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新书选登之六:警察带我岳父寻尸

人气 5321

【大纪元2016年08月17日讯】(编者按:大纪元获高律师家人授权,节选刊登高智晟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的部分内容。这本书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师在整个十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军营武警的暴虐、最高层的胆小如鼠等鲜为人知的内幕。高智晟律师承受了地狱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着走出了监狱,并看清了中共的邪恶、虚弱、腐烂和崩亡。)

新疆之行正好为五个月,其中一半时间是在半软禁中,一半时间是在秘密囚禁中。期间的经历,直使人怀疑是在这人间。我极不愿意让我的亲人目睹我的困难处境,尤不愿使我的岳父母两位老人目睹这一切,可这一切终究还是在那几个月里实在地发生在了他们身边,这给我造成了极大的痛,而更给他们造成了几近毁灭性的痛。

高智晟失踪了,可能已经被害死。老人们的单纯善良,中国黑暗势力的诡诈,冷酷,两项交融激荡,终于衍生出高智晟是被维吾尔人绑架了,而又被杀死了,只是死尸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而已,这样一个既成局面。不是亲身经历,不是老人们后来面对面的讲述,很难使人相信这是一个政府的勾当。他们假戏真唱,煞有介事的、心细如丝的、一脸真诚的扑灭着我亲人心里的任何一点希望。

最令人不耻的卑鄙是,北京负责全天候监控我的几名秘密警察,他们亲眼目睹了我被野蛮的绑架的全过程(而且就是他们策划的),却根据于泓源的指令,从我“失踪”的第二天起,他们“热情真诚”地全天陪着我的岳父,寻踪蹑迹,遍贴寻人启示,奔波于太平间认领尸体。他们的“热情”摧毁着我的家人的最后一丝希望,因为我的亲人全认识他们,都清楚他们24小时和我一起,现在是连他们也在到处找我。此举造成了我全家几近最后的绝望。

可怜天下父母心,从我“失踪”的第二天起,我的岳父制作了寻人启事,每天步行几十公里在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张贴,并在我居住区周围的超市、书店、药店、报摊、饭馆拿着照片打听消息,晚上回到家里就开始在报纸上查询尸体认领启示。数百份寻人启事贴完之后,老人每天就奔走在各医院的太平间去认领尸体,稍有时间,就会到和平渠附近转游,以期侥幸发现我的“尸体”。

中共当局为了在精神上最后摧毁我的家人,一直派人在我的岳父身边跟踪他,并在一次岳父正在一个太平间认领尸体时,精心在我岳父及两个妹妹面前演了一场逼真的闹剧。后来岳父慢声慢语地给我讲了这场丑剧的全过程,我听得泣不成声。

由于中共特务一直在跟踪着老人,对他的行踪掌握的很清楚,那次老人循着《招认尸体启示》到一家医院太平间去认尸,由于该尸体身长一点八米,除面容破损无法辨认外,其余特征与我极其相似,终于老人无法做出确切的判断却又无法排除疑似点,就打电话叫三妹及四妹来辨认,就在太平间等待期间,当局精心策划的丑剧在他面前开演了。一辆“依维柯”警车停至太平间门口,一群衣冠楚楚的顶国徽的警察走下车,吆五喝六地让太平间里面的人出来,说“警察执行公务”。

岳父说“一看人家很专业,很正式,个个戴着白手套、白口罩、照相机,摄像机,软硬尺各种工具一应俱全。”勘验检查的便是刚岳父看认的那具尸体。“他们检验的很认真,又提取指甲,又提取头发的,折腾了半个小时。”检验结束,一群大盖帽从太平间出来,其中两位站的离岳父很近的警察摘下了口罩,叼上了烟,其中一位吸了一口烟抬着头说:“可以肯定不是高智晟。”另一位说:“跑到哪里去了,害的我们每天跑太平间。”这两句“无意间”的话,在老人听来如崩雷轰顶,因为一家人心里还存着那么一丝侥幸,认为我可能是被警察绑架去了,而眼前的现实是,警方每天也在“寻找我的尸体”。

老人说他听完后浑身颤抖不止,双腿无力支撑身体,本能的扶着墙勉强的站立着,思维突然出现模糊状态,他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来做什么,以致三妹赶到他身边时,他竟不认识自己的女儿。“叫了三声爸爸,他像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一样没搭理我。”三妹后来说。他说那天两个孩子怎么将他送回家的,他迄今回忆不起来,回到家,坐了几个小时又恢复了正常,又回到了痛苦中。

两个月后,老人对我的生存再不报幻想,他说,他开始流着泪整理我留下的“遗物”,给姐妹们讲“高智晟留下的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双袜子,一支笔都必须给包裹好,保存起来,将来交给格格和天昱,这是他们的父亲最后留在人世的东西,要告诉他们,爸爸是个好爸爸(我在记述这段文字时,多次站起立,多次举头,以转移注意力,但仍数次因眼泪而顿止。我自己又极度重亲情,我欠下亲人的感情太多唉!而终于无力将自己完全属于他们,我虽大痛,而他们的痛远远超我,因我常无与这痛交涉的时间而又终无痛唉!痛终于尽悉归于他们,高智晟在这里给你们说对不起了。)

老人告诉我,由于他哀伤过度,一度时期出现食量下降,睡眠不足的状况,至2010年初的一天早晨临起床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个不认识的人走进他的卧室,站在他床前告诉他:“高智晟没有死,他仍活在人世,现在被关押在陕西,你不要担心。”他说他刚想问一下详细情况,结果就醒了。老人说这个梦又让他的内心有了死灰复燃的盼望,“现在看来,那个梦中人说得全是对的,”老人见到我后说。

⋯⋯这个无赖政权一直否认我在他们手里,为了“证实”他们没有说假话,真是煞费心机,北京警方负责监管我的人员陪着我的亲人到处“找我”。新疆警方一边在对我施加酷刑,一转身即在我的亲人面前“验尸”,以“证明”我并不在政府手中。

附:高智晟新书订购链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电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装)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版权归高智晟及其家人。)

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高智晟新书出版 妻子耿和“不敢仔细看”
章天亮:勇者无惧——读高智晟新书有感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一:首次绑架
高智晟新书选登之二:舌战“几百万铁甲”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踪:追责中共声浪起
【现场视频】广州三元里瑶台村用水马封锁
【纪元播报】中共官媒甩锅意大利 遭意专家打脸
【珍言真语】薛浩然:炒作23条是借机大做文章
【直播】4.7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疫情似平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