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亡亲故友与你梦中相见 那是真的吗?

研究者估计,美国人中约有6,000万到1.2亿人有与亡亲故友沟通的体验。(shutterstock)

研究者估计,美国人中约有6,000万到1.2亿人有与亡亲故友沟通的体验。(shutterstock)

      人气: 185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据多项研究,多达20%到40%的美国人相信他们曾经和亡人沟通。他们都是在妄想吗,还是真的和亡人发生了接触呢?

在杜克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卡米尔‧沃特曼(Camille Wortman)几十年来一直在研究丧亲之痛。她在博客中写道:“尽管这些沟通可以给人安慰,但缅怀亲人的人们常常担心,他们有这类体验,一定是失去理智的表现。许多情况下,他们不愿谈论这些经验,怕人们会认为他们疯了。由此,这样一种社会观念就好理解了:与亡人的沟通很少见,可能是心理异常的一种表征。”

沃特曼则认为,与亡灵的沟通可以帮助平复丧亲之痛,为此,她和一些心理学家正在对这种现象进行探究。

沃特曼援引多项研究归纳道:在失去配偶、父母或孩子的人中,约有60%的人曾体验过亡者与之沟通。有40%的人说亡者和他们说了话。有的研究是在亲人亡故后不久做的,有的则完成于多年之后。

“如果社会大众能知道这种经验有多么经常出现,在世的人们将会从中受益。具备这种知识,当有与亡人沟通的体验时,可能会更容易得到安慰,也不太会怀疑自己的理智。”沃特曼总结道。

心理治疗提示耐人寻味的线索

1995年,艾伦‧博金(Allan Botkin)博士开发出了一种治疗悲痛的方法,即所谓“诱导死后沟通”(induced after-death communication,简称IADC)。一位病人在诱导之下见到了她逝去的朋友,显示出这种经验是真实的,并不是幻觉。

这位名叫茱莉亚‧莫斯布雷姬(Julia Mossbridge)的记者在上大学期间,好友乔什(Josh)死于车祸。当时是她说服乔什去参加一个他本不想去的舞会,不想路上出了事。尽管多年过去悲痛已减轻不少,她仍然深感内疚。

博金的方法涉及到要让眼球模仿睡眠期间的快速眼动(REM)──梦境就出现在快速眼动睡眠中。与此同时,他也帮助病人回忆他们悲痛情绪的核心部分。

莫斯布雷姬这样形容自己的体验:“简单地说,说真的,我看到乔什从一扇门后走了出来,以他青春的热情在我身边蹦来跳去,对着我笑。我感到非常快乐,但我不能分辨这一切是否我自己想出来的。他和我说,不怪我,我信他的话。然后,我看到乔什在和他妹妹的狗玩。我还不知道她养过狗。我们道别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我在笑。”

她继续说:“后来我发现,乔什妹妹的狗死了,狗的品种和我在幻境中看到的一样。但我仍然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知道的是,当我再想到乔什,我不再纠缠于我给他打电话(请他去舞会)或车子被撞这些事。相反,我看到乔什朝我走来,笑着,在和天使小狗玩。眼下,这是我需要的唯一实证。”

博金说,病人是否相信这种经验为真实存在都没有关系,都可以收到积极的效果。

m26569
心理学家认为,无论是否相信与亡亲故友沟通的经验为真实存在,都可以收到积极的效果。(Pradeep Kumbhashi/Flickr)

亲历者周游北美大陆收集案例

“与亡人沟通”(after-death communication)这一概念是比尔和朱迪‧古根海姆(Bill and Judy Guggenheim)提出的,从1988年起,他们花了好几年时间在美国全部50个州和加拿大全部10个省份采访了约2,000人。

他们估计,美国人中约有6,000万到1.2亿人(占全美人口的20%到40%)有与故去亲友沟通的体验。

比尔‧古根海姆曾是一位华尔街经纪人、不可知论者,起初并不相信与死者真正沟通的可能性,但随后,他有了自己的体验。他相信,已故的父亲开口和他说话了。

一天,古根海姆在家里听到有声音告诉他:“出去看看游泳池。”古根海姆在接受Afterlife TV采访时回忆道。他走到外面,只见游泳池周围的栅栏门半掩著。当他去关门时,发现他两岁的儿子浮在深水区一动不动。

幸运的是,他及时救下了孩子。古根海姆说,他当时在房子里待的位置是不可能听到孩子落水的声响的,而且他也不会怀疑孩子可能在外面。他的儿子当时在楼下卫生间,不知怎么溜出了房门,尽管门把手上装了橡胶的安全装置。

帮助他救下孩子的同一个声音,又促动他后来开展了与亡人沟通的研究。古根海姆并不认为有人会听他说什么,因为他是个股票经纪人,没有相关的研究资历(如博士学位)。

而那个声音告诉他:“比尔,做你自己的研究,写你自己的书。这是你要做的灵性的工作。”

“死后不灭的100个案例”之一

1944年,美国心理学家伯纳德‧阿克曼(Bernard Ackerman)在他的著作《死后不灭的100个案例》(One Hundred Cases for Survival After Death)中编入了很多事例。

他指出,他选编的案例已经有人“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耐心”进行过仔细调查。“他们是非常认真地在努力解决这个有关人类的大问题。”他写道。不过,阿克曼并没有宣称这些案例都是绝对真实的体验,而是留给读者自己做判断。

他讲述的一个案例有关一位名叫罗伯特‧麦肯齐(Robert MacKenzie)的年轻人。麦肯齐在苏格兰格拉斯哥的街上忍饥挨饿时,一位机械行业的企业主救了他,给了他一份工作。这位没有透露姓名的企业老板就是书中的叙述者。

一天晚上,老板做了一个梦,他正坐在办公室里,麦肯齐现身了。他们进行了如下的对话:

“到底怎么回事,罗伯特?”我有些气愤地说,“你没看到我在忙吗?”

“是的,先生,”他答道,“但我必须马上和你谈谈。”

“什么事?”我说,“有什么事这么重要吗?”

“我想告诉你,先生,”他答道,“我被指责做了一件我没有做的事,我想要你知道,告诉你是怎么回事,那么你就会原谅我受的指责,因为我是无辜的。”

“我很自然地问,‘不过,如果你不告诉我你受了什么指责,我怎么能原谅你?’”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用苏格兰方言斩钉截铁的回答:‘Ye’U sune ken.(你很快就会知道。)’”

这位老板醒来之后,他的妻子冲进卧室,懊恼不已地告诉他,麦肯齐自杀了。而他立即回答说:“不,他没有自杀。”

原来,麦肯齐并不是像那位妻子说的那样自杀了,他将一瓶给木材染色用的有毒制剂当作威士忌喝了下去。#

责任编辑:夏律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Image of defibrillator paddles via Shutterstock)
    下面的体验是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警官约瑟夫‧ G(Joseph G.)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的:“我因注射破伤风针的不良反应去了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我被注射了两针青霉素。打完第二针,我就倒在了地上。突然,我发现自己漂在天花板上,看着房间里众人在忙乱。我的身体在轮床上跳跃、晃动。房间里满满的都是人……”
  • 台湾宜兰头城“抢孤”在农历7月鬼门关闭前,于乌石港登场。(中央社)
    “中元”内涵很深厚,人们在这一天供养佛僧孝亲报恩、祭祀求赦亡灵罪衍、建醮普渡孤魂野鬼,有的仪式与民俗活动延续一个月…人与天地神鬼多元时空的互动。在华人圈有七月“鬼节”、七月鬼门开的说法。台湾香港的鬼月节俗很盛大…古人的中元节俗…
  • 台湾恒春27日首度举办国际性的中元节抢孤活动,吸引国内外游客前往观赏,图为号称全世界最大的孤棚。有百年历史的屏东县恒春中元节竖孤棚活动,参赛队伍由传统的四队增加为三十二队,比赛竞争激烈。(中央社)
    中元节的起源为何?黄历七月半有什么文化特色?不管是佛教的盂兰盆会、道教的中元节祭拜都落在黄历七月十五日这一天,中华文化圈尤其是闽南、台湾还有黄历七月是鬼节、黄历七月鬼门开的俗谚和“中元普渡”风俗。古人怎样过七月中元…中元节文化节俗和救赎倒悬、慈悲赦罪、超度亡灵孤魂有关…代代形成浑厚的中华文化内涵
  •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FOTOLIA)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改变了他对生命的认识。他将于9月出版一本自传,分享这一切奇特经历。
  • Ipsos社会研究院之前对23个国家18,000多人的一项调查发现,51%的人认为有来世,23%的人认为死后“不复存在”,26%的人称不知道。(FOTOLIA)
  •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公共领域)
    在信仰题材之外,艺术家们也常藉梦境来表现寓言与神话,或进行自由叙事,特别是浪漫派艺术家,他们在捕捉无形的梦时,常常青睐噩梦题材……无论表现形式如何,这些艺术作品往往像梦本身一样打动和启发观众。
  • (Fotolia)
    宋朝时期,赠太师(即因子贵而追封为太师)叶助,字天佑,是缙云人,任睦州建德县(今属浙江)县尉。叶助年近三十还没儿子,他让一个姓黄的人给他算命。黄某说:“你的子嗣是贵人,将来能当节度使,但这孩子应当在你三十岁以后才会出生。如果你过早得子,也不是什么好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