中第一个真正的家庭。母亲莎拉把食物端上桌,她是一位娇小的女子,褐色头发几乎被白色头巾整个包住,头巾在下巴的地方打了个结。这里很少有访客,更少看到友善的脸孔。赛杰偷瞄了一下孩子们。艾弗隆是高瘦的十二岁男孩,看起来严肃但友善;莉雅是可爱的五岁女孩,一头棕色的头发,害羞地回望他。

赛杰的眼睛尽情打量他们整洁的家。艾弗隆穿着外套与平整的长裤,莉雅则是深色的裙装与白头巾,跟她母亲一样,相形之下,他觉得自己平凡的穿着很寒酸。

父亲班杰明.亚伯莫维奇对赛杰解释道:“在我们的安息日,我们会把日常的担忧搁置一旁,让自己沉浸于文学、诗歌与音乐。这一天提醒我们,我们不是工作的奴隶。在安息日,我们得以摆脱这个世界。”

莎拉点亮两根蜡烛,说了祝福词。接着班杰明对酒说了祈祷词,然后邀请贺修对两块纠结如麻花般的面包祝祷。他们称那种面包为查拉。赛杰随着莎拉的逐一说明,看着他们面前一整排食物:一碗浓麦汤、切碎的蛋、辣甜菜沙拉、饼干、菜园种的蔬菜制成的沙拉、马铃薯煎饼、加了苹果的米饭,与做为甜点的苹果馅蜂蜜蛋糕。

大家都吃得心满意足,但莎拉还是耸耸肩表示道歉。“在这种天气,我应该要煮鸡汤的,但现在没有鸡……”

原来母亲是这个样子的,赛杰想着,凝视着她。他羡慕这些孩子每天都能看到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看起来是不是像莎拉.亚伯莫维奇这样。

这是他记忆中最棒的一餐。欢声笑语,轻松交谈,炉火与散布四处的蜡烛让这个夜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光辉,而他被接纳为这个家庭的一员。这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晚。

第二天过得很快。艾弗隆教赛杰玩跳棋。他们下棋时,赛杰注意到艾弗隆前额右眼上方有一道疤。艾弗隆注意到他在看,就说:“我爬树摔下来——我想是被一根树枝弄的,”他指着那道红疤,“妈妈说我差点失去眼睛。现在她都不让我爬那么高了。”

下午,天气放晴,一家人到树林散步,班杰明指出他为贺修的小提琴与钟所砍伐下来的木材。

他们回来后,贺修话说到一半就打起盹了。稍后他醒来时脾气不太好,不太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莎拉给他一杯热呼呼的茶,让他清醒。

那天晚上,当三颗星星出现时,安息日就结束了,他们对着酒与蜡烛说了更多祝词。班杰明重新点燃火炉,贺修伸手从背包里拿出礼物——香料与蜡烛给大人,糖果给孩子。然后班杰明递给贺修一把小提琴,那是贺修自己做的,于是贺修开始演奏起来。

赛杰张大嘴巴看着。他的外祖父仿佛重新活了过来。他不再是个凡人,而是音乐的创造者。这个乐器先唱出私密的哀伤,下一瞬间又振奋起他们的精神。莉雅跳舞转圈,艾弗隆与赛杰为她击掌助兴。

外祖父演奏结束后,小屋充满了光亮。赛杰躺在火炉前方,在家庭的温暖中入睡,他梦见了音乐。

周日,天亮后不久,他们互相道别。赛杰努力记住所有的细节,好回到军校后能慢慢回味。他记住了莎拉的脸庞与声音……班杰明的笑声……艾弗隆埋头看一本书……莉雅坐在火边……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会像班杰明.亚伯莫维奇,有一个妻子像莎拉一样,还有自己的孩子。

他们离开前,莎拉.亚伯莫维奇跪下来拥抱赛杰;小莉雅也拥抱他。艾弗隆与班杰明和他握手。“随时欢迎你来这里。”父亲说。

“希望可以再看到你。”儿子说。

外祖父贺修穿起冬天大衣,扛起背包。赛杰抬头望着贺修,知道这位慈祥的老人在空荡荡的寓所独自用餐那么久之后,也在这个家庭找到了温暖。依依不舍地最后一次挥手道别后,他们转身走下小径,进入树林。

身体会忘记种种生理感受。经历数小时或数天的寒冷之后,只要在火边坐几分钟,就仿佛寒冷从来没有存在过。情绪则大为不同,它刻划在记忆中,每次回忆就会重新活一次。赛杰对那家人的回忆——火炉中的火焰,石头烤箱中刚烤好的面包香味,艾弗隆与莉雅,他们不是军校生,而是与他同年龄的正常孩童——这些回忆将帮助他熬过未来艰辛的岁月。

赛杰参加过学校的许多次弥撒,听吉欧神父提到过天堂。赛杰从来不了解什么是天堂——直到与那家人在树林木屋度过了那两天。

空气中回荡着的,只有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以及他们在雪中规律的脚步声。赛杰与贺修沉默地走下山——言语只会干扰他们各自回味的思绪与感受。况且,他们必须注意每一步;下山的旅程更加危险。赛杰有一次滑了一跤,伸手抓住外祖父的手,贺修说:“你是个好孩子,苏格拉底。”

“你是个好外公。”赛杰回答。◇(待续)

--节录自《苏格拉底的旅程》/心灵工坊文化事业公司

getImage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胡锦涛邀请温家宝、令计划、汪潮等人在他家里喝茶唱歌,胡锦涛说:“有高人启示,要斩断第二中央头子,先从西南山城下手。”
  • 王立军送走谷开来后,拿着沉甸甸的子弹,左思右想,怎么能做对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违背五哥呢?最后他想通了,只要让薄哥每晚回家睡觉,这事就好办了。
  • “我妈妈喜欢苏格拉底的智慧吗?”“对,但更喜欢他的美德与品格。”
  • 薄熙来是谁?就是在大连开人体塑化标本生化公司的商务部副部长。把上访不肯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抓到大连,剖膛挖腹,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体塑化标本,在国外展出赚钱,这事就是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干的。
  •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人们通过修炼达到身心健康,不断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开慧开悟。这功法从1992年在中国大陆出现,到1999年有上亿人的信徒,超过了中共党员6000万的总数。法轮功创始人在中国有极高的民望,这令江泽民非常妒忌,他无端猜忌法轮功会夺他的权,便下令镇压。
  •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
  • 鸭母她真是忙啊,一筐一筐的大肉,一篓一篓的鱼虾,嫩绿的蒜苗菜苔,生姜葱蒜,摆在喜庆的农家小院里,等待鸭母将它们变做欢悦的日子。鸭母是下厨的好手,一个人在厨下,整得出几十桌客人的宴席来。
  • 小馨取来自己的洗脸盆,放在饭桌上,提了一壶热水倒进去,又拿一把木梳子浸一浸水,梳头发。小馨的头发是长长的,乌黑乌黑的。
  • 阿提克斯对孩子说不要去打扰亚瑟,一定要把自己的脚放在别人的鞋子里,才能够真正理解别人。
  • 许多工作要求经验,但相关经验又只能在该公司获得,使年轻人陷入求职困境。国中教育会考,引用美国知名讽刺小说“第22条军规(Catch-22)”的故事,巧妙地将此荒谬情境入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