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dy-long-legs

书摘:长腿叔叔(1)

作者: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人气: 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想我大概可以称你为“亲爱的讨厌女孩先生”,只是这样的称呼有点侮辱到我。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作者简介】

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

1876年7月24日生于美国纽约州,是家中长女。她的母亲是马克吐温的外甥女,父亲则是马克吐温的业务经理,随后他们还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成长的琴.韦伯斯特,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再自然不过。

《长腿叔叔》(Daddy-Long-Legs)是韦伯斯特最有名的作品。于1912年发表。曾被多次改编为舞台剧、电影和电视动画片。

【主文】

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三是个十足可怕、难捱的日子,一个让人战战兢兢、咬牙忍耐、过后即想快快忘掉的日子。每一层楼地板非得擦得光洁无瑕,桌椅一尘不染,床铺平整无痕。九十七个身体扭来扭去的孤儿必须从头到脚梳洗干净,身穿浆得笔挺的服装,听着大人叮嘱他们要彬彬有礼,若是有董事问话,一定要恭敬回答“是,先生。”“不是,先生。”

这是很烦人的时刻;孤儿当中年纪最长的吉露莎更是首当其冲。

不过这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三也像往常一样,总算捱到将近结束的时候了。吉露莎为孤儿院的贵宾备妥三明治后,便逃离食品储藏室,转而上楼完成她的例行工作。归她照顾的六号寝室收容十一个四到七岁的小萝卜头,寝室里十一张小床一字排开。吉露莎请他们靠拢过来,拉平他们皱巴巴的衣服,擦净他们的鼻涕,让他们心甘情愿又井然有序地鱼贯走向饭厅,享受半小时有面包、牛奶、李子布丁可吃的幸福时光。

事后,她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把随着脉搏跳动的太阳穴抵在冰凉的玻璃窗上。打从清晨五点开始,她就一直听从每个人的吩咐忙这忙那,紧张兮兮的院长不是咒骂,就是催赶。李蓓特太太在董事大人和女士面前,总是冷静自持、傲慢尊贵的模样,人后,却是另一副面孔。

吉露莎眺望窗外冻结的宽广草地,她的视线穿过孤儿院高耸的铁围篱,来到下方蜿蜒起伏的山脊上星星点点的乡村大宅,和矗立在光秃树林中的村庄尖塔。

据她所知,这一天又顺利圆满地结束了。诸位董事和来访的委员已经四处巡视一遍,读过报告,喝了午茶,这会儿正匆匆赶往自家温暖愉快的火炉边,暂时把这个每月一次的小麻烦抛诸脑后。

吉露莎好奇地倾身向前,只见川流不息的马车与汽车纷纷离开孤儿院的大门,心中不禁涌起一丝向往。她想像自己跟随一辆接一辆的马车来到点缀在山坡上的大房子。想像中的自己身裹皮裘,头戴缀有羽毛的天鹅绒帽,身子往后倚靠在座位上,嘴里满不在乎地低声对司机说:“回家。”

可是一踩上她家的门槛,那幅画面却变模糊了。

吉露莎的想像力丰富,李蓓特太太告诉过她,要是不当心的话,想像力只会给她找麻烦。然而纵使有敏锐的想像力,也无法带她一脚跨进那些大宅。

可怜、热切、爱冒险的小吉露莎已经十七岁了,她始终住在孤儿院里,根本无法想像一般人的日常生活究竟如何。

吉露莎.阿波特……

有人找你……

去办公室……

我说你还是……

快点去吧!

加入唱诗班的汤米一边上楼,一边唱着,等他经过走廊,离六号寝室越来越近的时候,歌声也越来越洪亮。吉露莎从窗前猛地回过神来,再度面对生活中的烦忧。

“谁找我啊?”她打断小汤米的吟唱,话声中透着明显的焦急。

李蓓特太太在办公室,

我猜她在发火。

阿……阿……门!

汤米假装虔诚地唱着,但从他的腔调听来,倒不像是完全出于恶意。哪怕是心肠最硬的孤儿,看见犯错的大姊姊被叫到办公室,不得不面对恼怒的院长,都会感到同情。何况汤米又那么喜欢吉露莎,尽管她偶尔也会猛拉一下他的手臂,或是帮他洗脸的时候差点搓掉他的鼻子。

吉露莎一听,皱起了眉头,默默走下楼梯。到底哪里出错了呢?她好纳闷。是不是三明治切得不够薄?还是坚果蛋糕里有蛋壳?或者是哪位女贵客瞧见苏西长袜上的破洞?是不是……噢,天啊!……六号寝室哪个天使般的小孤儿说了没礼貌的话,冒犯了哪位董事大人?

她下楼的时候,楼下长长的大厅还没有点灯,她瞥见最后一位董事正要离开,他就站在敞开的门口,那里通往停车的庭院。

匆匆的一瞥只在吉露莎脑海中留下短暂的印象,只觉得此人长得好高,高得出奇。他挥手召唤等候在弯曲车道上的汽车开过来。车子瞬间开动且渐渐接近之际,有那么一秒钟,刺眼的车灯正对着他,把他的身影清晰投射在院内的墙壁上。那长手长脚的怪异身影映照在地板与走廊的墙壁上,看起来完全酷似一只巨大无比、长腿颤动的大蜘蛛。

吉露莎忍不住哈哈大笑,蹙着的眉头也笑开了。她生来个性充满阳光,哪怕只有一点点快乐的可能,她也会紧紧抓住。如果有人被一位董事大人长手长脚的怪异身影逗得这么开心,那也是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个小插曲让她愉快地一路走到办公室,以一张笑脸迎向李蓓特太太。没想到院长也一脸的和蔼可亲,虽然算不上笑容,但几乎就是在宾客面前摆出的亲切模样。

“坐吧,吉露莎,我有话要跟你说。”◇(待续)

 

——节录自《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 由于是大清早,天气又冷,公园里的人寥寥可数。一阵从哈德逊河吹来的刺骨寒风,扫向公园中央人工湖周围的慢跑步道。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若生命不曾堕入无边黑暗,就无法循着心中那道光,勇敢向前走……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这是一本关于“坚强”的书,讲述阅读如何让生命变得鲜活,知识是如何改变人的命运,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撑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