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壤之歌

【经典名作中的秘密】贵族的盛宴

作者:文逸飞

汉墓〈宴乐图〉 (文津出版 提供)

  人气: 20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三千年前的贵族是如何生活的呢?是不是奢靡、安逸,甚至充满了贪婪,夜夜笙歌?

周朝,是一个阶级谨严区分的朝代,每个人配合其不同角色,都有相应的器物、服饰、礼仪,来使自己的言语行止合适得体。人人重视礼乐教化,血脉伦常是凝聚内心的根本。

在这个规律的领土上分成三大界域:神祇、贵族、百姓。在神祇(先祖)之下,贵族是最具力量的层级,他们的生活品质与百姓不能相比。

到底贵族的生活有多讲究呢?

周朝最美的典籍《诗经》中就记载了这样一场华贵的盛宴。

宴会里摆满了美酒佳肴,还有阵容庞大的器乐表演;有人弹琴,有人鼓瑟,有人在吹笙,鼓动着簧片,几乎是“八音齐鸣”,那个时代最顶级的排场都陈列出来了,只为取悦珍贵的宾客。

乐声尚未停歇,主人又拿出了盛满币帛的礼盒相赠,……。

在如此盛情之下,宾客又是怎样回应呢?他竟开始对着主人说教!愈说愈起劲,而主人还愈听愈开心。

原来,贵族并不是一群傲慢无礼,拥有权柄只知享乐的阶级,他们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及自幼严厉而良好的人格教育;即便在燕飨酬宾之中,也时刻以天下为念呀!

清 沈诠〈柏鹿图〉。(公有领域)

〈鹿鸣〉,是《诗经‧小雅》的首篇,歌咏朝廷燕飨群臣嘉宾的实况,诗中描绘了一幅君臣共谋德治的景象。开头先以鹿儿的鸣叫起兴,因为鹿是一种群性的动物,只要看到甜美的芳草就会呼朋引伴一同分享,所以用鹿儿的声音引出主人的好客热情。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苹草。我宴请珍贵的宾客呀,为他弹瑟并且吹笙。
吹笙鼓动着簧片,把厚礼盛筐里献给嘉宾。客人真心对我好,告诉我治国的道理。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蒿草。我有珍贵的宾客呀,他的人品道德真美好。
他告诉我要教导民众敦厚而不偷薄轻佻。这是身为君子应当取法仿效。
我端出美酒相待,要让宾客畅饮心情大好。
鹿儿呦呦鸣叫,呼朋引伴来享用苹草。我宴请珍贵的宾客呀,为他弹并且有鼓瑟。
鼓瑟又弹琴,大家和乐融融在一起。我有甘醇美酒,要让宾情宴饮畅快开心。

全诗分为三段,随着鹿儿食用的芳草愈加甘美,宴会进行得也更加热闹,宾客们带来了珍贵的礼物,他“示我周行”,他“德音孔昭”。“周行”,原本是周朝行驶车马的大道,这里是说宾客指引主人治国的道理,那就像一条引领国家走向美好的康庄大道;“德音孔昭”,“孔昭”,是明亮的意思;宾客的人品如此高尚,道德光辉明亮呀。他告诉了主人要“示民不恌”,做为一个君主必需端正言行,不可轻佻,并且以此来教化百姓,百姓的风俗淳厚了,国家就会真正的稳定安康。

整场宴会里主人虚心地求教,宾客也诚恳地提出各项治国高见;上下之间没有隔阂,气氛欢愉和悦;声色娱乐不是重点,道德的促进才是目标,这才是贵族燕飨的真正价值呀。

其实周朝的宴饮,是亲亲之义与礼乐文化的展现。在宴饮仪式中,主人要先向宾客敬酒,叫做献;接着客人还敬主人,叫做酢;主人必需要先喝了酒,再劝客人饮,这叫做酬。献酬之后,主人还要送礼物给客人,众宾客也要按照长幼的次序相酬。如果谁在宴饮中放纵狂饮、喝醉酒了,那可是会被嘲笑的喔,宴饮,实际上是通过揖让有节的酬酢来培养人内在的道德风范。

后世的人渐渐遗忘了宴饮的真正意义,许多君王沉溺在声色享受之中,结果导致败坏、亡国。

隋朝时隋炀帝是个极度豪奢的君主,相传他夜夜笙歌,廊前悬挂一百多颗斗大的夜明珠照耀宫殿,一晚上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最后他被臣下刺杀身亡,大隋的基业也毁于一旦。

唐太宗统一天下后,从突厥手中迎回了隋炀帝的元配萧氏。为了表示尊重,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席间轻歌曼舞,山珍海味,太宗问萧皇后:“您看眼前的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呢?”

萧皇后回答:“陛下,您是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太宗深受感动,从此更加严以律己,缔造了辉煌的贞观之治。

看来,忠言不一定会逆耳;享乐,也不一定就是幸福!

(公有领域)
(公有领域)

 附录:鹿鸣宴

唐朝时,为通过乡试的新科举人所设的宴会,称为“鹿鸣宴”。

这场宴会由地方官吏主持,宴请的对象除了新科举子之外,还有考场工作人员(称为内外帘官)等。与会者在宴席中要唱吟〈 鹿鸣〉之诗:“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因此取名为“鹿鸣宴”。

《新唐书‧选举制上》:“每岁仲冬……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肉,备管弦,牲用少牢,歌鹿鸣之诗。”

明清两代基本上沿袭了唐代的制度。到清代时更为隆重,宴会由省内巡抚主持,宴请新科举人,也同时招待考官。席间不仅唱〈 鹿鸣〉诗,还跳魁星舞,规模宏大且场面热闹。

〈鹿鸣〉原是《诗经‧小雅》的首篇,描述一场热闹的的贵族宴会,客人是能够给予主人治国高见的智者,整首诗由鹿的鸣叫起兴。新科举人就是未来协助治国的人才,设宴款待也表示皇恩浩荡和对人才的器重,有赞美新科进士将为国之栋梁的用意。@

《独钓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选自《独钓寒江雪──经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纪元读者购书优惠 https://goo.gl/27qA1k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宗带领当朝及身后无量众生,完成奠基人类思维工程的千秋创建,设立人类社会运作的万代标准,太宗广结圣缘,尊崇道家、扶持佛家、提擢儒家、接纳西教,其海纳百川的气概使得百业俱兴,其“贞观之治”开创盛世辉煌。盛唐文化,创建了人类的辉煌。
  • 不同于世上其它国家历史,华夏舞台以朝代更替方式呈现其独有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特色。贞观二十二年太宗亲撰《帝范》一书,分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诫盈、崇俭、赏罚、务农、阅武、崇文十二篇,赐皇太子李治(后为唐高宗),阐述帝王之道,垂范万世。
  • 相传,中国最古老的农歌出现于帝尧时代,名〈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 邵雍字尧夫,又自称安乐先生,生于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公元1011年),卒于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谥康节。
  • 相传上古时代的尧帝,曾创作过一支高古神妙的琴曲《神人畅》,本集节目就请听众朋友穿越亘古时空,来品味一下这上古的妙音。
  • 夫天之为天者远矣,地之为地者久矣。及万物初生,日月吐丽天之曜,山川铺地理之形,动植有章,云霞焕彩,天下有文彰而光明,此文明之始,而造化之功,尤以人类之文明,衍生众部,分布九宇,腾珠焰以五色,历千载而蔚然。然至近世,时运迁革,三百年间世风陡变,一朝法末文明陵替,有巨孽炼形邪党,逞十逆荼毒天下,阳九之厄而三光既隐,百六之亏而山川脉断,万姓嗷嗷,天运剥极。然天道有常,势极必返,数九九将归一,运无穷以循环。于是地裂天崩九见苍穹尽空,法轮常转乃有大圣之出,履诸天之至尊,握乾坤之机枢,拯群生于坏灭,启文明之新运。是宇宙未有之鸿烈,洪微无上之功业,故非以区区万言妄述一二,仅以九章之书,仰赞文明之真统,顶礼道德之皇极:
  • 周文王,姬姓,名昌,治理西周时,仁慈爱民,积善修德,奉行德治,提出“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明德慎罚”的从政理念。他推行教化,指出:“为人君应依仁而行,为人臣应立足于谨慎,为人之子女应立足于孝道,为人之父母应立足于慈爱,与国中之人交往应立足于诚信。”教导人们要心思端正,敬天、敬德等。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 老子是春秋时代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他的道德经。几千年来,一直受国人尊崇并深受其益。
  • 古代不管多少乐舞、节庆,不管多少祭典、礼仪,全都是依“礼”而制、依“礼”而舞、依“礼”而祭、依“礼”而行的,一切都以“礼”为依归。它是中国固有文化中,影响最深远,也最重要的一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