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山水画巨擘——荆浩 与他的《匡庐图》

作者:郑行之

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2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荆浩,河南沁水人,生卒年不详。唐末五代时期,因天下动乱,为避世乱,隐居在山西太行山的洪谷,所以有个雅号叫“洪谷子”。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他还开创了北方山水画派,与他的弟子关仝在中国绘画史上合称“荆关山水”。

匡庐图

荆浩的《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水墨画,绢本。是一幅尺寸颇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大中堂:指以整张宣纸,并以直幅所画的作品) 。《匡庐图》这幅画原本没有题名,是后人为了著录问题才给命名的。乾隆56年(1791年)阮元等编撰《石渠宝芨续编·宁寿宫》,将题目改为《匡庐图》。而这个题名是根据元朝柯九思在画作上的题跋:“岚渍晴薰滴翠浓,苍松绝壁影重重,瀑流飞下三千尺,写出庐山五老峰”,依照所题跋文的末句而命名。

五代后梁 荆浩《匡庐图》。(公有领域)

全景式山水

《匡庐图》描绘的是气势磅礴的陡峭群峰,一方瀑布从巍巍重嶂中直泻而下,险峰之间植了几株老松,而在平缓的水岸边和地势较低的山峦间则错落地点缀着几间房舍。

《匡庐图》的布局是比较全面性的,不仅有崇山峻岭的巍峨,也有小桥流水的归隐气息。整体气势雄伟逼人,而细部的刻画又十分精到,因此被称为“全景式山水”。

宋 范宽 巨碑式山水《谿山行旅图》。(公有领域)

讲究“意境”营造的写实风格

此外,《匡庐图》也颇具写实风格。不过他这个写实跟西洋画的写实又不太一样,西洋画讲求捕捉光影、明暗变化,而且要求画得逼真,有立体感,几乎是要求原貌再现的一种描绘方式。而中国山水画讲究的是“意境”的营造,两种绘画风格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比如《匡庐图》,荆浩一笔一笔地以密如雨点的皴法(小斧劈皴或小披麻皴、小雨点皴)耐心地点画,而且以晕染手法营造一些光滑岩面的特殊效果,“皴染兼备”,以达到画家自我要求的“意境”。

为什么中国画的写实跟西方的写实不一样?这也跟中国人的哲学思想有关系。中国人一向强调“天人合一”,尤其是在早期的山水画中,这样的倾向更为明显。这种写实是跟自然交融后的写实,跟西方那种忠实地把光影、单点透视表现出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中国式的空间感

画面右边画有一片平远的场景,广阔的水域,荆浩以类似“小斧劈皴”的笔法画出汀渚,然后再深深浅浅地连绵成一方水域。宽旷平远的水域依傍着耸立的巨岩,呈现出强烈对比,这样的对比也许就是“中国式的空间感”吧。

一片广阔的水域,悠缓平远,旁边有巨石耸立。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画面的右下方伫立了几株松树,松针浓密壮观,枝桠的结构、纹理也都处理得非常细腻,整体姿态、形貎都生意盎然。这么精到的功夫并不是凭空得来的,在荆浩的著作《笔法记》(注)中就有关于他写生的记载。

几株松树,枝干挺拔,松针蓊蓊郁郁,蔚为壮观。五代后梁.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据《笔法记》的记载,他曾经在洪谷中发现了一片千年老松,松皮斑剥苍古,松干挺拔高耸,松针蓊蓊郁郁,蔚为壮观。对此,荆浩非常震惊,此后就不断地对着这些松树临摹、写生,据说写生了数万本。因此,《匡庐图》这幅画中的松群之所以如此生气勃发,那是荆浩经过大量的写生,苦心经营累积得来的成果。

营造的氛围让人神往

松树的左方还有几幢房舍,其中一间屋子里摆着一座屏风,户外则是蜿蜒的篱笆。画面的构思非常生活化,甚至还描绘出房舍的材质,屋顶上铺的是茅草或者是瓦片,画得非常清晰,这些做法不但丰富了画面,更能让后人了解古人和大自然交融无间的生活形态。

画面上点缀了几户人家都面对着一片开阔无比的美景。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再沿着山路上去,山径下边画有栈道。古人在蜿蜒的山路上建栈道,把路拓宽,方便行旅往来和行路安全。

古人设法在狭窄的山路修栈道,方便行旅往来。图为《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经过一条细细的桥,往左又是另外一处房舍,又是另外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屋里摆有桌子、屏风及各种家用器物,因为这屋地势较高,户外那片开阔无比的美景,得以尽收眼底。

古人一向服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生命哲学,《匡庐图》这个作品营造出这样的氛围,很让人神往。

山水画中的人物都画得很小 却是画中枢纽

中国山水画有一个共同特色,画中人物每每画得非常小,看来好像人物只是个点缀,其实不然,《匡庐图》的画面下端有一方水域,一船夫撑着一叶扁舟,悠然自得地引领观画者走入他眼前的佳境。因此,在中国的山水画中,人物其实是整幅画的精神枢纽。

古人一向服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往往山路就在家后头,水道就在家门口。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笔法、气势都能巧妙交融,浑如一体

对于平缓的近景,荆浩以细致的手法将之铺陈得相当宁谧怡人,而相对于中景巨碑般大开大阖的崇山峻岭,荆浩也显示出不凡的功力,主峰由类似直立的山体组成,山石的轮廓用富劲道且随机转折的笔法勾勒,山壁面使用接近小斧劈、小雨点式的皴法描画出山岩应有的坚实感。不仅如此,近景和中景两者互为烘托对照,两者在笔法、气势、布局上都能巧妙交融,浑如一体。

中国山水画的特殊技法-“皴”

在中国的山水画中有一个特殊技法--“皴”。皴,是表现山石、峰峦和树干表皮的脉络纹理的一种技法,(画时先勾轮廓,再用干墨侧笔而画)。表现山石、峰峦的,主要有披麻皴、雨点皴、卷云皴、解索皴、牛毛皴、折带皴、大斧劈皴、小斧劈皴等。

这幅画中所使用的皴法比较接近小斧劈、小雨点、小披麻皴等的皴法。荆浩《匡庐图》局部。(公有领域)

荆浩在这幅画中所使用的皴法比较接近小斧劈、小雨点式的皴法,除了以中锋作点、擢之外,还有以侧锋斜砍的笔法。运用这种“小斧劈”皴去画山壁,细细砍斫,山岩得以呈现历尽沧桑而仍屹立不移的坚实感。正因为荆浩画的山壁有这样刚砺坚硬的质理,使巨碑式的北方山水画风格更加突显与确立。

荆浩研创了“水晕墨染”的技法,特别擅长画笼罩在云雾中的山,又擅画四壁峻厚坚实的山峦,难怪有论者说他的画是“唐末之冠”。他也十分自负,曾说:“吴道子的山水有笔而无墨;项容的山水有墨而无笔”,而他自己呢?则是“吾当采二人之所长,成一家之体。”荆浩曾留下自题诗:

笔尖寒树瘦,墨淡野云轻,
岩石喷泉窄,山根列水平。

将他画中风貎诠释得淋漓尽致。

注:美术史上第一部专论山水画的著作——《笔法记》

荆浩除了在绘画技巧、风格方面有实质的“承先启后”的贡献外,他还撰写了《笔法记》这本书。《笔法记》可说是中国美术史上第一部专门论述山水画的著作,其论述大都集中于山水画的构思、布局、笔墨的运用等各式技法。

《笔法记》的“六要”跟谢赫的“六法”,在文字上虽有所不同,但在意涵上,两者确有相通之处。两者都提到了“气、韵、思、景、笔、墨”,《笔法记》称之为“六要”,而谢赫称“六法”。此外,《笔法记》还有“四势”的说法,笔法要求具备“筋、肉、骨、气”等韵味。

荆浩这卷论理性的著作不但为宋代宫廷所收藏,并且也给后人留下了可反复揣摩运用的论点,对后人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影响。@#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此图传为荆浩名作。清孙承泽[庚子消夏记]说:“中挺一峰,秀拔欲动。而高峰之右,群峰瓒集,如芙蓉初绽,飞瀑一线,扶摇而落。亭屋、桥梁、林木,曲曲掩映,方悟华原(范宽)、营邱(李成)、河阳(郭熙)诸家,无一不脱胎于此者。
  • 在中国佛教队伍中,画僧是非常特殊的一派,几乎历代都有艺术高僧出现,他们的艺术之光,对中国的文化包括佛教文化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
  • 荆浩是唐末五代的山水画家,唐末时曾在双林院绘制壁画,后来因逃避五代战乱,隐居于太行山的洪谷,自号洪谷子。他创出笔墨并重的北派山水画,被后世尊为北方山水画之祖。
  • 人物画所表现的是人类社会,人与人的关系;山水画所表现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将人与自然融为一体;花鸟画则是表现大自然的各种生命,与人和谐相处。三者之合构成了自然万物的整体,相得益彰。
  • 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隆重推出“典范与流传─范宽及其传派”特展,共计陈列45件画作,其中镇馆之宝北宋的山水画大师范宽《谿山行旅图》从7月1日展至8月13日,另幅被视为具备范宽风格的钜制《临流独坐图》接续展至9月29日,故宫欢迎民众观展,享受美好的心灵飨宴。
  • 命运最坎坷的中国传世名画,一是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八百多年里几经战火,颠沛流离,五度入宫,四度出宫;另一个是元朝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历经巧取豪夺之纷扰,于清初竟遭火焚毁容之灾,从此身首异处,辗转漂泊,现分别藏于台北和浙江博物馆。
  •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 美国是大中华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多的地方,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为其最重要的收藏地之一,藏品规模可用宏富形容,仅经《石渠宝笈》诸编着录的珍品就多达24件。正在展出的中国书画精品特展(第二期)是该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而策划,侧重五代宋元的呈现,将至10月11日结束。
  • 利奥塔尔, 粉彩画, 《拉维尼家早餐》, 早餐, 美术馆
    乍看之下,《拉维尼家早餐》画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场景:一对母女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类似的场景家家户户随处可见。不过再仔细一瞧,您会发现画中精辟独道地表现出了人性之美。
  • 建筑, 黄金比例, 达芬奇, 帕德嫩神庙, 黄金矩形, 建筑师, 詹姆斯·史密斯
    “当时的建筑师们从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观察到了黄金比例,他们了解了创世的本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