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西兰先驱报:中共惩教机构里的极端酷刑

人气 125

【大纪元2016年09月17日讯】9月16日,纽西兰最大报纸《NZ Herald》转载了澳洲新闻网(news.com.au)的采访报导《中共惩教机构里的极端酷刑》。该报导详实地介绍了四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全文如下:

经受了又一天的极端酷刑折磨,刘金涛的身体疼痛得颤抖。他被针刺进指甲里造成的剧痛惊醒,之后被强迫在院子里站立了18个小时。被罚站的时候,只要他动一动,就会遭到毒打,被打得死去活来。

分分秒秒的痛苦折磨使他双腿肿胀,他的身体面临着被压垮的危险。连厕所都不让上,这里毫无人性可言。每分每秒都成了抗争,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对刘先生来说,这只是在2006~2009年间,他在北京看守所和劳教所相继遭受的漫长迫害中,很平常的一天。

在那里,他遭受了电棍电击、强制体检、强迫灌食、殴打、残暴的性攻击,以及狱警们设计的各种形式的野蛮折磨,目的就是为了侮辱他,让他承受最极端的痛苦。

但还有一个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的极其残暴的酷刑。

刘先生在接受澳洲新闻网采访时说,“让我最无法忘记的是,一次,4个狱警扒光了我的衣服,用刷马桶用的刷子插我的肛门,嘴里叫嚷着,要把我变成同性恋,不变成同性恋就不停地插。”

“他们拽我的阴毛,玩我的生殖器。”

然而,他的唯一“罪行”是炼法轮功,一个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修炼功法。

或许,同样令人震惊的是,在过去近20年中,对无辜的公民以及罪犯,中共政府一直在实施这些侵犯人权的暴行,包括以牟利为目的强制摘取器官的暴行——至今仍在进行着。

正在发生什么?为什么?

36岁的刘金涛,只是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并拒绝放弃信仰而被关进最恶劣的监狱、劳教所和拘留所的成千上万的受害者中的一个。

上世纪90年代末,法轮功非常受欢迎。据估算,当时炼法轮功的有一亿人,人数上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数量,这使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非常嫉妒,于1999年下令镇压法轮功。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澳洲发言人索菲娅•布莱丝金(Sophia Bryskine)医生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很普遍,很多人未经司法程序被非法关押。

布莱丝金医生在接受澳洲新闻网采访时说,“由于(器官)被滥用的规模仍然很庞大,所以我们把最近的研究和交流重点主要放在了良心犯上。”

她说,中共侵犯人权的暴行一直规模巨大并受到国家认可,澳洲同其它国家一样,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对其暴行予以谴责。

中国是澳洲商品和服务的最大出口市场,占澳洲出口总额的近三分之一,也是不断增长的外资来源国。

2015年,澳洲与中国签订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由贸易协定》,2013-2014年度澳洲对华贸易总额高达1600亿澳元。

但是对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究竟知道多少呢?

布莱丝金医生说,可悲的是,全世界对发生在中国的这种大规模屠杀却知之甚少。

据澳洲国会委员会2008年关于中国的报告,自中共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已经拘禁了数万名,极有可能数十万名法轮功学员。

报告中说:“120家中共政府网站定期报道有关法轮功‘犯罪嫌疑人’被关押的消息。一些省级和地方政府,给提供法轮功‘逃犯’线索的密告者的悬赏金额高达5000元人民币。”

2006年,据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vak)推断,中共的在押人员中,有66%是法轮功学员。

2014年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关于警察实施酷刑和虐待犯罪嫌疑人的报告显示,虽然中国颁布了法律禁止对被拘留者实施暴力,但酷刑在中共监狱仍然是家常便饭,对于禁止使用通过刑讯逼供而获取的口供和证据的法规和规章,中共警察和法院视而不见。

2015年12月,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给中共政府一年的时限,要求其就实施《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中的关键条款的进展情况出具报告。

多项研究报告显示,中共刑事司法系统过于依赖供词作为定罪的依据,使酷刑和虐待行为仍然被普遍采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对此非常关切。

2015年12月,联合国举办了2008年以来首次审查中共酷刑记录听证会。在为期两天的会上,中共否认其关押政治犯的事实,同时强调酷刑是被禁止的,中共的说法受到知情者的谴责和嘲笑。

据目击者证实,因坚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人是中共惩教机构中最残忍的酷刑虐待和杀戮的主要目标。

一些为避免被迫害而到澳洲定居的人,获得了难民身份后,向澳洲新闻网讲述了他们令人震惊的故事,希望借此揭露曝光中共践踏人权的规模和严重程度,从而帮助结束迫害。

剥夺睡眠和隔离

刘先生曾在化工技术领域有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然而他的自由被剥夺,被迫忍受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对他来说,人生永远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

刘金涛在中国石油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同伴们都非常喜欢他。人们都知道他修炼法轮功。

刘先生说,有的学生知道他要毕业了,而且可以轻松地找到工作,就很妒忌,于是向当局告发他炼法轮功。

尽管他不会讲英语,但他饱受伤害的眼神超越语言讲述着一切。

刘先生通过翻译说:“(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我抓了起来,只是因为在我学校的电脑上发现了法轮功的书籍资料。”

他被逮捕后,直接被送到拘留所,被关了1个月。他说:“没有任何正当程序,没有审讯,没有遵循任何法律程序。”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强迫我坐在小板凳上,一个塑料小板凳,坐很长时间,一动都不许动。我被迫整天坐在那儿,连厕所都不让上。”

“他们发现转化不了我,就罚我站。站了一整天下来,我的腿都肿了。他们发现还不起作用,就开始剥夺我的睡眠时间。他们用针扎进我的指甲缝里把我弄醒。开始衹让睡3个小时,然后就变成2个小时,后来是1个小时,最后根本就不让睡觉。他们就这样不停地折磨你,直到你屈服。”

刘先生被单独关了整整一年。他说,是他的对法轮功的信仰帮助他度过了那段最暗无天日的岁月。

他说:“我努力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事,不带任何仇恨,不采用暴力。当时我最担心的,是怕自己实在承受不了折磨和虐待,而放弃修炼。”

刘先生说,结果他真的无法承受下去,所以同意签了一份停止练法轮功的声明。“但我并没有真正放弃,”他说。

“我当时衹有一念,要活着出去,揭露这些暴行。这一念让我挺过来了,没有死。”

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林鸿滨(音译,Hongbin Lin),43岁,曾经是一名中国海军军官,因为信仰,遭到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迫害。

尽管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被定罪,他仍然被劳教所关了一年半的时间。2002年,他从劳教所出来,写下了“法轮功好”的横幅。然而,仅仅因为这一举动,他被指控“破坏法律实施”,而被判处6年徒刑。

林先生说,在他第二次被捕后,他经过了审判程序,但他没有被释放的希望,因为在中国,法轮功学员的代理律师不准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曾经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几位律师均被逮捕和拘留。

林先生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他说,在监狱里他受到电棍电击,囚犯们被指使帮助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说:“入狱3天后,因为我否认有罪,狱警开始用各种方法折磨我,包括用电棍电击。”

“电击我的时候,两个警察,拿两条电棍,旁边有很多犯人,把我压在地上,有的踩着我的脚,有的把我的手反抓背到后面,10多个人踩住我的两腿。然后,他们电击我的头、脸和下身,一直电到电棍没电。”

“电击之后,把我铐到铁床架上,剥夺我睡眠长达15天。”

林先生挨着厕所睡了大约一年。他的活动空间比椅子还窄,只有1-2米长。

“他们经常把我的手绑到身后,强迫我躺在地上”,“我感到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狱警们对待犯人比对狗还糟糕。饭就放在肮脏的地上,没有桌子,我们衹能从地上吃。警察肆意对待罪犯和我们,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想羞辱就羞辱。”

林先生说,在被关押期间,他目睹了很多遭受酷刑和羞辱的其他政治犯。

他说:“一个监狱长,让一个犯人在众囚犯面前,脱掉所有的衣服,公然辱骂他,让他在阳光下暴晒,用这种方式羞辱他,因为这个监狱长觉得这名囚犯干的活不够多。”

“我觉得没有安全感。很绝望。共产党不把人当人看待,没有人性可言。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样,或者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林先生说,“有的囚犯被折磨死了。”

他说:“在澳洲,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我感觉完全不同。这儿的人连动物都不愿伤害。这里尊重人,尊重人类。在中国,不尊重人权和人的尊严。”

“抻刑”(The Rack)

岳昌智,78岁,航空航天部的电子工程师,也是一名画家。因修炼法轮功被抓捕,尽管她从未被起诉或被定罪,仍被北京女子监狱关压长达4年之久,遭受了极端的酷刑和虐待。

她对澳洲新闻网说:“在监狱里,我多次长时间地遭受各种形式的酷刑折磨。有一次,9个警察折磨我5个小时,造成我椎骨多处骨折,包括颈椎骨折、腰椎变形向左前侧突出和骨盆变形等等。”

“一个男人突然冲上来,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按倒在地。他们开始打我,扭我的双手,打我的牙齿。”

“他们按住我,扶着我坐起来,把我的两腿大劈叉那样一字型拉开,他们几个人同时向外拉,压,踩,当时就听到‘咔、咔’两声,我的腰部折了,接着是背部折了。”

“接着,就在我几乎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他们问我是否还要继续修炼(法轮功)”。

强制灌食

张凤英,66岁。2013年因修炼法轮功从家里被绑架,先是被关进看守所,之后被关进劳教所,从来没有被控有罪也未被定罪。张女士说,3天后她开始绝食反监禁。

她在接受澳洲新闻网采访时说,“2000年,开始绝食抗议的时候,我被强行灌食两次。”

“四个人,两个人按着脑袋,两个人踩着腿,仰面朝天这样的灌,灌的往上呛。”

“灌食形式特别野蛮,他们插管时,不是慢慢往里插,那大粗管从鼻子插到胃里,使劲往里插,插不好就插肺里去了。”

“我呛得直咳嗽,吐黄水,吐得满脖子都是。灌完以后就好像窒息了一样,每次把我灌完以后,都感觉奄奄一息了。”

“从那以后他们每天都强行灌食。”

这项调查是澳洲新闻网三个系列调查的第一部分,明天将报道对于中共秘密洗脑班的调查。在那里,政治犯们被强迫观看洗脑宣传视频,直到他们同意改变信仰为止。

责任编辑:易凡

相关新闻
纽主流媒体:成千上万人被中共屠杀盗卖器官
五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而愈 专家:你不用再看医生了
5处粉碎性骨折不治而愈 名流:太了不起了
“无理剪护照 写照中共迫害17年的丑陋”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时间表?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国内外两版本?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