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二胡的庄严

文/王金丁
二胡。(fotolia/大纪元合成)

二胡。(fotolia/大纪元合成)

      人气: 764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弓弦缓缓歇了,等待着的是,一场无尽沧桑的曲折,苍茫的跫音颠簸攀过苦难的顶峰,顷间,一个质朴的弦音从苍凉中走来,企图抛开人世烦沓,攀越另一境地,然而欲升乏力,只在峰前落下一声短叹,等待着抚慰心绪后,继续跋涉歧路的人生。

三十五岁那年,阿炳已双眼失明,生活穷困潦倒,抱着二胡流落街头,卖唱江湖,从此,人们叫他“瞎子阿炳”。在街头浪迹里,他写下了这首《二泉映月》,几十年来,坚韧而苍劲的弦音,飘过大街小巷,感动了千百人的心灵。

《二泉映月》乐曲是感叹,不是悲怅,以感叹作为全曲情绪的基调。随着音乐的开展、转折,一直到高潮,乐曲速度逐渐加快,力度处于强弱变化中,从极弱到极强,旋律委婉流畅;行进中带着无限感慨,悲叹的后面,是平静而无奈的回答。最后,乐曲在渐慢中短暂歇息后,拉出了一个装饰的长音,留下绵绵不绝的遐想,尾声的平静映衬著阿炳脱俗超凡的坦然,直到无声。

曾经多次指挥《二泉映月》演奏的著名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在第一次聆听《二泉映月》二胡独奏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他说:“这首乐曲太感动人了,像这样的乐曲应该跪下来听。”

阿炳四岁丧母,自幼跟随父亲在道观里学习音乐演奏,成年后也在道观里担任道士,过着清贫宁静的生活,这样地,走过了坎坷的一生,直到最后的岁月里,已是饱经沧桑,历尽世态炎凉,阿炳也从凄凉中归于平静。

1950年夏天,杨荫浏及曹安和两位音乐家,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子里找到了阿炳,要为他的演奏录音。阿炳练习了三天之后,录下了包括《二泉映月》和《大浪淘沙》等六首乐曲。后来,他对两位音乐家说还有七百多首曲子,自己须要练习一段时间再录音。可惜,那年十二月,阿炳病死无锡,这六首乐曲,也就成为阿炳二胡演奏的绝响了。

阿炳将人生的苦难,升华为了悟与慈悲的音乐境界,绽放出如修行者一般的庄严光华,他以坦然的胸怀引领凄恻的弦音越过了苦难的峰顶。如今在江苏无锡一带街头小巷,仍然能听到演奏《二泉映月》的丝丝弦音。

站立寒风中,向街巷远远望去,阿炳的长衫飘逸墙角,在二胡的弦音里,追赶上去,拉琴人停了下来,在飘飞的衣袖间转过身时,弦音更为悲切,只是不见了阿炳孤寂的脸庞。

长街尽处,阿炳已背着二胡走入了薄雾里,留下的长叹声,遥远而清晰,弦音里,飘荡著二胡的庄严。◇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单刀会》中,关羽与鲁肃打躬作揖,周仓手持青龙偃月刀在关羽身后。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摄影:苏昭蓉/大纪元)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
  • (中央社)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 从山上下来的野溪。(摄影:王金丁)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 (摄影:周明)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fotolia)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传统石磨与年糕制作法。(摄影:子杨)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石榴(王嘉益/大纪元)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台东南田海边百年琼崖海棠“夫妻树”。(中央社)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 (Fotolia)
    要是叶荫里鸟声喧哗,几个孩子便赶紧使足了劲,抢著将石头掷出去,只见一群麻雀拍著翅膀飞向天空,带走了一阵杂沓声后,树上的芒果该落的都落了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