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龙先生(18)

作者:杜若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人气: 3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28. 千万富翁传奇(2)

四年的时光人们觉得很快,但在酷刑折磨下,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的漫长。李建辉被非法关押在英德监狱,警察不让他睡觉,用电棍击打、罚单腿蹲、罚站,想摧毁他的意志,让他放弃法轮功。

但李建辉都以他坚忍的信念挺了过来。

狱警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于是再罚他在曝晒的水泥地板上操练。广东烈日下的水泥板温度高达六十摄氏度,一般人站一小时就脱水晕倒。

李建辉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到晚上太阳落山都在水泥地板上操练,这一练就是三个多月。身上的皮被晒掉一层又一层,人被晒得和非洲黑人一样又黑又亮。他同样挺过来了,挺过了这九十多天犹如火焰山的煎烤。

每次警察犯人虐待他时,他始终保持着笑容,善言相劝,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他坚信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心中的信念延伸的辐射,慢慢地改变着周围的人。

二零零一年新年后的一天,监狱组织犯人观看央视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要求每个人都要写思想汇报。一个姓郭的犯人这样写到:“你们说法轮功自杀、杀人我没见过,也不知道,但是电视上演的我不相信,因为我身边的法轮功李建辉我见到了,他做得非常非常好!没有人能像他做得这么好!我相信法轮功是好的!”

警察就把他叫过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写,他说:“我写的是事实。”他反问警察:“你说李建辉哪做的不好?”警察哑口无言。

二零零二年,李建辉的父母专程去看他。当时他的父母都七十多岁了。那天在监狱会客室,父母一见到他就哭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儿子被折磨得皮包骨头,面容憔悴,连头发都花白了。

他的父母哭着给他跪下,李建辉也哭着给父母跪下。他哭着对父母说:“你们觉得很苦,我比你们更苦。这世界要是没有了‘真、善、忍’,大家会活的更难更苦。你们知道儿子得到的是什么吗?怎么可能放弃呢?”

原本被警察安排来转化他的父母,听到他这样一说,他们就什么也不再说了,只是不停的流泪。他们明白了,法轮功学员吃那么多的苦,为的就是能让这个世界改善的更美好。

古罗马帝国皇帝尼禄迫害基督信仰,放火焚烧罗马城,嫁祸基督徒。耶稣的门徒彼得,为守护信仰,以身殉道。他在钉死之前,曾讲到,在苦难中要仰望神的圣洁光辉。当有火炼的试验降临时,不要以为奇怪。

法轮功学员不是耶稣,却同样拥有耶稣受难的精神。他们怜悯世人,为了恢复人与神同在的荣耀,而在世间代替人类遭受苦难。

警察想尽各种方法来转化他,李建辉始终坚持他的信仰。在李建辉四年的非法监禁快要结束的最后三个月,气急败坏的警察想出最后一招:把李建辉带上手铐独自关禁闭。

禁闭室只有三、四平方米,是一个很黑暗、潮湿的地下室。房间里有一个小水泥台,是睡觉用的,还有一个蹲厕,里面有成百上千的蚊子。整个禁闭室全是臭气。

警察说:“就让蚊子吸干你的血,打死你像打死一只狗一样。”警察在地上画了一个小圆圈,让李建辉双脚站到圈里,不许动,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开始站到半夜十二点,每天站十八个小时,警察二十四小时在后面监视他,只要一动就往死里打。

一般人站两个星期,小腿就会变成紫色,就会肿的像大腿一样粗,再站下去腿上的肌肉就会坏死烂掉。

李建辉站了一百天,直到期满为止,他的腿没有坏。有警察说,他们一直想对他下手,对他动刑。但他们在李建辉的身边转来转去就是下不了手。

有个犯人头子对李建辉说:“你就像水,共产党就像刀,用刀砍水,怎么折腾也没用。”

一个人能毫无畏惧地面对巨难,能够一步一步走过来,这是信仰的力量使他做到的。如果离开了师父,离开了法,他会寸步难行!

安卿兄妹听着千万富豪的传奇,心里感叹着:他们的纯净,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一条大河,它能流贯到这个世界的心灵深处。

他们的坚忍,就像一颗擎天的巨树。一旦扎根,便不再挪动它的位置。任凭狂风暴雨,严寒酷暑,它都会坚持地生长下去。因为他们在以自己的身躯庇护着这个世界。

一个人能没有混乱、没有迷惘、即使带着创伤,也要向世界撒播一粒善良的种子,一粒能够影响这个世界的种子,他的生命就会充满善良的荣耀。@ (全文完)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许,人生的突变,会过早的使人领略何为人生如梦?明明睁大着双眼,清清楚楚地看着世界,而心里却在挣扎着:我什么时候才会醒?
  • 推开下一道门。里面是一排一排的小方格,每一个格里,有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有两根管子分别通到人的头顶和脏腑中,似乎在不断地提取什么。
  • 几个面目狰狞的白衣“人”,正在娴熟的用手术刀刺向一个年轻的姑娘,姑娘的四肢被牢牢的捆绑着。但因为刀刺的剧烈疼痛,年轻的姑娘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大喘着气,渐渐的失去了人的声音。
  • 看到游客中暑了,他上去顺手给人家施针;在市里看到路边倒下的酒鬼,他也会上前一展他的妙手;若老人突发心脏疾病,若他碰到,一定会有救。
  • 就这样,安卿在感激、怨恨、抗拒的交织中,成为山庄主人的朋友。虽谈不上义结金兰,但当你在一筹莫展陷入困顿时,一定会首先想到他。
  • 安歌醒来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这个光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的亮眼。只是奇怪,这个光头的额头上,两眉的上方各有一块突起的头骨,很像是什么?
  • 人的身体就像是千百年难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质出色的乐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扩大它的容量,才能产生极美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剑龙先生,因为上次的治疗,使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有些疼痛在减弱。她在中国已经遍尝治疗方法,但只有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丝丝的安慰。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