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书摘

书摘:桑迪亚哥八十四天的等待

作者/蔡淇华

《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时报出版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让那个人用“最值得被世界记忆”的样子出场……

生活是一笔流水账,将它不厌细琐地记录下来,虽善尽详实之责,但像唠叨的大妈,会把读者逼成像急着出门的小学生,对妈大叫:“麦搁念啊!”

但是文学不是要记录生活吗?要如何记录才能忠于生活、有艺术美感,又不损阅读乐趣呢?“在故事的转身处出场”是个好方法!什么是“故事的转身处”?什么又是“出场”?让我们比较下列两种叙述法,请先看A叙述:

早上阿明在我最喜欢的女生前面骂我是猪,我气了一天,在扫地时间时,我终于忍不住,于是我跑向阿明,扑倒他,举起拳头,此时全班同学都围在旁边,大喊:“打下去!打下去!”但此时,我想到阿明曾是我最好的朋友,紧握的拳头停在半空中,挥不下去。

再看看叙述B:

“打下去!打下去!”扫地时间时,全班同学围在旁边大喊,但我紧握的拳头正停在半空中。被我压在地上的是阿明,早上他在我最喜欢的女生前面骂我是猪,我气了一天,终于忍不住,于是跑向阿明,扑倒他。但此时,我想到阿明曾是我最好的朋友,紧握的拳头停在半空中,挥不下去。

虽是同一件事,但将“转折”的一刻放在最前面“开场”,让B叙述变得生动好看多了!A叙述是一般文章的“起承转合”,但在这充满速度感的时代,一般读者耐性不足,在阅读“起承”的铺陈时会失去耐心。若改成B叙述的“转起承合”,“转”就像是钩子或是现代人常说的“梗”,会勾起读者的好奇心,想看看到底何时破梗。

这种“在故事的转身处出场”的写法,不仅照顾到读者的趣味需求,也营造出戏剧张力。“对话”与“动作”最适合放在“故事的转身处”,连艺术成就极高的作品亦是如此呈现。

例如海明威(Ernest Mi l ler Hemingway)的《老人与海》如此让老人桑迪亚哥开场:“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条鱼也没逮住。”而不是从等待出航开始写起,然后才接八十四天一条鱼也没逮住,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大马林鱼,最后战利品却被鲨鱼吃光,只能筋疲力尽地拖回一副鱼骨头。

海明威在开场便以桑迪亚哥最勇敢的转身—八十四天的等待—揭示了人类在命运面前的渺小和微弱、巨大与勇敢。桑迪亚哥就是人类勇敢不屈精神的象征。

人物再精彩,终要告别;故事再辉煌,终要落幕。但对于每个人长江大河的一生,可别写成一篇流水账。请记得在“故事的转身处”,让那个人用“最值得被世界记忆”的样子出场,然后当他告别人生舞台后,读者会因为阅读我们的文字,看到灯光亮了、锣鼓点响了,他再度漂亮地出场,一转身就是“出将”,一回眸也能“入相”……

本文节录:《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时报出版@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忧伤带来快乐,听起来矛盾,但那是人生的真相。”我这个老头子开始倚老卖老:“人生本是悲欢交集,就像在忧虑中K书后,才能得到好成绩的欢乐;浑身伤痛后,才有登上高峰的激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 我们太“习惯”自己的生活,所以对生命的独特性习焉不察; 渴望改变生命,却在一次次挫折后,开始害怕去碰触……
  • 考卷是否可以叠高我们的生命? 答案是“否”,如果用考卷摀住耳朵,听不见身旁生命倒下时的轰然巨响……
  • 托尔斯泰认为:艺术家的目的“在于通过无数的永不穷竭的一切生活现象,使人热爱生活。”另有一位大作家,也认为:“文学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向前进的灯光!”
  • 文艺作品离不开景物描写。关于景物描写的性质和作用,王国维在《人间诗话》中说 :“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撮要精辟,颇耐寻味。
  • 八十岁以后画的虾,才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精确的体态,富有弹力的透明体,在水中浮游的动势……可以说,艺术造型的“形”、“质”、“动”三个要素,都臻于完美的境界。
  • 标题的高矮,也反映作品的思想性。“题高则诗高,题矮则诗矮。”郑板桥这两句话是颇有道理的。郑板桥讲的是诗文的标题和主题思想,其实是关系到文格和人格高下的实质问题了。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