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龙先生(16)

作者:杜若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26-重塑文明

剑龙先生作为成功的企业家,受克岛大学邀请去做几场演讲。为了准备演讲,他想了很久,成功的商业理念,因媒体之前的广泛报导,很多人都有所了解。

他不想对一群还未走入社会的年轻学子,灌入太多的“激情”。因为长久对人权的关注,使他更注重从道德的根本启迪学生。

一场别开生面的演讲随着“反人类罪”的话题,为全校师生打开了一扇反思文明的大门。

反人类罪,对很多人是一个遥远且又陌生的话题。二战时期,德国的经济非常发达,他们修建的高速公路,可以直接起降飞机。举国上下都为希特勒沸腾,人们为这个犯下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人写信,写颂歌,做蛋糕,做勋章,甚至吵着要给他做情妇,为他生儿育女。”

剑龙先生站在讲台上,从容地环视四周,娓娓道来他的思辩:

“面对纳粹的狂热和煽动,人类的文明似乎很轻易就在邪恶面前被瓦解,以致他们大肆屠杀犹太人,酷刑折磨,做各种人体试验,企图灭绝这个群体。”

由西方基督传下的博爱、宽恕等理念;由东方的佛陀留下慈悲救度、大善大忍的精神。这些清晰的人文之线,维系人类生命的脉搏走到今天。

而反人类罪行的出现,也正是对所有人文之线的割裂。

“我们以为,纳粹的野蛮和血腥,将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演。但很不幸,我们的文明再次受到了挑战。今天,掩隐在繁华的一面,出现了中共和江泽民,他们开动暴力机器,血腥活摘无辜百姓的身体器官。上百万无辜的平民,因这场暴力的活摘罪行,失去了生命。这些惊人的事实,镌刻在历史的碑林上,永远难以被人抹去。”

“正因此,人类的文明需要重塑,重塑出难以再被邪恶势力瓦解和摧毁的崭新文化。”剑龙先生铿锵有力地道出他的思辩。

在场的学生听到这些消息,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这位元企业家的话题与众不同,这位元企业家心中的故事,也难以令人揣测。

历史上,中国春秋时期,老子说他的道“天下莫能知,莫能行”,匆忙留下五千言,一路向西出关而去;孔子周游列国“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曾绝粮于陈蔡两国之间;耶稣拆穿古罗马宗教领袖的形式和伪善,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苏格拉底无偿帮助世人剔除伪善,重塑真善之光以照雅典,却被判处死刑,判他喝下毒酒而亡。

历史的痕迹似乎留下了一个固定的模式,凡圣者传法传道都会遭遇很大的艰辛和阻力。

然而,老子出关后,由他留下的《道德经》被后世研究了两千多年;孔子去世后,他被后世帝王誉为“千秋帝王之师,万世人伦之表”;苏格拉底去世后,他的思想几乎影响了整个欧洲的文明;而耶稣传下的基督信仰,成为西方文明的重要组成,直接影响了西方的价值观、文学创作和西方的政治制度。

“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文明是建立在正信,建立在对佛神道的信仰之上。”

如果文明也遵循着像人类“生老病死”一样的规律,进入佛陀口中的末法时期,那么同样会出现崭新的文化。

演讲大厅的时间,似乎是静止的,每个学生随着剑龙先生的话题,在不同的时间裂缝中,静静地等待着,以免打断这似乎来自天空的声音,有力!沉雄!

2003年3月5日晚间,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等节目。大法弟子电视插播真相的举动,被国际媒体誉为“法轮功最为大无畏的举动之一”。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气急败坏的下达“杀无赦”的密令。中共当局调集军队开进长春全部戒严,当时的每个警察都有抓人指标,完不成就下岗,而且抓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据警察讲:“上级有令,杀人放火都不管,就抓法轮功(学员)。”

中共在抓捕参与电视插播的刘成军时,当局动用20多辆警车包围了刘的藏身之处。恶警点燃刘成军藏身的柴草堆,刘成军被烧伤。

在众目睽睽下,恶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再次暴打已经受伤的刘成军,又给他砸上镣铐,随后松原恶警李伯武(音)往刘成军腿上连开两枪。

遭到烧伤、枪伤的刘成军仍被绑在老虎凳上52天,遭受了各种酷刑。恶警把健康的刘成军迫害成难以站立、大小便失禁的人。刘成军临死之前,他的家人看到刘成军七窍流血,全身是伤,就连地上也流满了血。

当时,发音有些困难的他,艰难地指着看护他的犯人说:“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

这位元长春电视插播的勇者,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心里牵挂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

当历史走过这一页,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不是耶稣,不是释迦,而他们拥有一颗至仁至善的心,在平凡中成就着伟大。

这些中国的圣徒知道,真理中蕴含着生命的真相和人生在世的意义,所以面对侮辱和诽谤,他们坚持真理的态度,超乎意外的决绝。

剑龙先生举起一本书《血腥的活摘》向在场的学生介绍到:“这本书的作者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他们在这本书中一致认为,当法轮功学员承受的苦难历程结束后,在中国会掀起文明复兴的辉煌。”

“而我想说的是,当这场正邪大战落幕后,法轮功宣导的‘真、善、忍’将会带给东西方未来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文明得以重塑的所在。”@ (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许,人生的突变,会过早的使人领略何为人生如梦?明明睁大着双眼,清清楚楚地看着世界,而心里却在挣扎着:我什么时候才会醒?
  • 推开下一道门。里面是一排一排的小方格,每一个格里,有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有两根管子分别通到人的头顶和脏腑中,似乎在不断地提取什么。
  • 几个面目狰狞的白衣“人”,正在娴熟的用手术刀刺向一个年轻的姑娘,姑娘的四肢被牢牢的捆绑着。但因为刀刺的剧烈疼痛,年轻的姑娘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大喘着气,渐渐的失去了人的声音。
  • 看到游客中暑了,他上去顺手给人家施针;在市里看到路边倒下的酒鬼,他也会上前一展他的妙手;若老人突发心脏疾病,若他碰到,一定会有救。
  • 就这样,安卿在感激、怨恨、抗拒的交织中,成为山庄主人的朋友。虽谈不上义结金兰,但当你在一筹莫展陷入困顿时,一定会首先想到他。
  • 安歌醒来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这个光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的亮眼。只是奇怪,这个光头的额头上,两眉的上方各有一块突起的头骨,很像是什么?
  • 人的身体就像是千百年难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质出色的乐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扩大它的容量,才能产生极美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剑龙先生,因为上次的治疗,使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有些疼痛在减弱。她在中国已经遍尝治疗方法,但只有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丝丝的安慰。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