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吃优格、听古典乐 陈永雄培育乐活猪

陈永雄开设的实体店采半开放式的设计,从肉品分切、加工、包装、贩售,让安全、卫生全都看得见。(廖素贞/大纪元)

人气: 7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廖素贞台湾云林报导)1982年,陈永雄和太太从一头母猪开始养起,让猪吃优格、听莫札特音乐;到现在,三源牧场每年生产2万4千头的乐活猪,不仅有许多知名饭店指定使用,更登上总统蔡英文就职的国宴餐桌。不仅如此,他们还在斗六开了一家肉品专卖店,将陈永雄念念不忘的德国香肠与美食带入店里,开设了一家充满德国风情的简餐咖啡店,提供消费者“从牧场到餐桌”的安心美味。

辞公职 回斗六当兽医

毕业于台湾大学兽医系并取得德国慕尼黑大学兽医微生物博士学位的陈永雄,为何想经营牧场养猪呢?老家位在云林、出身工人家庭的他说:“我们家很穷,所以从小就觉得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当年联考分数可上私立医学院,但因家里付不起昂贵的学费,只好改读国立的台大兽医系。”

陈永雄毕业后回到母校当助理。当时,台湾的生物科学才刚要起步,适逢德国一个兽医研究病毒计划案要与台大合作,他很幸运地被派往德国从事研究工作,并在这2年间表现优异,因而又被甄选进了德国慕尼黑大学兽医微生物系,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取得博士学位后,陈永雄回国到省政府担任公职,但因他于德国念书时,曾参加台湾留学生的聚会活动,故而被贴上异议人士的标签,经常被人事单位约谈。对政治完全没兴趣的他受不了这无形的压力,毅然放弃公职回乡当“兽医”。

前景佳 踏入养猪行列

热心的陈永雄经常义务为猪农处理猪只的各种疾病,受到猪农们的爱戴。那时候,台湾的养猪业正在兴起,猪肉大量外销日本,前景一片看好,于是他和太太就跟着人家从一头母猪开始养起,到现在已有1千头母猪、1万3,500多头肉猪的规模,猪场也由1公顷土地,扩大到约4公顷,还有将近20位的员工。

不过,陈永雄的养猪事业并不是这么一帆风顺。1997年,台湾爆发口蹄疫,养猪业受到严重冲击,许多猪农面临破产危机而转行,他也不例外,“那次对我打击最大。”

然而,为了顾及员工的生计,陈永雄还是勒紧裤带地坚持下来,他提到:“当时猪场的4位主要干部才27、28岁,都刚结婚,问他们要继续养猪吗?他们都说‘要!’”在配合政府离牧政策下,他们离开了原本设在斗六市区的猪场,到林内乡的郊区买了一栋法拍的旧猪场,也就是现在的三源牧场,东山再起。

凡事为他人着想的陈永雄,在重建新猪场的半年期间,还把4名员工安排到养猪养得很成功的朋友的猪场工作,而薪水由自己支付,“这样既不影响员工的生活,又可让员工多学一点新的管理技术,也乐了养猪场的主人。”

现代化 营造绿能猪舍

受到口蹄疫的冲击,陈永雄改变了以往传统的养猪方式,他将新的养猪场所有猪舍都采用电脑自动控制负压水帘系统控温、自动给料系统,全场畜舍以高床设计。

他表示,营建成本虽高,但无需每天清洗猪只即可维持猪只与床面的干爽、清洁,也减少了大量废水的处理量;而且还把废水集中处理再循环使用,并透过废水处理设备所搜集之沼气,大量使用于畜舍保温、员工衣服烘干及生活热水供应等,并利用沼气来发电,达到废水处理系统自给自足的目标。这是一座设备现代化之养猪场,也是一座绿能养猪场。

全场畜舍以高床设计,不需每天清洗猪只即可维持猪只及床面干爽、清洁,减少了大量废水的处理量。(三源牧场提供)

全畜舍设置自动给料系统。(廖素贞/大纪元)

为了营造一个对猪、对人都舒适的环境,摆脱传统养猪脏乱、落后的刻板印象,陈永雄说:“我们在畜舍内播放莫札特的音乐,在卫生、干净、快乐的环境中,养出三源乐活猪。”

不惜本 自制新鲜优格

至于让猪吃新鲜优格,他指出:“让小猪吃优格,养猪会比较顺利。小猪养到28天就要离乳改吃饲料,这一阶段它们因为肠胃适应不良,容易造成下痢。这个问题困扰全世界养猪人很久了!一般猪农会在饲料里添加抗生素或加上重金属如锌、铜,来防止猪只下痢。”

“猪吃了优格会胃口大开,很爱吃东西又不会下痢,长得快又健康!”“很早就知道乳酸菌对人的肠胃道很好,但很贵,所以一直没想到要用在猪只上。十几年前,我在国外杂志上看到有卖优酪乳奶粉的讯息,因为我是学微生物的,所以就买回来自己做,后来觉得成本太贵了,就自行大量购买人吃的奶粉,自制新鲜优格。”坚持用人吃的奶粉做优格的陈永雄表示,坊间卖的动物用的过期奶粉,虽然价格便宜,但常被不肖厂商添加很多东西,做出来的优格品质不好。

吃优格长大的小猪。(三源牧场提供)

为让消费者也能吃到安心健康的肉品,他打破传统肉店经营模式,在斗六开设结合生熟肉品、面包、轻食的实体店,把三源牧场养的猪肉,从肉品分切、加工、包装、贩售,半开放式的设计,让安全卫生全都看得见。还将他念念不忘的德国香肠及美食带入店里,成立了充满德国风情的简餐咖啡店。

一家结合生熟肉品、面包、轻食的简餐咖啡店,提供消费者“从牧场到餐桌”的安心美味。(廖素贞/大纪元)

增产值 重专业、管理

当了34年猪农的陈永雄说:“养猪不但要很专业,还要有好的管理,包括猪舍的设备、员工的训练、养猪的技术,每个环节都要做好,产值才会高。”目前全世界都以一头母猪一年可以生产多少头肉猪作为指标,在先进国家如丹麦,一头母猪一年平均可以生产29~30只,而台湾只有15只,效率只有人家的一半,吃同样的饲料,为什么我们的产值就这么差呢?关键就在养猪的管理上。

他指出,丹麦的养猪业能成为全球的指标,除了有好的环境、好的管理外,他们很重视疾病的防疫工作。猪农只要发现自己的猪有问题,马上通报政府协助处理,绝不隐瞒疫情,因此他们没有猪瘟也没有口蹄疫的问题。反观台湾,陈永雄感慨地说:“台湾人没有利害与共的整体观念,为了个人私利隐瞒疫情,导致容易爆发大面积的口蹄疫或禽流感,造成很多猪农或养禽业者无辜的损失。”

陈永雄举了一个日本案例,10多年前,日本一对养鸡夫妇发现自己的鸡场发生了禽流感,觉得愧对国人而切腹自杀,事后调查才发现,这场禽流感是来自别的养鸡场。“这对日本夫妻勇于承担的负责态度,是台湾人所欠缺的!”

带人带心 员工忠诚度高

尽管拥有近1万5千头猪的牧场,还有一家实体店面,陈永雄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原来他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哲学,“我很少去牧场,只是偶尔去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只要交代一下,他们(员工)就会做好,有事就用通讯软体跟我联络。”

为什么对员工这么放心?他表示,员工都是农校兽医科毕业的,具备养猪的专业知识,所以可以很放心地把养猪工作交给他们,而且还鼓励他们到大学进修,吸收一些新的知识。这些员工在牧场工作有10多年的、也有20多年的。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还会选择养猪吗?年近65岁、喜欢单纯的陈永雄说:“养猪很适合我的个性,只要把分内工作做好就可以了,不用跟人打交道,这样就有较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问及什么事让他最开心?“假日和太太一起到台北看孙子,陪孙子玩最开心。”陈永雄笑着说。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