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治文:我和女儿团聚遭公安阻扰的经过

王晓丹(右)18岁离开父亲(中),18年后的2016年才与父亲在中国重逢,可是幸福是那么短暂。左一为王晓丹丈夫杰夫。(王晓丹提供/大纪元)

王晓丹(右)18岁离开父亲(中),18年后的2016年才与父亲在中国重逢,可是幸福是那么短暂。左一为王晓丹丈夫杰夫。(王晓丹提供/大纪元)

人气: 38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10日讯】原法轮大法研究会义务负责人之一王治文2014年出狱后一直希望到美国与女儿团聚,美国已经同意接纳王治文为永久居民。王治文之女王晓丹夫妇近日回中国迎接父亲来美,在边境遭公安拦截。以下是王治文对此经过的陈述。

我叫王治文,现把出狱以后一些情况简述一下。

我于2014年10月18日出来,被公安部门直接拉到昌平的“洗脑班”(西城区法制学习班),于2014年10月25日回到家中。

家的环境周围的变化:在出入的路线上安置了四个摄像的监控器(红外线),据了解在居住的楼的对面的水泵房内是他们的监视点,每天有俩人值班,是国安系统的安排。他们可随时了解到我与谁接触,周围的邻居对此情况很清楚。

另外,把我作为“维稳”重点的还有社区居委会、物业,他们也会再部署下去做他们的事情。

当然他们的监控也表现在对电话的窃听、对我本人的跟踪,在一些他们认定的“敏感”时间都会有安排。这样的方式不仅对本人生活造成了骚扰,生活环境方面也人为的使周围的百姓形成一些隔膜。

我恢复自由后,一直有与我女儿王晓丹团聚的想法,由于特殊的原因,只有我申请办理护照去美国来实现团聚。公安人员了解我的想法。

2014年11月份,我曾经到(北京)西城区出入境管理处去办理,没有被受理。他们只是口头说明不给办理的原因,说剥权期间不给办理,在网上没查到这个规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有了一些变化,2016年1月份通过了网上申请并正式办理了中国护照,开始了办理去美国与女儿王晓丹团聚的过程。

中间的几个环节出现了公安的干扰:

(1)2016年2、3月份,西城月坛派出所李亚军、王同利警官来到家中问到护照一事,要求我把护照交给他们,使用时跟他们要,我认为没有必要,拒绝了。李警官在电话联系后,提出他们的领导要跟我谈一谈,地点在派出所。我的想法是我现在回答就是我的态度,你可以向上反映,我没有必要去派出所,如果要谈可以到我家中。我向他说明的是:我办理护照是走正式途径,过去不能办,现在办理了,肯定是合法的。

(2)再一次要护照我拒绝后,他们讲由于我不同意交给他们,“已经把你的护照给注销了”。

(3)2016年7月份,公安部署的监控人员加强了力度,由远距离到近距离到不离左右,每班俩人,日夜有岗。我买菜、散步,就在左右;我理发他们也在理发店中;我出去办事,他们寸步不离,甚至走过来说:“今天去哪?”已经熟悉到这个程度。

(4)7月31日(星期日)上午10:00左右,来了四个人,分别是西城分局刘某某警官、月坛派出所的副所长、王同利警官、一个孙姓警官,由刘警官主谈。刘说:“你要出国,根据规定剥权不能出国。今后你要离开北京需向派出所申请。”我声明:“你们监控是你们的事情,我不认同你们的说法。办理护照,由不能办,到正式拿到护照,其中怎么回事,你们应该问你们的上司——是合法的。关于剥权的说法,也没有你们所说的规定,网上都有,如果真有什么规定由你们提供文件。”

刘姓警官讲到,到我这里进行沟通,讲清一些事情,已经是他们做事的“最底的底线”了。

我也在谈话中讲到:“你们实行的包夹方式,跟人讲话就会拍照,严重干扰我的生活。”他们讲,可以向上反映。

(5)7月31日晚我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当时有三个人值班、跟出),开始我的办签证之旅(广州)。

在广州体检中心受到了国安系统眼线的跟踪。在广州领事馆办理出国签证后,住地受到了监视。8月5日晚9:00~11:00之间,当地派出所和其他二十余人来到租房门口,房东出面到租房内查看,借口是有十余人搞非法活动,后经陪同人员严正的拒绝,没有进一步扩大事态。

(6)我于8月6日上午出发,带着全部合法的文件、资料,包括护照、美国签证,到边境办理离境手续时,海关人员对护照要进行核查,后说:“你是否丢失过护照?网上给予注销。”又说:“注销没有注明原因,是公安内部注销。”

这次办理到美国与女儿王晓丹团聚的签证是个漫长的过程,不仅要有资料的准备,也要经济上的投入;有家人的期盼,更有很多人的关注、帮助和相关部门的支持,在公安部门一己的做法下,竟是成了这样的结局。

我只是简单的述说一下这个过程。这样的公安,国安系统的一些人,为了一件很普通的移民团聚之事,动用国家机器的系统力量,采用的手段却不光明,让人侧目。

我再次声明,去美国与女儿团聚、生活在一起是我的愿望。我整个办理过程合乎程序,取得的证件是合法的。这是中国社会中发生的实际事情,请大家关注。

王治文
2016年8月7日

评论
2016-08-10 1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