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五

长春农行最美女职员的悲惨遭遇 (下)

风中的馨兰--王可非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可非。(明慧网)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可非。(明慧网)

人气: 340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几次灌食后,王可非开始吐血,身体虚弱,无力行走。即使这样,管教也不允许别人搀扶她,让她自己走路,甚至还逼迫王可非下楼搬东西。管教说:“谁说王可非不能走,她还能下楼搬东西呢。”

2001年12月20日上午9时多,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把不省人事的王可非送到吉林省劳改中心医院。医院只开了一张心电图的票子,而没有做心电检查。医院在未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就对王可非输液,从上午9时多到下午6时,共输液9瓶,每瓶500毫升,平均1个小时输液500毫升。整个输液过程中,医护人员均未到场查看,是由一名30多岁的有癫痫病的女犯人给换的吊瓶。在输液过程中,王可非的双手一直被手铐扣在床上的两侧。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明慧网)

2001年12月20日下午6时多,王可非的眼睛已经没有反应了,管教将她抬到太平间,没有实施任何抢救。事后,劳教所强迫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伪证“证明”王可非死于“心脏病”。

在太平间,王可非的家属见到了这样的情景:王可非的脖子上缠了一卷卫生纸,大臂上勒著止血胶带,左手肿得像馒头一样。她的上身穿了一件破毛衣,袖子撸到腋下,下身裸露。尽管太平间满是冰霜,王可非的脸和身体摸上去还是温的,和活人体温相近,这说明人还没有死就被送来了。王可非的母亲瘫倒在地上,放声痛哭。家人质问在场的劳改医院院长:“王可非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不通知家属?”院长吓得赶紧逃走。

家属当即要求检察院封存病例,主管劳教所的城郊检察院魏检察长以各种理由阻止家属查看病例。他们后来看到的病例是由检察院、劳教所和劳改医院商议、篡改过的。

关于王可非的死因,劳教所表示王可非的手上扎了根刺,发烧,她是以外伤的病由,头脑清醒地走进医院的。送王可非入院的劳教所医生郭旭声称,离开时,王可非还有说有笑。而劳改医院的入院诊断上说王可非入院时四肢无知觉,睫毛无反射,是在休克状态下被抬进医院的。

人死得不明不白,家属强烈要求劳教所查出责任人,追究其法律责任。而劳教所却要家属签字,以便赶快火化王可非的遗体。家属断然拒绝,要求给个说法。检察院袒护劳教所,和劳改医院串通一气,始终不能给出明确的答复。

王可非的亲人被迫艰难地逐级申诉,希望得到公正的处理。2002年,劳教所又提出尸检,再次被拒绝,因为尸检的医院和医生都是事先安排串通好的。至今,王可非的遗体仍在,冤情未雪。

劳教所的领导害死了人,在事发后严密封锁消息,并且指使管教和被劳教人员做伪证,改换加班干活的票据,甚至还在管教中散布说“王可非死了,家属都很高兴”。亲人离世,家属很高兴,这样的话有谁会相信?

这是谁的错?

王可非是一个贤惠的妻子、温柔的母亲、孝顺的儿媳。可是,身为丈夫他居然打她、骂她,最后抛弃了她。一纸离婚证书断了结发夫妻的缘分,也令他被千夫所指。他万万没有想到,可非竟然死得那么惨。有时候,在深夜里,可非的影子会突然闪过,让他不由得打个冷颤。他在心里一次次地说:“请你原谅我。”

可非是个大好人,就是太较真,她认准的事决不妥协。在银行工作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开发商想让可非帮助贷款,因为不符合规定,被她拒绝了。开发商不甘心,要送给可非一套房子,请她帮助疏通,但在可非这里此路不通。可非说:“无论是谁,无论什么事,该咋办咋办,不卑不亢,有啥说啥,我的为人就是这样。”

丈夫不能理解,对她大发雷霆,说她傻,说她笨。他说,这个社会都这样,不要白不要。你不要,别人也要,没有你,人家照样能贷到款。他还记得,可非耐心地说:“我是修炼人,做事要光明磊落,不能为了个人利益违反国家规定。”

光明磊落,没有错。可是,政府说了,不许炼啊?要是和政府对着干,就得坐牢、失业,这一辈子就完了。为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呢?对于这个,可非也向他解释过许多次。她说:“说谎话、颠倒黑白,是可以逃过磨难,可是,那还算人吗?迫害当前,在大法中受益的人就是应该挺身而出。为什么不可以自由的炼功?为什么不让看大法的书?为什么不能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这些问题,让他哑口无言。

他是一个警察,在吉林省公安厅工作。1999年4月25日,听说可非要去北京,他急了。他害怕她被绑架,更害怕自己受到牵连。于是他和一个同事开着警车赶到车站,在人群中找到可非,把她拽回家去了。

从1999年7月到2001年8月,一年内可非多次进京上访,有几次被他拦住。但是有4次,她绕开了他,到达北京,甚至还上了天安门广场。

2000年,他打算入党、提干。单位领导找他谈话,要他“转化”可非,否则会影响他的仕途。

他选择服从上级。他想了各种办法,找到可非的单位、家人、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动员他们来做她的思想工作,甚至动手打可非。他还串通“六一零”跟踪和监视可非。但是这些都没能动摇可非修炼的决心。

最后,他把可非赶出家门,宣布和她分道扬镳。可非带着年幼的儿子,居无定所。后来,他听说可非被绑架、被迫辞职,生活艰难。这时,他提出离婚。天哪,他自责自己居然对美丽善良的妻子落井下石。

可非走了。他得到了什么?他卖力地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不惜放弃婚姻。结果,他并没有得到原来承诺给他的好处。他经常想,即使得到了,他能心安理得地享受吗?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结语

可非的一位友人曾多次在梦中与她相会。友人这样描述美丽的梦境:

在蔚蓝的大海里,与可非一起驾着帆船顶着狂风巨浪,向着佛光升起的地方驶去。

在一座古老的殿堂里,壁炉里的火苗欢快地跳跃。望着窗外飘舞的雪花,听可非讲述天国里的故事。

在挂着紫红色帷幕的舞台上,可非身穿一件蛋黄色的丝绸长袍,在月光般的聚光灯照射下吹起笛子。优美的旋律在空中流动回响,忽然,可非随着悦耳的古曲飞了起来。身轻如羽,她飞过繁星,越飞越远,直奔明月而去。

* * *

当年,王可非的惨死,激起了亲人朋友、普通市民、有良知的警察,甚至劳教所管教的义愤。长春市的广大法轮功修炼学员纷纷揭露迫害,谴责邪恶暴行。大街小巷都曾挂满真相横幅、贴满不干胶。一时间,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每一个听闻此事的人,都会扪心自问:善恶是非面前,我该站在哪一边?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将全中国拖入无边的黑暗。正直善良的公民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成为被严厉镇压的对象。他们的基本人权被肆意侵犯,被虐杀凌辱,冤屈无处申诉。他们的家庭成员也受到无情的冲击和株连,个体与家庭的悲剧在大陆发生、蔓延,汇成整个社会的人权灾难。

自2015年5月以来,已有20万9千多名大陆和海外民众,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于法。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呼声日益高涨。清算一切反人类罪是正义的浪潮,公理的天平上,邪恶大势已去,正惶恐地面对即将到来的最后的审判。

王可非,为真理献身,坦荡正气化作一束希望的光,闪烁在星河,慈悲地俯视人间。

参考资料:

1.《忆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可非》,2011年12月20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2. 一夫,《梦境中的王可非》,2002年2月4日,发表于法轮大法明慧网,美国。 @*

撰写:俞晓薇,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6-08-05 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