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医疗系统财政危机 出路何在?

医疗支出攀升 医患负担难扛 亚裔医师从华佗精神寻出路

在各种压力下,纽约医院出现倒闭潮,图为2010年宣布关门的圣文森特医院(St. Vincent)。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人气: 5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美国医疗黑洞是美国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一方面,医疗改革要求非营利性医院扩大廉价医疗的服务范围,另一方面,由于紧缩的财政又迫使医保报销率一再下降,预算的压力使非营利性医院经费缩减但任务加重, 只能靠大规模缩减开支来实现自保。

今年6月底,纽约独立预算办公室(IBO)发出报告称,尽管今年纽约市对公立医院增加了5.58亿美元拨款,总支出达24亿美元,但仍存在16亿美元的财政短缺需要填补,预计到2020年,纽约市的公立医院将面临60亿资金的短缺。7月27日,纽约市主计长斯静格也出炉一份报告,为已经陷入财务困境的纽约市公立医院系统“亮红灯”。

纽约市的“健康与医疗保健总公司”(Health+Hospitals)(HHC)是一家公立企业,拥有11家医院和5个长期的护理设施。 HHC是全国最大的市政府医疗体系,主要面向低收入人群,多提供免费或者廉价医疗服务。

医疗成本高 五大原因

曾为纽约市五家医院工作,目前担任亚美医师协会、美华医疗联盟资讯长,也是医疗软件公司负责人的李宗保说,美国医疗成本如此高,有几个重要原因。

其一是美国“婴儿潮”一代都到了退休年龄,美国人越来越长寿、人口老龄化加重了医疗支出。“生命延长了,医疗最大的危机是这部分。1950年,65岁以上的人只占人口的8%,2020年则达到20%的比例,70~90岁的医疗费用翻倍,现在的医疗系统没办法应付,这是很大的问题。”

其二是急诊室的亏损。“医院花钱最多的是两大部分,一是老人,二是我们叫做frequent flyer(在医院急诊室进进出出的常客)。因为他们常常来看急诊,平时有病不来看,一些小病不看,慢性不看。”李宗保说,不同于专科门诊,急诊服务只能提供紧急的基本治疗,效率低且花费高昂,医院的义务只是稳定病人的病情、“救急不治病”,造成这些“常客”未来再度返回急诊室,继续效率低下的治疗。

亚美医师协会(CAIPA)会长刘季高说,急诊室经常会碰到无法确认身份、但病情十分危急的病人,很多大陆新移民没有保险,医疗照顾完全靠政府。一般美国人的初级医疗保健服务,由家庭医生(也称全科医生)担任“健康守门人”的角色,而新移民没有家庭医生,一看病就急诊,治大病显然要花费更多的医疗资源,“还常常不提供正确的资料,因为怕被递解出境”,医院对“无名氏”还是会急救到底,但高额医疗费只能留给医院自行吸收,公立医院全靠市政府补贴才能生存。

其三是打官司成本。李宗保说,很多医生怕惹医疗官司,都用Defensive Medicine,也就是防御性医疗行为。医生最避险的办法,是尽量按照保险公司的标准程序、标准处方、标准药量开,按章办事,不冒风险。“不要出错,变成医生要额外做多很多事情,填写各种报告。”无形中也会加大医疗成本。

其四是行政成本高。“(纽约州预算)30%在医疗方面的投入,正式去到医生手上只有9~10%,其他花在了行政管理成本上。”

其五是药价太贵。“这个问题很大,有些药品已经失去了专利,仍保持高价。过去几年中,治疗癌症药物平均涨了5-10倍,有些药 1000多元/一个月用量。有些华人为了省钱,一天规定吃两颗,他只吃一颗,自己减少剂量,怎么能起作用?”李宗保说,这与药物垄断有关,药厂的定价不透明,也没什么压力迫使它降价,药厂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利益集团,为了保持行业的丰厚利润,为两党竞选捐款、游说。

半数美国人因医疗账单破产

医疗费用居高不下,反过来又抬高了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费用,由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落到病人头上的负担将加重。李宗保说,一般人申请破产的原因,50%是医疗账单付不起,“他们是有医保的美国人,都因为医疗费用太高而破产。”他说,美国的医疗成本比其他国家“高一倍不止”,是美国债务危机的一大原因。

“有一个人和我说,20多年前她用难民身份来美国,现在要用难民身份离开美国。因为担心她那价值100万美元的房子,都不够她的医疗费。”李宗保说,这位人士20年前为寻求政治庇护来美,20年后,却因为求医治病,打算奔赴异国他乡终老。尽管美国的医疗技术、医护素质,资源和水平世界领先,但并未转化为医疗系统的高效和公民的健康。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题目”,正在竞选第65选区州众议员的他说,希望用另外的角度,增加这个系统的透明度,更细致的分析,找出问题所在。“医疗系统最好的改革,是人的身体变好,不需要看医生。把节省下来的预算,用于老人局的服务上。”

亚裔医疗机构的医患关系

“亚裔机构的医疗品质远高于其他族裔”,亚美医师协会会长刘季高医师说,纽约的医疗开支高昂,州政府希望树立目标,既治好患者,又避免医疗资源浪费,亚裔医师的职业技能、文化背景让他们在这个议题上能更胜一筹。

“医疗系统开支最大的就是住院,普通的医院住院一天3,000美元,大医院5,000美元一晚。”刘季高说,亚裔医疗机构的病患住院率比各族裔医疗的标准(benchmark)减少60%,看急诊室的次数减少40%。之所以能做到,这要归因于亚裔的文化背景,看病不仅是一个需要和交易,它还带有关心和付托,从中国古代医生的行医故事中,能学到很多东西。

刘季高说,亚裔医生大都很敬业,为病人付出很多,每天很晚才下班,而且华人社区的医患关系非常密切,“有人奇怪华裔医师怎么可以废寝忘餐,甚至在三更半夜还要救治病人,就是因为医师有华佗这种仁心仁术的精神。如果医生对病患的病情非常了解,就不需要动辄送医院。”

拥有1000多名医生会员的亚美医师协会为了向主流社会介绍中华传统的治病救人的理念,特别在今年5月份亚裔传统月,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一场音乐会,以音乐和影片,溯源中华文化之神医华佗的仁心仁术。会长刘季高也获纽约市长白思豪颁发“亚美裔精神奖”。

中华公所主席、老中医萧贵源也说,就像华佗治病并非固守一格,他往往采用灵活多样的方法来进行治疗,中国古代的医疗机制、养生概念、医患关系等,对现代社会仍旧有很多的启发。◇

责任编辑:周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