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7年来发生在大陆孕妇身上的悲剧

中共警察和医生对怀有身孕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演示(明慧网)

中共警察和医生对怀有身孕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演示(明慧网)

人气: 92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5日讯】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为了逼迫一个怀有六七个月身孕的法轮功女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们将她的双手用粗绳子绑上,绳子的另一头绕经房梁上的滑轮,拽在狱警手里。然后,狱警把垫在她脚下的凳子蹬开,孕妇的整个身体被悬空。房梁离地有三米高,恶警一松手里的绳子,孕妇就急速下坠,臀部着地,重重摔下,狱警再手拉绳子将人吊起,如此这般来回折磨她,直到她在无以言表的痛苦折磨中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还强迫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见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对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折磨的王玉芝的采访报导)。

2002年5月25日,河南孟州城伯乡罗庄村的法轮功女学员耿菊英,被孟州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警察们翻墙入室绑架。

为了劳教怀有身孕的耿菊英而得到奖金,他们强行给她堕胎,几个男警在一旁淫笑着“观赏”,还讥笑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就这样,耿菊英在几个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产。 随后,她被非法关押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至今(见2004年7月15日,联合国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发出的联合紧急控诉)。

以上发生在大陆孕妇身上的惨剧,只是突破信息封锁传出对法轮功学员无数迫害惨案的冰山一角。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发生了难以计数的婴儿尚未出生便惨遭屠戮的惨剧。以下节选的迫害案例来自明慧网。

活着的女婴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是宁夏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法轮功学员。

2003年,怀有身孕的郭文燕与丈夫在街上被银川铁东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被绑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强制堕胎。胎儿大,医生怕出事故。他们于是强迫家人签字。

女婴被流产下来时活着,还哭出了声。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养。”

没想到,医生听到女婴哭声,一把掐住脖子。不一会儿孩子就没了声音,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的丈夫,原银川巡警队警察、法轮功学员,因坚决不写“保证”,被单位开除,承受不住这一次次迫害,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吃不喝、不说话,病在床上半年。

胎儿被活活肢解取出

陕西汉中33岁的张汉云女士,虽很早就领到了村委会给的怀孕指标,但因闭经一直未生育。后来张汉云有幸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例假就恢复了正常,并且终于怀上了孩子。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汉中“610”办公室也以办洗脑班为名,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0年3月,即将临产的张汉云仍被要求强制洗脑,她只得躲在亲戚家里。汉中市“610”办公室授意北关办事处把她父亲和弟弟的建筑工地查封,逼着交人,并非法将她的丈夫铐在略阳县嘉陵江桥头羞辱示众。

最后张汉云还是被抓进了洗脑班。当恶徒发现她要临产了,为继续对其迫害并榨取钱财,竟然将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个职工医院,强行以扩张引出术将她已届临盆的婴儿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惨不忍睹。

孕期遭迫害  后含冤离世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市法轮功学员王霞,2000年2月19日,因进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在临河警察局遭到殴打。第二天王霞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尽管已有三个月身孕,仍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役,被强迫以极为困难的姿势站立很长时间,并遭到电击,还曾被双腕吊起整整一天。

孕期六个月时,短暂获释。2000年7月30日,怀孕八个月时,王霞再次被抓回临河市警察局,恶警试图对她强行堕胎,但未得逞。

分娩一个月后,王霞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8月,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期间遭到各种酷刑迫害,如电击、吊打、性侮辱虐待、大头针钉入指甲、不明药物摧残以及长达两年的灌食迫害。

在长期的灌食迫害中,狱警把王霞绑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无法运动,灌食管长期插著,一至两个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一百一十多斤,后来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体几乎没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仅剩骨头,脚完全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法轮功学员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前后的照片对比。(明慧网)
王霞遭迫害后照片(明慧网)

王霞被迫害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网发表之后,震惊世人,让人们想起了被纳粹集中营活着填入焚尸炉的形如骷髅的受害者。

在狱医认定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王霞被抬回家,回家一周后,王霞坚强地活了过来。

此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毫无人性的临河“610”及当地司法、警察等不法人员再次将她投入女监。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当地“610”绑架,被折磨成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6月15日含冤离世。

九个月身孕 被八个男人强行按住引产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丈夫宋振灵是一位优秀教师,原患严重乙肝病,经多家医院治疗病情不见好转,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严重的乙肝不治而愈,判若两人。王桂金也步入了修炼行列。

1999年7月20日江氏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因不愿放弃修炼和向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妇二人多次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残害,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屡遭劫难。

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中绑架。怀有九个月身孕、再有十来天就要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淮阳县计划生育指导站,被八个大男人强行按住引产。

随后,王桂金被非法判刑五年。

丈夫宋镇灵后来在淮阳看守所内被折磨至双目近乎失明、双脚瘫痪、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周口川汇伪法院竟在看守所内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云南刘枝萍被劳教所强行堕胎

云南楚雄州交通集团交通宾馆职工刘枝萍,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原则提高心性,做事处处先考虑别人,道德升华了,身体健康了。

2000年初,刘枝萍因法轮功上访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劳教所。同年8月,已怀孕5个月的她被强行堕胎。以下是她自述的惨痛经历:

“尽管当时我有3个月的身孕,但我白天被逼在烈日下曝晒,被强制到大田组超强体力劳动——挖土、挑大粪、抬竹竿;晚上还不让睡觉,被罚站,被逼跑步到凌晨。一天深夜被逼跑步到2点多,我以炼功抗议迫害。值班的警察指使两名吸毒犯毒打我,又把我单独关押,把双手长时间铐在两张上下床的栏杆上。我只能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当时我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听到一些犯人讲我被迫害的情况,她落泪了,希望劳教所停止对一个孕妇的不人道的迫害。”

“不几天,我就被强行送去医院打胎……药物失效。到了2000年8月,我已有5个月的身孕了,按规定,我的身体情况早该保外就医,可就因我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恶警叫嚣:‘不转化就得关在里面!’我再次被强行送去打催产素,最终,我失去了我的孩子。”

广东增城汤金爱被强制人流后劳教

广东增城镇龙镇的汤金爱女士,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

被绑架后,汤金爱关入增城看守所。当时她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因怀孕不符合劳教规定,镇龙镇派出所警察罗伟军等恶人把她强行送到增城计划生育办公室,五六个男人把她架上手术台,强行给她做了人流手术!

这个过程没有经过汤金爱本人签名,没有通知汤金爱的丈夫和家人。

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他们骗她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把她关进增城戒毒所里。两个月后,因她不肯放弃修炼,又非法把她劳教一年半,关进广州槎头劳教所。

辽宁本溪妇女被酷刑折磨流产

2004年9月18日,辽宁省本溪的谭亚娇与丈夫梁铁龙,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被当地“610”人员非法抓捕。当夜,夫妇俩便遭东明派出所恶警刑讯逼供、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梁铁龙、谭亚娇夫妇(明慧网)

四五个身强力壮的恶警对怀孕的谭亚娇拳打脚踢,警棍电击,直至她昏倒在地。

在被转入本溪市白楼看守所后,恶警变本加厉进行折磨,谭亚娇绝食抵制迫害。后来,恶警将浑身发抖、几近休克、已不能说话的她戴上脚镣手铐,全身固定在床上,进行摧残性灌食。恶警张晋娟指令刑事犯对她大打出手,谭亚娇在酷刑现场流产。

谭亚娇流产后,看守所没做任何清宫处理。非人的摧残令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平山区法院于四个月后非法判谭亚娇九年,梁铁龙十二年。

怀有3个月身孕的年青母亲被迫害致死

广州天河区的罗织湘原系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规划工程师,毕业于武汉城市规划学院,本科学历。罗织湘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按要求,做道德高尚的人,左邻右舍有口皆碑。

法轮功学员罗织湘(明慧网)

迫害后,罗织湘多次依法进京上访,讲述法轮功真相,却遭到北京恶警的拳打脚踢,两度被非法关押30天。

2002年11月22日,罗织湘在海珠区出租房被抓,夫妻俩被送海珠区看守所。在罗织湘被查出已有3个多月的身孕后,依然被“610”劫持去黄埔戒毒所强制洗脑。

12月4日,罗织湘被迫害致死,年仅29岁。 #

责任编辑:舒雅

评论
2016-07-27 12: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