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赏析:〈北门〉

作者:明珠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人气: 530
【字号】    
   标签: tags: ,

诗经.国风.邶风.北门》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
终窭且贫,莫知我艰。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
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注释:

1.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北门,指西周王都(镐京)的北城门。殷殷,忧虑的样子。窭,音楼(以《康熙字典》注音为准);指因贫困而未依礼营建家庭居住地。《说文》:“窭,无礼居也。”周朝时期的官员,级别不同,住家的房子要依不同的礼制而建筑。正屋、厅堂、侧室、内宅,包括门坎有多高等等都有规定的建制。如果朝廷或诸侯国连续几年粮食等收成不好,有些官员的俸禄不能足额发放,或一些小府吏的俸禄比较薄,而在这个期间一些刚被聘用的官员,又刚刚成家立业,就有可能造成他暂时无法依照礼制把居家的房屋营造完整,这就是“无礼居。”

在这期间,如果有客人(同事或朋友)来访,都要事先跟客人告罪一声,如:“居家简陋局促,尚无力营造完备,若有失礼之处敬请海涵!”即使这样说了,在会客期间,由于家里内宅还没建好,小孩子跑进来打断了谈话,这是主人失礼了。如果让客人不小心看到了自己的妻妾,那是主客双方均失礼,而且客人会非常尴尬且不知所措。因为,在中国古代,没有把自己的妻妾介绍给同事及朋友认识这种说法,周礼中也没有对应的礼仪可以依循[1]。所以,中国古代的官员,居家简陋比居家清贫更让人感到不安,这不是关乎面子,而是关乎礼仪。

必须说明的是,“窭”字的读音,《汉语词典》根据朱熹的注音标为“巨”。笔者个人浅见,这有可能是朱熹的笔误。因为“窭”在《平水韵》属〈上声七麌〉,“巨”属〈上声六语〉,因此笔者认为以《康熙字典》的注音为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康熙字典》是大清朝国力最鼎盛的时期编修的,皇家藏书之丰富,集体的校对审核也比地方的个人学者编修的书更严谨可靠(至少在注音这一项)。

这四句的大意是:我忧心忡忡地从王都北城门出来(到六乡去收赋税)。现今我居家简陋而且清贫,没有人能体会到我生活的艰难。

2.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已,停止。焉、语气助词。哉,感叹词。实,是、寔[2]。这几句的大意是:(对自己说)别再想了!上天是这样安排的,想那么多干嘛呢!

3.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王事,王命的差事。适,去、往。“王事适我”意即“我适王事。”政事,本诗指到六乡收赋税的事情。埤,音皮;增加。埤益,补益、助益。《郑玄笺》:“有赋税之事,则减彼一而以益我。”徧,本诗中音义同“遍”,交徧――交遍,指轮番遍来。谪,音哲;指责、抱怨。

这几句的大意是:我去处理君王交给的差事,每天所收的赋税,我只要留下一份就能让我生活不至于窘迫(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干完公事回到家里后,家人(指妻妾等)轮番的指责我。(言外之意,指责我没有将所收的赋税截留一些贴补家用。)

4.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敦,音蹲;本诗指重视、厚待及勤勉[2]。“王事敦我”意即“我敦王事”。遗,遗留、截留。摧,讽刺。《康熙字典》:“【诗.邶风】室人交徧摧我。【笺】摧者,刺讥之言。”

这几句的大意是:我勤勤恳恳地做着君王交给的差事,每天所收的赋税,我只要留下一份就能让我生活不至于窘迫(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干完公事回到家里后,家人(指妻妾等)轮番的讽刺我。(言外之意,讽刺我胆小,不敢拿公家的东西,没能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赏析:〈北门〉这首诗讲的是西周后期朝廷一位收赋税小官吏的窘迫遭遇。在周朝时期,收赋税的事情主要是由“遂人(中大夫,有两名)”官员负责,根据《周礼》的记载[3],遂人官下面还有遂师官,由下大夫四人担当,负责赋税征收等事项。下辖“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众)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四人,史十有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从《周礼》的记载也可知道,实际去六乡收税的是“府史(秦汉之后称‘府吏’)”,也就是在“下士(官名)”之下还有实际操作的人员,按其等级分别是“府、吏、胥、徒。”

“府”在朝廷仓库这边负责接收及清点货物,而每一个“吏”带领一个“胥”,十个“徒”到相关的六乡去收税并将货物运回朝廷。所以这个“吏”是直接接触“油水”的官员,每天下乡收税,每天如果夹带一点谷物或其它货物回家,不用多长时间,家里的房子也许很快就能盖完整,家里的生活条件也能得到改善。而且也不用每天一回到家就被妻妾埋怨了。(请庶民来建房子都必须用谷物等货物作为报酬。)

那么,这位小官吏又是如何做的呢?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我忧心忡忡地从王都的北城门出来(到六乡去收赋税)。现今我居家简陋而且清贫,没有人能体会到我生活的艰难。(对自己说)别再想了!上天是这样安排的,想那么多干嘛呢!

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谪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我去处理君王交给的差事,每天所收的赋税,只要留下一份就能让我生活不至于窘迫(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干完公事回到家里后,家人(指妻妾等)轮番的指责我。(我对他们说)别再说了!上天是这样安排的,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徧摧我。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我勤勤恳恳地做着君王交给的差事,每天所收的赋税,只要留下一份就能让我生活不至于窘迫(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干完公事回到家里后,家人(指妻妾等)轮番的讽刺我。(我对他们说)别再说了!上天是这样安排的,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结语:在正常的社会中,即使是政治比较清平的时代,一个国家的基层官员,也会有生活较窘迫时候,比如刚结婚成家,手中拮据,家里的房子也未依礼制建好。可是这个基层的官员又掌握了到乡下收赋税的实权,只要在腰间藏一两个小布袋,每天过手的谷物抓一两把放入布袋中,手下的“胥”、“徒”即使看到也不敢说什么。这样日积月累,可能不要多久,家里的房子也建造完整了,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改善了。

可是这位小府吏却宁可安于清贫,宁可每天一回家就被“室人交遍谪我”、“室人交遍摧我”,也不去拿公家的东西。他与〈小星〉这首诗作者观点是一致的,人一生的生命进程是上天安排的,〈小星〉的作者说“寔命不同”、“寔命不犹。”本诗的作者则认为“天实为之,谓之何哉。”只有安于天命,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才不至于造业做坏事,并因此而失德。

汉代之后的一些经学家,如《毛传》认为〈北门〉这首诗讲的是:“〈北门〉,刺仕不得志也。言卫之忠臣不得其志尔。”笔者个人浅见,这是误解了《诗经》的内涵。在正常的社会中,一个国家,不同级别的官员都是应该存在的。以现今的社会为例,不可能人人都当总统、总理、部长,厅局长才算是“仕途得志”,那具体的工作谁来做?如果照《毛传》的释义,街上的交通警察,每天要顶着烈日指挥及疏导交通,算不算“仕不得志”?基层的税务官员经常要跑基层跑企业检查进项及报税情况,也非常辛苦,算不算“仕不得志”?如果人人都抱怨命运的不公,不安于天命,不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那这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就会下滑,官员贪污犯法的事情就会多。

因此,关键不在于做什么职业,在什么阶层;本诗所要讲述的一层内涵是,在各行各业,在不同的阶层都能做一个好人。即使是在生活窘迫,家人不理解,整天指责、讽刺的情况下,都要安于天命,做好本职工作,不随便去占有不属于自己的财物。

[附注1]根据《礼记.曲礼上》规定:“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阃(音捆,内宅),内言不出于阃。”大意:小叔和嫂嫂不互相问候。不可让庶母洗自己的下身衣裳。男人谈的事情不得让女人知道并干预,女人谈论的事情也不可让男人知道并干预。街谈巷议不得带入闺房;妇女在闺房所讲的话也不得拿到外边宣扬。

从《礼记》的规定我们也可知道,在中国古代,正常情况下“嫂叔不通问”。更没有将妻妾介绍给朋友或同事认识之理。朝廷中的官员,哪怕是如府吏那样的小官,家中的房子也要有内宅及外宅之分,不然在家中接待客人很不方便。因为同事或朋友来访,不让人家进屋是失礼,家中局促亦失礼,所以本诗作者才说自己是“终窭且贫”。

[附注2]《康熙字典》对“实”这个字的部分释义:“又是也。《诗.大雅》实墉实壑。”“《增韵》实,亦作寔。”

[附注3]《康熙字典》对“敦”这个字的部分释义:“又《五经文字》敦,厚也。《易•临卦》敦临吉。【疏】厚也。”“又《尔雅•释诂》敦,勉也。【疏】敦者,厚相勉也。《前汉•扬雄传》敦众神使式道兮。【注】师古曰:敦,勉也。”

[附注4]《周礼.地官司徒》:“遂师:下大夫四人。上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四人。史十有二人,胥十有二人,徒百有二十人。”@*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那才是有美德的人啊!他们是当初追随周文王的那些人啊!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放养旄牛的小山坡上的葛藤啊,它的节为什么长得这么的宽大粗壮呢?(言外之意是说,葛藤这种植物它的生长力很顽强,从出生开始,就经常被旄牛踩踏,在重压下,它不仅没有死亡,它的节反而长得比一般的葛藤更宽大。)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式微”的字面意思是“法度或法则败坏了”,用我们现代的话说就是“末法或末法时期”,我们现今正是处于末法时期。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谁都愿意生活在这个赏心悦目的诗情画意之中。“有溃”的意思是大水决堤而出,洪水滔滔,那是谁也不愿意经历及看到的灾难。是让老百姓生活在“有洸”的环境中,还是“有溃”的灾难中,虽然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可是,老师留下的作业,却需要天子及诸侯国君用一生的持正守礼、施行仁政才能做到。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深则厉,浅则揭:古人的上衣比较长,下端一般到大腿的中部。揭,音器;撩起上衣的意思。这两句的大意是:“(涉水过河或从渡口处涉水上渡船时)水深则漫过腰带(上衣要湿掉),水浅则撩起上衣。”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雄雉〉这首诗是南宫括在第一届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后来此诗亦成为王都大学学生的座右铭。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这首诗说的是慈母文芈和她七位儿子的故事。鲁僖公十七年。孟夏四月,七位孝子从齐国国都临淄出发,徒步五千多里,历经半年,送母亲文芈回归楚国。七位孝子后来都成为楚国的上大夫,《左传》及《史记》破例记载了这个结局,因为〈凯风〉是他们写的,而且文芈及七位孝子的故事在当时可谓家喻户晓。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笔者认为这一章的诗句用白话翻译出来会破坏她的意境。千百年来,古人对美女描写的诗篇有很多,能超越这一章诗句的却很少见。这一章的每一句都押韵,不仅读起来句句优美,而且每一句都令人遐想连翩,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我们将本诗的第一章四句与《礼记》的相关规定一对照,就会发现,没有经过诸侯夫人从小正统培养的州吁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啊,简直是跟周礼的规定对着干。孟夏四月,天子及诸侯国君要做什么事,官员及老百姓要做什么事,《礼记》中有详细的规定。
  • 诗经赏析(小玉/大纪元制图)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那一段日子,风中还夹杂着大量的雾霾;(他在朝廷中对别人也是一脸阴霾),他有时自我感觉顺心时会来看看我;我却希望他别让我去侍寝(莫往),也别再来找我(莫来),我有自己的事情须要思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