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壤之歌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超越生死的承诺

作者:文逸飞  
  人气: 13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季札是吴王寿梦的小儿子,他非常贤德,吴王曾想把王位跳过长子传给他,但季札坚持不受;最后,季札被封在延陵这块地方,人们尊称他为“延陵季子”。

有一次,季札出使到晋国,路上顺道拜访了徐国,徐国国君很诚恳地招待他,季札十分感谢。

季札腰间佩带着一把高贵的宝剑,徐国国君很是喜欢,心中想要,但忍着没说出口。

季札察觉了,心想:“我现在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还需要这把宝剑衬托使者的身份;等我从晋国回来,一定把宝剑送给您,做为对您真挚友谊的答谢!”

经过漫长的旅程,季札顺利完成了他的外交任务,终于要回国了。他再次路经徐国,准备将宝剑送给徐君,没想到,徐君却已过逝。

季札来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间的宝剑,亲手挂在墓旁的树上,转身离开。

随从人员惊讶地阻止:“徐国国君都已经死了,您这是要送给谁呀?何况您从来就没说过要把宝剑送给他呀!”

季札说:“不是这样的。当时我虽然没有开口说,但心里已经答应了,现在又怎能因为徐君死了就违背我心中的承诺呢?”

明 张宏〈延陵挂剑图〉。(公有领域)

徐国人民知道了这件事,非常感动,他们为季札做了一首歌: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受封在延陵的季札先生啊,他没忘记自己对老友的承诺,
解下了价值千金的宝剑啊,系挂在坟前赠给徐君!

后人把这首歌称为〈徐人歌〉

季札心中的承诺其实是没有人知道的,徐君也已死去了,不会再需要这把宝剑;但是季札认为:“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背)吾心哉!”他看重自己的真念,不是把承诺当作人际间的应酬;这个简单却无比纯净的守信举动,不但赢得了徐国百姓的敬重,更向世人展现了“真”与“信”的深刻内涵。@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信”是人际关系的基石,历代也流传了许多典故,本系列文章将列举成语中有关“信”的故事,让我们看看古人对信的看法。
  • 春秋战国时期,一个名叫季札的人出使鲁国,路过徐国。徐国的国君看上了季札身佩的宝剑,脸上露出了非常喜欢的表情,但碍于情面难于启齿。季札本想把宝剑赠送,但出使鲁国需要佩剑礼节,便在心里许诺:等出使归来,一定把剑赠送给徐国国君。
  • 观章天亮的《笑谈风云》,其中娓娓道来的故事讲述了历史的风云变换,同时展示出了古人的道德境界。古人对诚信的信守,似乎超出了现代人的想像,不信我枚举几例,就足够你瞠目唏嘘的了。
  • 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徐人乃为之歌。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 尧帝,姓伊祁,号放勋。因封于唐地,故称唐尧,亦称“陶唐”。尧是他的谥号。尧生于丹陵,在母亲尹侯国的家中长大。后来迁居于祁地,所以又称尧为伊祁氏,尧以祁为姓。
  • 兄弟们都赞赏季札的高风亮节,都想传位给他,但季札一次次拒绝,共三次让位。
  • 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说话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刻薄话,秽污词;市井气,切戒之!
  • 一般人写散文,喜欢运用能震撼人心的词汇,且多富感性;而经济学者写杂文,喜欢用一般人难懂的术语,且多富理性。如果有人写的文章既具散文风格,又有经济观念内涵,就我所知,很难找到这样的作家。
  • 季札心中暗暗向徐君许下诺言:“当我结束这次行程后,我会再到徐国,届时定将这宝剑送给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