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判决揭晓 官媒: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新四人帮”一病死三囚终身

人气 5037

【大纪元2016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徐若水、特约记者韩峰综合报导)中共高层北戴河会议前夕,前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因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等罪名,一审被判无期徒刑。至此,外界盛传的政坛“新四人帮”,即令计划、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下场均已麈埃落定。

令计划曾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秘书,但与周、薄、徐组成政治联盟,密谋发动政变,推翻2007年中共十七大订下的接班计划,挑战习近平 的地位。习近平掌权后致力反贪,最终将其瓦解。中共喉舌人民网发表的评论文章特别提到各级干部要汲取教训,“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可谓意味深长。

新四人帮”下场

“新四人帮”中最早倒台的是薄熙来。他因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3项罪名,2013年9月被济南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包括追缴其法国豪华别墅。其上诉被驳回。薄妻谷开来则在2012年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裁定谋杀英国人海伍德罪名成立,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去年底被减为无期徒刑。

周永康则于2013年12月1日被查,次年7月29日遭立案审查,同年底被开除党籍,最高检察院对其立案侦察并逮捕;去年被提起公诉,由天津市中级法院不公 开庭审;去年6月11日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财产。他当庭表示不上诉。周永康落马被认 为打破中共党内邓小平时代以来“刑不上常委”的政治潜规则。

在周永康被查期间,军中“大老虎”徐才厚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提供帮助、直接 和通过家人受贿等罪名,2014年先后被查、开除党籍和军籍、取消上将军衔,并移送审查起诉。但他去年3月15日因膀胱癌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于医院,军事检察院最后作出不起诉决定。

至于令计划则于2014年末因涉嫌严重违纪遭调查,之后被双开,今年5月被提起公诉,7月4日一审宣判入狱,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他同样当庭表示不上诉。

“新四人帮”目的

外界认为,“新四人帮”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架空胡锦涛及向习近平夺权的棋子。中共《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去年3月15日在财经网刊文披露,周永康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都有牵连,伙同李东生、蒋洁敏等人,或串联、或并联,组成巨大的贪腐网,到了几乎能“遮天蔽日”的地步。

中国问题专家辛子陵对澳大利亚广播电台说:“说令、周、薄、徐是个政变集团,其最终目标是推翻习近平,夺取最高权力,这符合事实。但突出令计划,把令计划摆在首位,这就不符合事实了……造这个舆论,是要反贪打虎止步,掩护老老虎、老虎王。当年抓出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说是‘一举粉碎四人帮’,结束 文化大革命。因为四人帮的帮主是毛泽东,应该是‘五人帮’。至于四人帮,是为了保护毛泽东。新四人帮的提法是要保护总帮主(江泽民)和他的军师(曾庆红)。”

由于担心迫害法轮功遭清算,江派在中共十七大后制定了薄熙来、周永康联手政变、废掉习近平的计划,在十八大上让薄熙来接替周永康掌管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待时机成熟后,联合江泽民在军中势力,意图在2年内赶习近平下台,推薄熙来上位。而令计划则居中联络,暗中策应。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令计划作为江泽民安放在胡锦涛身边的“暗钉”,这点在通过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长后的作为得到进一步证实。令接手统战部之后,统战部加强 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令计划的卧底身份暴露无遗。

令计划的卧底身份

事实上,令计划的父亲令狐野和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往来频繁,薄一波几乎将令计划视为养子。薄一波1979年重新获权仅1年就上调令计划至团中央。他以后的晋升都是这名“中共八老”之一的一手安排,成为薄家棋子也顺理成章。

辛子陵去年1月表示,令计划案是薄熙来案的延伸。令计划2007年能成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也是因为有共青团和薄一波这两个背景,胡锦涛能接受,曾受薄一波之恩的江泽民也能通过。令计划则成为脚踩两只船的人物。胡锦涛与江泽民矛盾激化后,令计划事实上成为江派的卧底。

胡锦涛的性格和不作为给令计划很大空间,以至他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令计划的工作角色和见风使舵、利益至上的本性,使他与薄、周、徐沆瀣一气。

港媒今年3月报导,太子党体系力促习近平下决心干掉令计划。而中办主任栗战书态度最坚决。栗战书2012年9月接任中办主任后,持续清洗令计划留在中办的亲信,19个部门的85名主管中撤换了70多人,其中和令关系密切者至少有55人被立案审查。

令计划判决6大疑问

令计划被判无期徒刑的消息经中共官方公布后,引起海内外媒体大量跟进解读。有报导称,令计划案2016年5月13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后,距今未满 2个月即宣判,从时间上看略短于周永康案。但从法院判词内容看,令计划案似乎更为错综复杂,至少有7大疑问仍未能厘清。

一、判词大量揭示令计划与楼忠福、崔晓玉、魏新、潘逸阳、李春城5人之间的复杂政商关系,诸多细节属于首次确定。根据中共判案惯常出现的“冰山现象”,此前被披露的令计划与薄熙来、周永康之间的政治交易,以及卷入政变计划等相关内情仍然没有片言披露。

二、 令计划案牵扯复杂。判词中出现的潘逸阳被指是江派高官吴官正的头号“大马仔”,既有共青团背景,又曾在江西、广东、内蒙古工作,还与苏荣共事3年。循此追 索,吴官正与苏荣究竟牵涉令案有多深,也是值得关注的一大疑问。此前坊间多认为李春城案是周永康系列案件的子案,但此次判决明示李春城与令计划案存在密切 关联。令计划案的复杂程度恐远超外界想像。

三、令计划案庭审中,其妻谷丽萍曾通过录像指证令计划。而因车祸死亡的令计划之子令谷亦首度被指曾经 “向魏新等人索取财物,事后知情未予退还,收受、索取魏新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43万余元”的情节。此前报导曾指,令谷驾驶的法拉利即来自北大 方正李友和魏新的“馈赠”。此番判词相当于含蓄证实传闻。

四、判决书中频现神秘人物。令计划案因涉及国家机密而不公开审理。外界注意到,判词中出现2个有姓无名的人陈X和张XX,两人身份难以确知。这两人究竟有何来头,能让令计划破格相助,事后是否受到相应调查处理等均有待进一步信息披露。

五、权钱交易对象并未列举完全。判决内容称,令计划受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7,085,383元。但计算诸项令计划或家人受贿仅4,456万元,相差32,525,383元。没有明说的款项是否包括更多不能曝光的敏感人物令外界质疑。

六、 判词显示,令计划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的行为发生在离职中办,进入统战部工作之后。其非法获取机密的来源是中办秘书局长霍克。但据最新一期《争鸣》杂志披 露,令计划在任职中办主任期间即利用职务便利窃听中共高层,时间长达3年,后被周永康供述举报。窃密真相究竟为何被遮掩成为秘密。

令计划案首次公开内容

为楼忠福及其子谋取利益,单独或与谷丽萍共同索取、收受楼忠福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65万余元;
为崔晓玉谋取利益,明知并认可谷丽萍收受崔晓玉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438万元;
为潘逸阳谋取利益,单独收受、明知并认可谷丽萍收受潘逸阳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761万余元;
为魏新所在单位谋取利益,对其子令谷向魏新等人索取财物事后知情未予退还,收受、索取魏新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43万余元;
为李春城谋取利益,明知并认可谷丽萍收受李春城给予的欧元折合人民币89万余元;
为白恩培谋取利益,收受白恩培给予的财物价值人民币60万元;
为霍克等人职务晋升等提供帮助,单独或与谷丽萍共同收受霍克等人给予的财物。

令计划有关案情发展

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罢免。
2012年3月18日,北京法拉利车祸造成一死二重伤。死者为令计划24岁独子令谷,同车2名美女据称“衣衫不整”。
2012年3月19日,北京安全力量出现异动,军事政变等消息相当混乱。
2012年9月,令计划不再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接替杜青林兼任中共统战部部长。
2012年11月,令计划不再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仅连任十八大中央委员。
2013年3月,令计划担任中共政协副主席。
2014年6月19日,令计划之兄令政策被调查。
2014年6至7月,令计划姐夫、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消失54天。
2014年10月,令计划之弟令完成被调查。
2014年12月13日,令计划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主持中央统战部通报会。
2014年12月22日,官方正式公布令计划被调查。
2014年12月,令计划妻弟、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谷源旭被带走调查。
2015年1月16日,曾长期在中办工作的令计划直接下属、国家旅游局副局长霍克被调查。与令计划关系密切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也被调查。
2015年1月,谷源旭妻子罗芳华遭调查。
2015年1月31日,令计划前下属、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带走调查。
2015年年7月12日,王健康被带走调查。
2016年5月13日,令计划案提起公诉。
2016年7月4日,令计划案宣判。◇

责任编辑:朱涵儒

相关新闻
【内幕】令计划之祸(完整版)
令计划案“五大看点”首现神秘证人崔晓玉
周晓辉:令计划被判无期不意外 三出戏待解
令计划案宣判内幕 传量刑曾有两套方案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武汉骨灰吐机密 中共锁国三目的
【直播】3.27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4万
【珍言真语】曾焯文:中共洗脑宣传 全球反弹
【直播】3·2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十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病毒或留体内再爆发
【现场视频】与方舱邻居聊天 男子几天后去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