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东园:中共迫害文化精英实录(四)

人气: 6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2日讯】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特别是在反右和文革中,杀戮和迫害了几乎中国的全部文化精英。下边看看这些中华精英受到的苦难和屈辱。

3、被迫害的教育界精英

蒋南翔

中国教育家,江苏宜兴人。1966年,教育部长兼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被抄家。他被迫跪在红卫兵面前,红卫兵用脚踩着他的头,用铜头皮带抽打他的背,还揭开他的白衬衫查看,嫌鞭痕造成的“图案”不匀称,抡起皮带补打血痕不够重的一侧。红卫兵还打了与蒋南翔同住的老母亲和寡妇姐姐,并强迫他的姐姐也用皮带抽打他。

吴兴华

现代文学家及诗人,北大教授,学贯中西,一手写出《威尼斯商人-冲突与解决》,一手写出《读通鉴札记》和《读〈国朝常州骈体文录〉》,被海外学者誉为现代中国真正学贯中西的少数几位学人之一。曾翻译《神曲》。

吴兴华16 岁考入燕京大学,同年发表长诗《森林的沉默》,轰动诗坛。他的英籍导师谢迪克追忆说:他“是我在燕京的学生中才华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乃尔的学生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耶鲁教授,英语文学批评巨擘) 相匹敌”。 他通晓十几国语言和文学,1957年因与苏联专家意见不同被错划为右派,取消了授课和发表论著的资格,1966年被抄家,大量手稿书被焚毁,本人惨死。

1966年8月,北大教授吴兴华被强制劳改,红卫兵逼他喝水沟里的脏水。该水沟有附近化工厂排出的污水。他很快中毒昏迷,但被说成是装死,不准送院,当晚死去,年仅44岁。红卫兵说他畏罪自杀,解剖尸体以图证实。

温寒江

1966年8月19日,毛泽东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的第二天,北京几个中学的红卫兵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开斗争大会,批斗二十几名来自这几所学校的老师,拳打脚踢,用铜头皮带抽打。北京八中的副校长温寒江是脖子上套著一根绳子,从学校跑到中山公园的,绳子的另一端牵在一个骑自行车的红卫兵手里。

梁光琪

1966年8月,北京第十五女子中学负责人梁光琪被红卫兵关押,头发剃掉半边,每日殴打凌辱。26日,红卫兵把她和另一负责人高孑非抓来批斗,强迫他们小便并喝彼此的尿。梁光琪拒绝,被红卫兵用木棒活活打死。该校女教员王开舜负责洗厕所,红卫兵用棍子打她的后背,脊椎被打成弓形,再也不能伸直,残废终身。

刘美德

北大附中常务副校长。文革中身怀六甲仍遭批斗毒打,她的头发被剪掉,被强迫在操场上爬行,一边爬一边喊“我是刘美德,我是毒蛇”。红卫兵还把地上的污物塞在她的嘴里,并让她爬上桌子跪着,脚踩在她背上,摆出毛泽东描述过的斗争地主的姿势,由《北京日报》记者拍照。她的孩子生下来不久就夭折。

李敬仪夫妇

1966年8月,南京师范学院的学生抓了一批老师。他们拖着这些老师在滚烫的马路上“游街”,学院负责人之一李敬仪当场被斗死,臀部和脚跟被磨得血肉模糊。她的丈夫吴天石是省教育厅厅长,一起被“斗争”,他身上被浇满墨汁,双臂被扭成骨折,双腿瘫痪,脑水肿,昏迷两天后也离开人世。

喻瑞芬

北师附中生物老师喻瑞芬,1966年8月被打死。她先是在办公室被打,接着被倒提两腿拖出楼门,头部一路在水泥台阶上碰撞,被一桶沸水浇淋全身后,她又遭遇殴打和折磨,两个小时后死去。打人的红卫兵还强迫学校的老师们围着喻瑞芬的尸体站成一圈,轮流打她的尸体。

高云

1966年8月25日,北师大附属第二中学的学生在学校里打死了三个人,并命令校长高云站在烈日下,额头上扎了一排图钉,并用沸水浇。高云被打得奄奄一息,红卫兵认为他死了,就丢去火葬场。火葬场当时堆积了大量被打死的人,火化要排队。在死人堆中等待被烧时,有人发现高云还活着,救了他,他活到了文革后。

李广田

诗人,《阿诗玛》整理者。57年任云南大学校长,58年全民写诗运动中,诗词贴满全城,已成右派的他看了三天后认真地说:“同学们,我琢磨了三天,这里面确实没一首可称之为诗的东西。”文革中被监禁批斗,68年死于郊外荷花池,满脸是血,颈有绳痕,腹中无水,自杀他杀成谜,据说被发现时死而不倒。

李原

1968年4月,北大教员李原死亡。他年少时曾因家贫填表申请救济金,文革时该救济单位被指控为特务组织,他虽没领到救济,却也成了特务,被关押当晚死亡,据说是自缢,但身上伤痕累累,且关他的小房间屋顶极低,根本直不起腰,故妻子认为他不可能上吊,一直伸冤但无结果。

江楠

安徽师范大学俄语讲师。曾与丈夫在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工作,回国后调该校任教。在文革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林兴遭隔离审查,被当时进驻学校的“工宣队员”威逼强奸。她向组织举报,反被加以“腐蚀工人阶级”的罪名,走投无路之下,1969年在农村上吊自杀。

董坚毅

哈佛大学博士,52年回国,55年支援大西北。57年被定为右派送夹边沟劳教。60年饥荒袭来,董亦不能幸免。其妻顾晓颖(也为留美生)来探视,待寻得其遗体时,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仅剩头颅挂在骨架之上。夹边沟劳教人员2800多人,饿死2100多人,死难者掩埋草率,累累白骨外露绵延两公里。

宋励吾

南京解放军气象学院教授、系主任,曾留学美国。文革受迫害,1966年8月被红卫兵用带钉子的木棍打得满头血洞,当晚在家中用剃须刀片割断血管自杀。死后,妻子和女儿又被下放农村多年。

何慎言

曾在北大中文系任教,后调往北京日报,因丈夫被划为右派,被调北京第四女子中学任教。1968年,她在教室黑板上书写毛泽东语录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时写漏了两个字,写成“千万不要阶级斗争”,被指控为“现行反革命行为”,遭激烈批斗后自杀。(《文革受难者》,王友琴)

卞鉴年

 生物学家,曾任天津南开大学生物系系主任,文革中被打倒,遭遇持续的“斗争”和“审查”,关进“牛棚”,受尽种种侮辱和折磨,不久后投湖自尽,年仅43岁。

杨必

钱钟书夫人杨绛的妹妹。早年毕业于震旦,后留校任教,1949年后任教于复旦,高挑漂亮,被称为复旦的“玉女教授”,《名利场》的中译者,译作中的传世经典。1968年在文革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迫害自杀。因自杀是对抗文革的重大罪行,所以杨绛曾在回忆文章中写为病逝。

陈耀庭

赣南医专教师。文革开始后,他不顾个人安危,在妻子谢聚璋配合下,写下13篇文章和《致毛泽东信》等14封信,用大量事实证明文革的路线方针政策都是错误的,被打为反革命,1967年底被捕,1970年判处死刑,终年38岁。妻谢聚璋1968年初被捕,判死缓,1971年7月死于劳改农场。

黄家凭

广西桐玲中学副校长,“文革”开始被打成叛徒,后被批斗杀死。翌日凶手们挖他的肝,剥他的肉,只剩一副骨骼,随后他们在学校宿舍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带头的一个女学生曾追求黄的儿子,如今划清界限。这只是广西文革武斗中死者的一例,仅1968年7月至8月间,广西共杀害84000多人,吃人成风。

张师亮

甘肃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他在一次世界史研究讨论会上批评毛泽东,认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不妥当不全面,指出阶级斗争绝不是万能的。结果被指为反对伟大领袖,反对毛泽东思想,文革开始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70年被枪决。因是近距离枪击,头颅被打得粉碎,并被拍成照片在兰州城内示众多日。

潘光旦

近代中国社会学家优生学家,对于优生学、教育制度、婚姻制度、家庭问题、娼妓制度、人才分布等等有研究。

曾在美国攻读优生学,并延伸至家族、家庭研究,最善治年谱,经常埋头于某姓的家谱,追根溯源。有人送了他一幅对联:“寻自身快乐,光他人门楣”。潘光旦是1949年后一个大师的典型遭遇。历次运动都挨批,批斗殴打、年老多病腿瘸,还被强迫劳动。病危时向隔壁的他的学生费孝通要止痛片和安眠药,但都没有。费孝通将潘光旦抱在怀中,直到老师停止呼吸。

沈有鼎

沈有鼎,上海市人,192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哲学系。同年考取公费留美,1931年获哈佛大学硕士学位。精通数理逻辑。历任清华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1949年后,有一次说一条毛主席“最高指示”中“要是加上一个逗点就更清楚了”,马上给揪去,开了一晚上批判会,说他是“现行反革命”,“不投降就叫他灭亡”。沈有鼎不通世故,有时还有点迷糊,文革时,大家天天手举《毛主席语录》“早请示、晚汇报”。有一次,沈有鼎手里的语录本拿颠倒了,便遭到红卫兵批斗。批斗了半天,他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批斗。

席鲁思

席启駉,字鲁思,武汉大学五老之一,成名极早,古代文学专家,当年“思辨学社”最年轻的成员。文革开始那年,他刚满70岁。他一生沉浸于传统学术中,故被罗列许多罪状,遭遇批斗。在众多知识分子被迫自我批判甚至自我辱骂时,他坚决抵制文革,说“士可杀、不可辱”,独自在珞珈山上绝食而死。

陆兰秀

苏州图书馆副馆长,因反对文革入狱。她在狱中撰写大量理论文章,上书毛泽东,否定文革,她责问毛:“你可以把迫害人民的一切责任推给下级,但文革是你亲自领导,是逃避不了的”。后苏州召开四万人大会,判其死刑。刑前游街示众,为防止她发声,游街前卸掉其下颔骨,口里塞满破布。

潘天寿

一代艺术大师、画家。文革时被关进牛棚,在浙江美院的“打潘战役”中被日以继夜批斗。1969年初被押往宁海等地游斗,此后在重病中被押到工厂劳动,心力衰竭,卧床不起。1971年5月,有关方面对他宣读定案结论,指他是反动学术权威,与人民是敌我矛盾,愤慨的他大出血,送院抢救,几月后凄凉离世。

潘天寿曾在抗战时期写诗“为访燕幽屠狗辈,夜深风雪渡黄河”,被诬为借诗寻访刺客,对毛主席有刻骨仇恨。此外,他的其他诗作也遭到了类似批判。1969年,73岁的潘天寿在各地游斗后,带着浑身伤痕与口水返回杭州,他在途中拾到一张烟盒纸,在上面写下了其一生最后一首诗:莫嫌笼絷窄,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待续)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8-02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