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游溪头 森林清幽小径探寻植物科学名人的足迹

孟宪腾

漫步在柳杉林的步道中自在舒适。(台大实验林提供)

人气: 6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17日讯】

酷热盛夏,溪头是最佳的避暑胜地,吸引着大量游客的到来。8月16日起,莅临溪头先别急着走进森林幽径,园区森林生态展示中心正举办“溪头植物名人科学史”展览,很值得大家参观。策展的研究助理杨智凯表示,这次展览的内容主要包括,植物科学名人与溪头的故事及他们在台湾所发现的特有植物。

凤凰山茶。(台大实验林提供)
凤凰山茶。(台大实验林提供)

展览所呈现的名人,对台湾的植物研究与发展开拓都有深远的影响,了解他们的事迹,可以帮助我们更认识台湾、更加认识自己。看完展览,当您漫步在森林步道时,就能循着植物学家的脚步,从植物来回顾溪头的历史与人文内涵。

美丽的迷途  发现红桧的本多静六 

高大的台湾杉、成群的柳杉与诗意的落羽松,今日的溪头犹如风景画般美丽。然而,这美丽却是源自于日本公园之父本多静六博士的迷途。1896年本多静六来台调查森林,原本预定攀爬玉山,却迷路误攀玉山东峰,途中经过了今日实验林的范围。这个美丽的迷途让他发现,此地涵盖热带、副热带、寒带等森林带,相当适合做为实验研究林区。

经由他的建议,日本政府在此成立了台湾演习林,也就是今天台大实验林的前身。虽然是趟迷途,但他植物采集的成果却相当丰硕。今日溪头神木的树种──红桧,就是他在旅程中所采集到的。除了红桧,他还采集到铁杉、台湾冷杉和台湾黄杉等新种植物,并在园区办公室前亲手栽下了一棵台湾杉 

^04F6FC05E64BA4C9C2B42D794C4728BDC701C4D030B3FC96BA^pimgpsh_fullsize_distr
溪头神木的树种──红桧,是本多静六所发现的树种。(台大实验林提供)

驻足台湾杉 倾听早田文藏的故事 

走出生态教育中心,往园区办公室望去,办公室前的台湾杉雄伟的顶着蓝天。外型如耶诞树的台湾杉被称为森林的帅哥,常吸引游客驻足拍照。其实,台湾杉不仅长得好看,芬多精更能消除空气中的尘璊。

^ADD47BC74A2907BDBCC06AD3144F50911C0B8ACAA8C860020D^pimgpsh_fullsize_distr
台湾杉球果(台大实验林提供)
外型如耶诞树的台湾杉。(台大实验林提供)
外型如耶诞树的台湾杉。(台大实验林提供)

看到台湾杉就必须提到发现他的学者,早田文藏。日本学者早田文藏发现台湾杉时,可是轰动了当时的学术界。台湾杉是唯一以台湾命名的裸子植物,相当具有历史意义。在他发现之前,台湾杉仅在化石中出现过,所以早田文藏简直就是发现了活化石。其次,在植物界,发现一个新“种”就已经很不起了,早田文藏发现却是全新的“属”,当然轰动植物学界。100年前,早田文藏由竹山沿路往凤凰山进行采集。过程中他发现了现在被广泛应用在制作拐杖的台湾人面竹,十分稀有的拟德氏双盖蕨、溪头卷瓣兰与凤凰山茶树等,这些丰富的收获,让人见识到溪头地区多样的生态林相。

种植于园区办公室旁的台湾杉。(台大实验林提供)
种植于园区办公室旁的台湾杉。(台大实验林提供)

漫步柳杉步道 感念西川末三 

大学池是溪头的必游景点,我们往大学池步道前进。这是一条长910公尺轻松级的步道,很适合健行赏鸟。步道两旁都是柳杉,薮鸟啾鸣在树下,柳杉步道凉爽静谧。柳杉所释放出芬多精能促进人副交感神经的作用,信步其中会让人感到轻松自在。

大学池步道指标。(台大实验林提供)
大学池步道指标。(台大实验林提供)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看到柳杉,就像让人想起“溪头柳杉之父”西川末三。他是第一个将柳杉引进溪头的学者。1912年西川末三将日本吉野的柳杉移植溪头试种,发现这里的柳杉生长速度比日本快,所以在溪头大量种植,希望将来能成为经济型木材的来源。如今,柳杉已经成为溪头的主要树种,而林务局也将柳杉列为重要国产材的来源。柳杉的种植增加了台湾木材的自给率,现在被大量应用在家具制作上。

柳杉雄球花。(台大实验林提供)
柳杉雄球花。(台大实验林提供)
柳杉球果。(台大实验林提供)
柳杉球果。(台大实验林提供)
柳杉横切面。(台大实验林提供)
柳杉横切面。(台大实验林提供)

当时,西川为了开发这个地区,还由竹山、初乡经由鹿谷到溪头建构五分车车道,解决了当地交通不便的问题。修路完成后,当时的初乡区长林秉璋还竖立“西川末三修路纪念碑”,以表彰他的贡献。

溪头台湾奴草 悼念山本由松

由翠虹桥顺着步道往大学池方向走,让茂密的森林与竹鸡的低鸣伴随着我们前进。幸运的话,途中能看到刺腹松鼠正在大叶石栎上享受着坚果大餐。在大叶石栎树下仔细寻找可以发现,外形如奶瓶的白色台湾奴草。台湾奴草高约三公分、没有叶绿素,是全寄生的肉质草本植物,外型十分娇小可爱。

林间松鼠。(台大实验林提供)
林间松鼠。(台大实验林提供)

看到她,就不得不提起来这里研究奴草的学者──山本由松。他是早田文藏的学生,跟随老师的脚步来到台湾研究奴草。日本战败后,他没有回日本,继续在台湾大学授课并进行研究。1947年他与刘棠瑞教授到兰屿进行植物调查时,双双染上恙虫病。然而,刘棠瑞教授被治愈,但,他却在台湾逝世。

台湾奴草。(台大实验林提供)
台湾奴草。(台大实验林提供)

疟疾防治的遗迹   金鸡纳树与金平亮三 

迎着由大学池往回返的游客,在湿润凉爽的森林中前进。路过54-3号造林地白色立牌时,千万别错过了旁边的金鸡纳树。疟疾是热带地区常见的流行传染疾病,金鸡纳树可提炼治疗疟疾。日据时期,疟疾曾经是台湾最严重的传染病之一。二次大战期间,日军横扫南洋却也吃足了疟疾的苦头。因此,当时台湾北从竹子湖,东到台东大武都广泛栽种金鸡纳树。溪头是当时种植的重镇之一,金平亮三就曾经来此研究金鸡纳树。

大叶金鸡纳树 。(台大实验林提供)
大叶金鸡纳树 。(台大实验林提供)

沿着步道再往前,大学池在望,碧绿的湖水映着山峦树木,游人漫步在竹桥上,风景如诗如画。金平亮三在当年的笔记中详述了这里的生态环境树蕨、笔筒树与台湾桫椤,还记载着当年湖中有一艘邵族樟木刨制的独木舟。望着湖畔,笔筒树与台湾桫椤仍然奋力的生长着,独木舟已经被胶筏所取代。当年曾是台湾珍贵药用植物金鸡纳树,今天也极少见了。时代在转换着,可是前人所刻划的历史足迹却不会变。

溪头著名景点-大学池。(台大实验林提供)
溪头著名景点-大学池。(台大实验林提供)

循森林步道,我顺着前人的足迹再回到管理处办公室。盛夏,园区办公室前群木雄伟高大。树下的手植纪念牌述说着本多静六、金平亮三、早田文藏的故事,也记载着溪头与台湾的历史故事。当植物学家回归土地时,台湾杉仍拼命的向蓝天伸展。清楚回首来时路,相信,我们的未来将更加明确。

责任编辑:廖蔚尹

 

评论
2016-08-17 4: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