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龙先生(11)

作者:杜若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人气: 3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19.  释迦木塔

法国的凯旋门、卢浮宫、夏尔特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巴黎细腻迷人的景致,浓郁的艺术气息还在脑中回味不尽,安歌还未完全走出巴黎满大街的艺术剪影,安卿就又带着她直奔邻国意大利,另一个充满中古世纪艺术的国度。

安歌的印象中,意大利最负盛名的有比萨斜塔,罗马竞技斗场,米开朗基罗的画,庞贝遗址,特莱维喷泉,万神殿,圣母大教堂,当然还有经典影片《罗马假日》……

“每一个景点都可成为一幅永恒经典的油画,随便抓拍,也都可以作为贺卡发给新闻学院的闺蜜们”,安歌美滋滋的遐想着,即兴罗列的景点名单,全然没有什么顺序,全在脑中亮起了绿灯。

说起意大利的斜塔,中国也有一座可以与埃菲尔铁塔、比萨斜塔并列世界三大奇塔的宝塔,那就是山西应县的释迦佛木塔。

这座木塔奇到什么程度呢?据说这座木塔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经过千载风雨,如今它比比萨斜塔还要倾斜,如果一旦木塔坏了,没有人能够修理。

这座木塔,高高67.31米(20层楼高),直径为30.27米(7个篮球场大小),不用钉子,全部是纯木结构,像搭积木一样,由各种形态的木制构件,完美契合地组成在一起。

它的承受能力,据记载曾经遭受了7天的大地震,遭受过200多枚炮弹的攻击,周围房屋全部倒塌了,而这座木塔至今岿然不动。

明朝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明朝永乐大帝朱棣率军出师宣化,反击南侵的鞑靼、瓦剌部。王师回京途中,驻跸应州。明成祖朱棣挥笔御书“峻极神工”四字。

明朝正德十二年(1517年),鞑靼小王子侵犯山西阳和,掠夺应州。明总兵王勋奋力迎战,不料失利被困应州。明武宗率领王师前去应援。两军在应州血战六日,小王子败退撤兵。为庆应州之捷,明武宗于翌年第二次来到应州,登塔宴赏功臣,亲手御书“天下奇观”嘉赞木塔。

民国建筑大师梁思成初见木塔时,被这座独一无二的宝塔惊讶得目瞪口呆,他考察这座古建筑,整整花了六天时间。

中共窃权后,曾在塔内召开万人大会,每层都安装了高音喇叭。这座木塔在他千年的生命历程中,承受了最重的一次压力。慕名而来的游客,为了证明这座木塔是否真有那么结实,就每上一个台阶,用双脚用力的跺一下。

为了修护已经倾斜的木塔,7位中国最顶尖的院士聚在一起讨论方案。在四种方案中,有一个是全拆了再修,但拆完了没有一个人会组合。

院士们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决定很干脆:“咱不修了”。以免再制造新的创伤。因为木塔实在太珍贵了,一旦维修出现纰漏,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

唯一留下的建议,就是趁着木塔还在,赶紧抓时间去看看这个国宝。

“老祖宗的智慧,真不是盖的。”安歌想到应县的木塔,一股爱国的情怀使她“吝啬”得不想再把过多的赞美送给比萨斜塔。

20. 创造亚当

略过比萨斜塔,徜徉在安歌心中的还是《罗马假日》。

这部经典的影片,留在人心中的美,像是灿烂映衬的惊鸿一瞥,又像是绵延不尽的壁画上,镶嵌的一颗明珠,在时间的光河灼灼闪耀着。

但,生命本来就是悲伤而严肃的。人们来到这个世界,彼此相逢,短暂的结伴同游,然后又迅速地失去了对方,似乎像是在一瞬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像人们“莫名其妙”的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这些蒙着面纱的细腻感受,使人无法看透这个世界。

每当心灵出现黑洞,如果人的一切知识和经验无法弥补心灵的真空,无法挽回生命的缺失,唯一的办法,只有寻找信仰,恢复和上天的沟通,才会启迪蒙尘的心灵。

这很像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巨幅壁画《创造亚当》所描绘的一幕:耶和华飞翔在空中,他左手抱着天使,右手伸向亚当。刚被神造出的亚当是天真的,平静的。从画面的表现上,可以看到此时的亚当是无杂质的。

而耶和华伸出的手,似乎正在为这个新生的生命注入天性和灵魂。耶和华威严的神貌,同样传递着神对人的呵护和慈悲。二者的指尖即将碰触的瞬间,这一丁点的缝隙被米开朗基罗永远地保存下来。

正是这一点的缝隙,千百年来,展现着造物主至高的神威,触发世人无限的敬仰。

生命的神性,就像接通的电源,是上天无私地将慈爱和智慧传递给了地上的人。

或许因此,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歌醒来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这个光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的亮眼。只是奇怪,这个光头的额头上,两眉的上方各有一块突起的头骨,很像是什么?
  • 人的身体就像是千百年难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质出色的乐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扩大它的容量,才能产生极美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剑龙先生,因为上次的治疗,使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有些疼痛在减弱。她在中国已经遍尝治疗方法,但只有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丝丝的安慰。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 大审判,作为西方非常重要的文化主题,它以文学艺术的形式流传了千百年。而他的深刻与洞见,也早已超越了普天之下人类的语言和情感。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着。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当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毒打、被酷刑折磨、被大量虐杀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否就应当对陌生人的痛苦,无动于衷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只是不知道姓谁名谁的陌生人,就可以孤立起来,与我无关呢?所以剑龙决定,工作之余,尽己所能地告诉人们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件。
  • 这个世界的肤色就像是宇宙世界微缩的版面。安歌就喜欢在这微缩的版面上,再附上几张图片。
  • “而我想说的是,当这场正邪大战落幕后,法轮功宣导的‘真、善、忍’将会带给东西方未来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文明得以重塑的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