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焦点】从中共“否认活摘”的说辞看活摘

司马泰

2016年6月2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联合听证会,题为“强摘器官:对野蛮行为的审视”。(大纪元/李莎)

人气: 4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0日讯】张三在村里杀了人,结果不是让人去村里调查,而是让喉舌记者打电话去问已经移民海外多年的张三儿时的伙伴王五,让王五回答张三有没有杀人,王五说,他与张三多年没有来往,不清楚情况,他自己没有张三杀人的证据(人家也没有否认张三杀人这件事),然后喉舌就断定“海外专家驳斥张三杀人的谣言”。

听起来很离谱,可是,这正是中共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所做出的反应。在2016年8月18日第二十六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在香港召开之际,中共喉舌人民网罕见发表了一篇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文章。其文章的标题就远离了证据,号称是 “国际器官移植专家” 驳斥 “谣言” 。

活摘器官” 被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形容为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面对这样的邪恶,如果世界人民一听到就相信了,那这还算是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吗?正因为匪夷所思,超出了人类的底线,人们才有一个认识的过程。中国有个成语 “难以置信” 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情况的。

中共要否认活摘,至少要提供两样证据,第一是外界的独立调查报告。允许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外界调查团到中国进行有关活摘器官指控的独立、深入、全面的调查;第二是有关器官来源的报告。逐年递减的传统死刑犯不可能支撑中国大陆自2000年以来疯狂膨胀的器官移植市场,所需要的庞大的额外器官,到底是来自哪里。如果说主要来自死刑犯,那么死刑犯的数量就会从每年数千上升到每年数以万计。这些所谓的 “新型死刑犯” 又来自哪里呢?中共必须面对这些问题,才能有资格谈及活摘器官存不存在。

2006年3月9日有知情人在海外爆料,位于辽宁苏家屯的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地下设施里有个秘密集中营,关押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被活体摘取器官。几天之后,3月17日,另一名在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工作的女士,其丈夫直接参与过活摘,也站出来指证中共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

要求调查是最基本的诉求。面对活摘器官的指控,人们发现中共完全是具备这种动机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是真的;江泽民集团想要把法轮功彻底铲除是真的;中共媒体铺天盖地造谣诽谤、抹黑法轮功,挑起民众仇恨法轮功是真的;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市场违反常规地疯狂扩张是真的;移植市场的暴涨与迫害法轮功高度重合是真的;中国短短几年就成为“世界器官移植旅游中心”是真的;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超短是真的;而死刑犯逐年递减也是真的;死刑犯器官根本支撑不起这庞大的市场也是真的;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期间被普遍非正常验血是真的;大批法轮功学员上访被非法拘押并失踪是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有知情人出来指控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那么,人们要求立案调查,有什么过分的吗?

凭心而论,法轮功学员最希望这个指控是不真实的,因为被害的都是他们的同门弟子。

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布公告,呼吁并邀请相关国际组织、 国家机构和媒体组成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 ,赴大陆进行独立、直接、不受干预的调查和取证。

这是中共否认活摘器官的最好机会和最有利的时机。

然而,所有申请去中国大陆调查的签证都被中共拒绝了。

什么是犯罪的证据?不让调查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证据。

到了今天,人民网仍然不是呼应西方多国政府和民众要求调查真相的诉求,而是引用所谓专家的说辞来为自己站台。什么说辞?就是人们面对不可思议的邪恶还处于“难以置信”状态下的那种反应。二战时期,波兰外交官杨·卡思基(Jan Karski)从纳粹屠杀犹太人的集中营里逃到美国,告诉身为犹太人的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 有关纳粹屠杀犹太人的事情,费利克斯的第一反应也是 “我不能够相信你。” 费利克斯同时也强调,他说的是“他不相信”,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在否定这件事,“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人民网恰恰是在混淆这种概念,把某些人“难以置信”的言论直接推衍成了“否认活摘的存在”。

人民网“最重量级的西方反馈”,也是被中共和附庸媒体多年来反复引用的,大概就是美国国务院在事情刚曝光的时候有关活摘指控的一段说明。

事件曝光13天之后,3月23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派人前去医院查看,驻沈阳领事馆官员工作人员也去该地看过。事情都过去十几天了,而且是在中共安排下的查看,能找到什么证据吗?如果还有证据存在,中共也不可能随便让外人去查看。美国人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底线。所以,他们并没有主动对外发布他们的查看结果。是在4月14日国务院的例行新闻会议上有人特别问到这个话题,发言人才把事先准备好的书面答复读了一遍,说是他们去那里没有发现活摘器官的证据。发言人说的只是他们没有发现证据,这与到底有没有活摘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打个比方,一个菜鸟侦探跑到杀人现场,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就能证明杀人案不存在吗?当然不能,要不还要什么福尔摩斯这样的牛人神探呢?

中共在引述美国政府的说明中,还故意掐掉了说明中的后一段话,就是“美国仍继续关注中国镇压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和有关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报导。美国在与中国政府会谈时以及在年度各国人权报告中都提到了这两个问题。”很显然,美国政府认为自己去现场没看到证据,并不代表 “活摘器官”就不存在。到底存不存在他们也在等待福尔摩斯的出现呢。

2011年美国政府的人权报告中也再次关注 “活摘器官” 一事,受害者中特别提到了法轮功学员。美国上一届国会曾在2013年6月27日发起 “281号决议案” ,要求中共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281议案获得245位议员联署(占国会席位的56%)。2015年发起的343号决议案被认为是 “281号决议案” 的继续,343号决议案获得185位国会议员的联署。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 “强摘器官” 行为。

这才是美国政府今天的态度。中共引用一个十年前还处在“难以置信”氛围中的说明有什么用呢?

人民网列举的所谓“国际器官移植专家”还包括一名以色列议员,议员在一份要求联合国调查活摘器官的请愿书上签了字,最后被中共驻以色列大使馆施压,该议员不得不出来声明道歉。中共把这种事情拿出来当作“否认活摘器官”的证据,不知道读者有何感想。第一,要求对某个指控进行调查,这有什么过分的吗? 任何一个案件,一个指控,都是从调查开始的,没有调查哪里来的证据呢?第二,靠政治施压,威逼利诱,这是中共的惯用伎俩,可是这正暴露了中共的心虚。事实上,以色列是最早针对中共活摘器官采取法律上的行动的。以色列从2012年4月起实施了新的器官移植法,彻底了杜绝以色列人的 “器官移植旅游” ,禁止保险公司支付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而这一法案的发起人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李维医生(Jacob Lavee)就是在了解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采取行动的。人民网自然不会提及这些情况。

很显然,人民网那篇诽谤文章的原始作者们其实也是蒙在鼓里,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证明活摘不存在,他们有本事去够着江泽民、周永康问一声吗?就算问会得到实话吗?这些人只是因为仇恨法轮功,就如同当年的科痞何祚庥一样,而沦为了江泽民、周永康的御用马仔,就是闭着眼睛满腔仇恨诽谤法轮功。活摘器官就是在这种仇恨下才会发生,才撑起了中国器官移植市场的疯涨。

北大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主任朱继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2010年之前)我们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4000例肝肾移植手术” 。朱继业不经意透露的秘密显示,北大人民医院的年移植量是其公开数字(100多例)的40倍。北大人民医院还算不上器官移植里面的“大户”,按照他们的这个“40倍”推广到全国,那累计起来就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这个数字可就是靠人的生命堆积起来的。

一个医院一年就做4000例,医生们忙不忙?都忙不过来。“我不在医院,就在取肾的地方;不在取肾的地方,就在去医院和取肾地方的路上”。这就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器官移植团队自己用来描述他们的忙碌生活时的写照。忙的背后,就是器官供体的丰富。

丰富到什么程度?一个病人就可以用掉8个肾。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付院长谭建明的一个30岁的男病人,2003年9月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两个星期内找到了4个肾脏,因为交叉配型失败,无法手术。2004年3月,该病人再次来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又连续弄到4个肾脏,最后一个终于配型成功,半年时间消耗了8个肾脏。

拥有完善的器官共享分配系统的发达国家,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是2到3年。而在中国,很多医院只要一两个礼拜,甚至更短。急性肝功能衰竭的病患需要急诊肝移植,必须在48-72小时之内进行移植手术。在2006年 “中国肝移植注册(CLTR)” 的年度报告中,有高达1150例急诊肝移植,占总量的26.6%。最快的肝移植手术是入院后4小时进行的。

昆明肾脏病医院在其介绍中,说的更直白,他们“是开展供体找受体的器官移植医院”。这就是中国大陆疯狂的器官移植市场的最本质特征,是供体找受体,是“按需移植”。

太多太多的证据,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

中共想要否定,就必须说明这庞大的器官移植市场中的器官来自何处。每年数千名而且持续递减的死刑犯,根本就支撑不起这个庞大的器官移植市场。

在经历过早期的“难以置信”的心理震荡之后,今天的西方国家的政府和组织的主流都是认可或者支持对中共的指控的。美国、加拿大、欧盟、以色列、澳大利亚等都通过了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要求允许公开调查。

回顾中共从否认使用死刑犯到高调承认利用死刑犯做器官移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中共的否认常常就是在说谎。

黄洁夫在香港参加器官移植大会,被记者问到活摘器官一事的时候,本来兴高采烈的面孔,一下子变脸,诚惶诚恐,一言不发,匆匆离去。他在怕什么呢?

中共喉舌喜欢把别人说的话涂抹成 “谣言”,其实“谣言”一词, 在一个谎言当道的国度,今天已经被赋予了另外的含义,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中共惨无人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甚至更残忍的暴行,一定会大白于天下。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8-20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