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天笑:梁振英为何非要破坏香港舞蹈大赛不可

人气: 9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1日讯】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亚太区初赛原定在香港举行,这本是香港的幸事。但梁振英与背后的中共江派势力两次穷凶极恶地执意操纵特务、黑帮、甚至警察进行破坏,导致场地毁约,比赛被迫移师台北。这个破坏事件使香港“一国两制”蜕变愈发恶化。香港7月31日天降冰雹。这预示了,梁振英一伙与背后的中共江派势力将受到上天严厉的惩罚。

梁振英一伙在两次主导对香港舞蹈初赛毁约时均使用了卑劣的流氓手段。

梁振英一伙第一次施压乡议局毁约时编造了政府要用乡议局大楼大剧院做“选举”的虚假理由。当时乡议局以电邮正式通知新唐人,明确说香港政府要使用剧院作选举之用,因此根据优先租用团体次序,剧院将无法提供给舞蹈初赛。近日,梁振英一伙自揭谎言。新唐人纽约总部收到香港政府的信函,说港府并没有租用场地用做选举的安排。也就是说,港府当初让乡议局毁约的理由根本就是为了挤走舞蹈大赛而编造出来的借口。现在毁约目的达到了,梁振英一伙企图推出乡议局来解脱责任。据悉,乡议局第一副主席张学明配合梁振英和中联办促成了此破坏事件。实际上梁振英一伙和中联办都是听张德江的,而第一次毁约事件恰好发生在张德江到港一周之后。此事件背后梁振英一伙和江派鬼影幢幢,暗中策划使用了卑劣的流氓手段。

梁振英一伙在第二次毁约时使用了用滋事制造“安全”问题导致毁约的流氓手段。主办方与新场地方麦花臣场馆签约后,与梁振英有密切联系的香港亲共组织开始滋扰生事,而香港警方与食环署对举报敷衍了事。场地方在毁约前一次双方高层会议上曾试探过主办方停办的可能性。在主办方明确表示大赛不会因为捣乱而停办后,场馆附近来自 “青关会”等亲共特务和黑帮团伙数量增加到8个,骚扰明显升级,由开始时污蔑性的横幅和展板,增加到扩音喇叭的宣传,意在对附近居民、过往行人和商家造成影响,制造 “安全”问题。而警方听命港府坚持所谓“平衡双方利益” 对危害治安的捣乱行为基本不管,纵容和保护亲共特务和黑帮团伙,实行实质上的“偏袒性执法”,甚至不拟定比赛期间的治安计划。然后场地方以“安全”问题为由单方毁约。整个毁约事件过程与张德江、刘云山用 “白皮书”、催泪弹和框死真普选挑起“占中”和“雨伞运动”及企图籍此开枪镇压(后被习近平制止)的过程极其相似,与2016年用“炸弹恐吓”导致法轮功在港心得交流会被中途取消的过程如出一辙。由于梁振英与“青关会”等亲共特务和黑帮团伙以及港警有直接的紧密联系,这种配合娴熟的流氓手法背后若无梁振英一伙的授意和组织策划是很难令人置信的。

现在的问题是:梁振英一伙为何非要毁坏香港舞蹈大赛不可?这种穷凶极恶的做法从正常人的逻辑来看简直不可理喻。

香港舞蹈大赛是一个纯技术性的艺术比赛,不含任何政治内容,对提高舞者技巧和一般人的艺术修养以及弘扬中国传统文化都是有益的;甚至从单纯的欣赏角度看也是赏心悦目之事。而破坏舞蹈大赛对提升梁振英低落的民意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徒增恶名,激起各方谴责,而且对香港的法治、文化自由传统、国际声誉和商业契约规则,以致对香港的整体繁荣都造成极大损害。

梁振英一伙的非理性行径绝非出于一般正常的思维模式。梁振英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不代表港民,也不是习近平属意的人,而是中共江派曾庆红、张德江特意安排在香港的代理人。因此毁约事件必须放到目前习近平清理江泽民犯罪集团(江派),也就是高层的政治博弈中去考察。

其实,梁振英一伙主使毁约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对文化艺术活动的封杀,而是在执行江派曾庆红、张德江全面“乱港” 的政策。也就是,在习近平清除江派已经到公开抓捕曾庆红、江泽民的关键时刻,曾庆红、张德江要梁振英用不惜毁掉多年打造的国际经贸和文化窗口、不惜毁掉对台统战范本、不惜以“乱港”毁掉香港前途为赌注,来威胁和嫁祸习近平,要习放弃最后抓捕和审判曾庆红、江泽民,并伺机乱中夺习的权。江派与中共历史上路线斗争中的派别和一般的贪污腐败集团不同,其之所以成为江派是因为他们手上沾满迫害法轮功的鲜血,也称“血债帮”。这种害怕被清算杀头的恐惧使江派不顾一切地与习近平对抗。在目前江派大员不断被抓被判,资源几乎用尽情况下,利用梁振英“乱港”,包括制造舞蹈大赛毁约事件,就成了江派负隅顽抗的最后挣扎。这使香港成为习江搏击的战场。呈现出来就是,梁振英在张德江授意下,利用曾庆红留下的特务和黑帮班底,疯狂和麻木地执行江派命令,走向覆灭的深渊。

这就是在舞蹈大赛毁约事件背后隐藏的厮杀,也是张德江利用梁振英“乱港”的真实原因。看不清这一点,就很难把握2012年梁振英上台和“青关会”成立以来香港一系列事件的内在轨迹。#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8-01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