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体验:失事机长看到身体倒挂于林间

一位加拿大飞行员在YouTube分享他令人不寒而栗的濒死体验。(YouTube截图)

一位加拿大飞行员在YouTube分享他令人不寒而栗的濒死体验。(YouTube截图)

      人气: 17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按:这段濒死体验是加拿大飞行员杰弗里‧S(Jeffrey S.)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Near 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网站上分享的,他也录了一段视频上传到YouTube(点阅观看)。

当时我是一家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首席飞行员。(那次)起飞后不久,飞机就失事了。

发动机出了灾难性的故障。我的直接反应是恐慌,但受过的专业训练立即占了主导……我试着重新启动,(但)打不着火。我保护好发动机,准备迫降。

当飞机上的浮舟开始擦过树梢,我收了油门,故意让飞机失速;这时左翼折断了,我感到了第一棵树的冲击。那一刻,一切都进入超级慢动作。我看到机翼绕着树干打弯儿,又被扯断……然后我眼前一片漆黑,飞机残骸在林中穿行,而我已不省人事。

我当时完全接受我的死期到了;前30秒的恐慌过后,我就平静地意识到我会死掉。

我在飞机上醒来,头部血流如注。我注意到我的手臂严重受伤,整个上半身都骨折了。我意识到应该尽快离开飞机,因为有起火的危险……于是我离开了飞机……

我带上纸巾,擦了擦头上的血以免流到眼睛里,同时往树林的边缘方向走。

令人不寒而栗的发现

我看到飞机在50英尺(约15米)开外,驾驶舱窗户在地面的高度,所以我坐在地上可以看到窗口里面。让我感到恐怖的是,我看到机长的座位大头朝下,一只手臂和一只腿在那里晃荡!那一刻我知道了我在看自己。

我环顾四周,眼前是好像从未见过的美丽蓝天……周边寂静无声,没有鸟,甚至没有风声。我很快就感到很舒服、很安全了。

然后我又看向驾驶舱,以确定我所看到的,我十分确定自己还在座位那里倒挂着。就在那一刻,我说了句:“我死了。”就又昏过去了。

苏醒,10万分之一概率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四天后,我在医院醒来……我断了22根骨头,右眶骨粉碎性骨折,头部严重受伤……脑部没有任何损伤,医生称我为真正的医学奇迹。

此后的2009年,我坐在医疗审查委员会的五位医生面前,其中一位当场指出,以我头部的伤势,100个人里有99个会死掉,能幸存下来的人,1000个里只有1个能没有脑损伤。所以我能活下来,还大脑完好,比一辈子中八次彩票的概率还小。

越加令人不解的神秘

(当我遇到救了我的直升机飞行员,对他讲述我的体验,他)哭了起来,说:“机长,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在座位上倒挂着,没有离开飞机。”

至今没人能回答的是,为什么他们发现机身前方散落着54张有血渍的纸巾,正好是在我说的通向树林边缘的小道上。意识到自己(的身躯)从未真正离开飞机,我感到脊梁骨发凉。

体验之后的深入体会

当我观看驾驶舱内无生命的躯体时,我忽然间意识到宇宙是一体,我们都是拼图中的一块……那是一个宁静的、有所了悟的时刻。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大学生格拉谢拉‧H经CPR抢救被判断已死亡。她从濒死体验中获得了深刻的生命体悟。(Shutterstock)
    一位计算机编程专业的女大学生在哥斯达黎加做手术时,被判断已死亡,离开世间的她游历了一番死后的世界,又回到了身体中——当时已在太平间……格拉谢拉‧H(Graciela H.)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了她的故事。(大纪元未联系其本人再行核实。)
  • 郭伯雄还一度秘密回到陕西张则村,特请楼观台道士到郭家祖坟作法,以求自己能躲过劫难。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曾请老和尚看相,倾听老和尚“指点”,周还数次给家人打电话要求重修祖坟,希望通过此举能带给他好运。
  • 濒死经验的研究显示,人并非孤独地存在宇宙之中,而且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点。(fotolia)
    研究结果是可靠的,完全证实濒死体验是真实的思维活动而不是幻觉。提供佐证的还有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出现的回光返照现象以及盲人在濒死体验中的“心理视觉”(Mindsight,也有译作“心灵直观”、“心智直观”)现象。
  • 美国研究指出,濒死者见到强光是由于大脑视觉区域有强烈活动,可持续达30秒。(Nikos Karapanagiotidis / photos.com)
  • (Image of defibrillator paddles via Shutterstock)
    下面的体验是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警官约瑟夫‧ G(Joseph G.)在濒死体验研究基金会网站上分享的:“我因注射破伤风针的不良反应去了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我被注射了两针青霉素。打完第二针,我就倒在了地上。突然,我发现自己漂在天花板上,看着房间里众人在忙乱。我的身体在轮床上跳跃、晃动。房间里满满的都是人……”
  •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FOTOLIA)
    英国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罗伯森(Paul Robertson)8年前接受一次手术时,心脏停止跳动34分钟,之后陷入昏迷,17次游走于生死之间。他说,濒死之际看到了许多奇幻的景象,改变了他对生命的认识。他将于9月出版一本自传,分享这一切奇特经历。
  • 一些天生失明者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感觉自己灵魂离体、看到了幻象。对有些人来说,这似乎很自然;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体验。有研究表明,当天生失明者做梦时,他们是看不到东西的,然而在濒死体验中他们却经常获得光明。他们的视觉感知,为濒死体验又增加了一重神秘。(Kantemir Kertiev/Unsplash.com/Public Domain,iStock/大纪元合成)
    一些天生失明者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感觉自己灵魂离体、看到了幻象。对有些人来说,这似乎很自然;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体验。有研究表明,当天生失明者做梦时,他们是看不到东西的,然而在濒死体验中他们却经常获得光明。他们的视觉感知,为濒死体验又增加了一重神秘。
  • Ipsos社会研究院之前对23个国家18,000多人的一项调查发现,51%的人认为有来世,23%的人认为死后“不复存在”,26%的人称不知道。(FOTOLIA)
  • 冰岛大学心理学荣誉教授厄尔兰德‧哈罗德森(Erlendur Haraldsson)博士的调研显示,许多绝症病人在临终前向医护人员谈及相似的经验——已逝亲友引他们去往生命“彼岸”。(哈罗德森博士提供,fotolia/大纪元合成)
    来世是否存在?或许科学永远也不能完全令人信服地得出结论。不过,科学至少能统计出有多少人曾分享他们关于“死后有生命”的体验。研究表明,许多亲历者都是以前不相信另外时空、也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尽管这些经验是主观的,但一些要素却提示出客观存在的现象。
  • 波斯提克回溯自己17岁时的濒死体验。(视频截图)
    那是1988年,在红色统治下的捷克斯洛伐克(今捷克共和国),17岁的扬‧波斯提克(Jan Bostik)还从未听说过神佛或灵界的事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