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龙先生(5)  

作者:杜若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人气: 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9. 断裂的绳索

周末时,安卿带着妹妹到克岛的避暑山庄,参观中世纪的影视城。更因为,山庄的主人剑龙先生是他的铁友。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水浒传》里的“浪里白条”张顺初见李逵时,见他无理取闹,便打将起来。“黑旋风”李逵在陆上是条猛汉,可到了水里就是菜鸟。

张顺把李逵按在水里,李逵受不了,被呛得晕头转向,连连叫苦。这对“黑白水陆双煞”,经这一场打斗,结为义士,双双成了梁山的雄夫。

武侠小说里,丘处机路过牛家村,起初以为郭啸天和杨铁心是金国的鹰爪,就跟他们厮打。打斗时,丘处机发现杨铁心是用杨家枪法,方知他是忠良之后。这一场不打不相识,三人成了朋友。

安卿和剑龙先生的结识,不像武侠来的那么猛烈,却也有几分契合。

安卿每个周末都要到避暑山庄,过两天野外的帐篷生活,他以中国传统的静修养心,调节繁忙的工作带来的疲惫。

山庄景致天然,尤其遍山犹如人形的巨石,矗立在海崖边上,总会赋予人不尽的遐想。

当人与人难以沟通时,安卿就到山上,和这群巨形的石人沟通。或是人性,亦或是神性,冥冥中总会有一条细细的线,牵引人心,放飞到高处。

尽管,山野莽莽,远离人烟,不知为何,心中反而会有回家的感受。

几年前的一个周末,安卿像往常一样,开着他的越野悍马,一路疯狂,穿过山野。

还是在老地点熟练地扎起帐篷,放下一堆繁忙,带着登山的整套用具,直向山崖。

闯荡商场的胆气,或许就是这样长年累月在征服一座一座的山崖中,历练出来的。

山庄六月的天,冷热无界,阴晴难料。刚才还是丽日朗朗,现在却是乌云密布。压低的阴云,似乎触手可及。

看着突变的天,安卿并没有在意。他已经习惯了,把征服当成人生的目标。征服自己,征服他人,更想征服自然。

征服的思维一旦成为常态,就会演变成一种藐视和狂妄。

陡然,狂风刹起,撼动山林。摇晃的绳索,带着安卿,在空中荡来荡去。飓风刮着凡人的身躯,来回撞着崖壁。

渐渐地,点点的擦伤,演变成碰伤、撞伤,安卿的挣扎也逐渐到了极限。双手除了紧紧抓住绳索,别无他法。

在飓风剧烈的摩擦中,绳索“体力不支”地断裂了。安卿随着断裂的绳索,跌到崖底。

 10. 清冽的山泉

剑龙先生,因为担心山中新建的几处山梯和木屋,便带着手下冒雨,前去查看和加固。

就在半路,看到安卿。这时他还有意识,只是全身动不了。他的意识也随着飓风的吹裂,若即若离。

剑龙先生看看这么大的风,此地又离山下的医疗站很远。即使呼叫救护车,也不可能开到山上来。

剑龙先生初识中医,医术还没有像现在一样炉火纯青。但还是迅速地采下接骨草,嚼碎敷在他的伤处,又用木棍做夹板,撕下衬衫做布条做绷带,固定骨折的地方。

他们把安卿背到山下,焦虑地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只是,安卿的意识越来越薄弱。担心他可能一时挺不过来,随风而去。

为了让他振作起来,就不停地问他:“你想活命吗?”

“想!”微弱的气息颤抖地蹦出一个字,这似乎像是一层皮在说话,而安卿的意识依然在风中,不想回到身体中。

剑龙先生看到眼前的景象,当即决定让员工把安卿抬进泉水中。

对于跌落骨折出血的人,医疗上禁止在野外用水冲洗,以免感染脏物。因山庄地处高远,泉水极为清澈凛冽。几年前,剑龙先生亲眼目睹一位医生,用泉水清理伤者伤口的污泥。

六月的山泉,是冰冷的。即使山庄之外是三伏酷暑,但山庄的泉水,常年保持着凛冽冰寒的特质。

对于意识游离的人,坚定他生的意识,是非常重要的。在非常状态之下,采用非常手段,也就成了迫不得已的方式。

“你想活命吗?”剑龙先生又厉声地问,希望把他游离的意识拉回到身体中。

“想!”他的意识似乎在往身体中融合。

“想活命就别放弃!”剑龙先生似乎是在对着游离的三魂七魄,一一下令!

“我想……想活命!”安卿开始清楚地意识到现状。

“想活命,就打起精神!”

冰冷的泉水,浸透受伤的肌骨,浸彻他的心扉。

安卿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开始在水中有了轻微的搏动。除了已经固定的几处伤骨,其他内伤,还需要等到医护人员的到来。

安卿的身和神聚合在一起。尽管还需要一段很艰苦的治疗过程,但可断定,最危险的状况已经过去。

安卿在水中意识全部恢复后,认为剑龙先生用这么残酷的方式对待一个不幸的人,所以心生愤恨。

三个月的治疗后,安卿已经可以下地了。手臂、双腿的骨折愈合状况良好。

医生对他说,幸好第一时间有人为他做了急救处理,否则,身体受损的情况会更严重。三个月就能恢复到这种程度,已经要感谢上天了。

三个月后,当安卿拄着枴杖到山庄,要回自己的越野悍马时,发现自己的爱车竟然多了一截拖斗。

拖斗里放着秸秆和木料。安卿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正是剑龙先生的“杰作”。反正车闲着也是闲着,与其做个“富贵闲人”,不如让它“活动活动筋骨”,干点“体力活儿”,来的更实在。这就是他为悍马制定的“养生之道”。

就这样,安卿在感激、怨恨、抗拒的交织中,成为山庄主人的朋友。虽谈不上义结金兰,但当你在一筹莫展陷入困顿时,一定会首先想到他。

(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的身体就像是千百年难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质出色的乐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扩大它的容量,才能产生极美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剑龙先生,因为上次的治疗,使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有些疼痛在减弱。她在中国已经遍尝治疗方法,但只有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丝丝的安慰。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 安歌的印象中,意大利最负盛名的有比萨斜塔,罗马竞技斗场,米开朗基罗的画,庞贝遗址,特莱维喷泉,万神殿,圣母大教堂,当然还有经典影片《罗马假日》…… “每一个景点都可成为一幅永恒经典的油画。
  • 大审判,作为西方非常重要的文化主题,它以文学艺术的形式流传了千百年。而他的深刻与洞见,也早已超越了普天之下人类的语言和情感。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着。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当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毒打、被酷刑折磨、被大量虐杀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否就应当对陌生人的痛苦,无动于衷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只是不知道姓谁名谁的陌生人,就可以孤立起来,与我无关呢?所以剑龙决定,工作之余,尽己所能地告诉人们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件。
  • 这个世界的肤色就像是宇宙世界微缩的版面。安歌就喜欢在这微缩的版面上,再附上几张图片。
  • “而我想说的是,当这场正邪大战落幕后,法轮功宣导的‘真、善、忍’将会带给东西方未来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文明得以重塑的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