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航亿苇:“首骗”陈光标原来是这么玩的

人气: 5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22日讯】“有的人说,‘他反正还是捐了钱嘛,你们说他,你们没有捐钱还不如他’,还有人说‘做好事总被质疑’。陈光标就是用道德来绑架社会。他是捐了,但是他是为了骗到更多。而且他的骗术成功了。”著名慈善界操盘手徐永光如此说。

2016年9月20日,财新网发布重稿《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网易也发布《“行为艺术家”陈光标的“造假人生”》等稿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其他一些重要媒体似乎并未跟随,而只是低调参与,但在网路与社交媒体,却形成巨大的热度。原来,陈光标根本不是什么“首善”,而只是地地道道的“首骗”。

陈光标一炮而红,源于2008年汶川大地震“千里驰援”的神话。而这,竟然是令计划的一手安排。实情,财新网引用陈公司的内部人士话说,地震发生时,公司正好有人在绵阳。没有人第一时间想到这是个表现的机会。一直到令计划到了四川,做了安排。当时“根本就没有连夜加班赶过来。我们是在四川租了几个车,就开始摆拍。后来为了宣传,才开始从江苏拉车过来。”于是,新华网有了《“中国首善”陈光标的地震灾区二十天》那篇报导。从此,陈光标就戴上了“中国首善”的光环。

财新网报导揭露,陈光标先结识了令计划的哥哥令政策,再由令政策介绍给令计划。然后,又结识了原中宣传部副部长、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等大员。其他媒体点名,他与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也有特殊关系。也即他有了特殊的政商圈,关键就是令计划这类当时有权有势的腐败官员。有了这一关系平台,他又善于巴结与借势,便很容易就有机会与其他领导人合影。不知不觉间,其他重要领导也就不明就里成了他自我炫耀的资本。他总是随身携带与领导合影的塑封照片,见人就发。他的办公室,最枪眼的布置就是各类荣誉证书、绵旗及与重要领导的合影照片。那类照片,许多商人都不难办到,但像陈光标那么多,那么爱显摆,却不多见。

再一种极具说服力的事件,是他的拆迁业务进了中南海。他曾得到中央办公厅085工程、商务部4号5号老办公大楼拆除工程、央视过火楼网架拆除工程、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工程等。那些工程,既不可说得很清楚,又不可不说,方法就是含含糊糊,一会儿这么说一会儿那么说,让懂关系学的人明白,让不懂关系学的人糊涂。这样,别的一些商人就非常看重陈光标的特殊政商资源,愿意跟在他背后为他的“首善善举”花点钱。比如另一个问题富豪丁树苗,就至少直接给他打款1500万元。

陈光标在2008年拥有“中国首善”之名后,采取的手段就是“高调慈善”。他特别喜欢弄来一大堆现金,搞成现金墙,一开口就是要为什么事捐款N个百万、N个千万、N个亿。他不是没有捐赠,而是捐100说成捐1万。真真假假,让人摸不着头脑。有的捐款他真是拿出真金白银捐出去的,但那些钱又主要来自别的商人。他向别人募集的捐款,基本都是打到自己的银行卡里,说成是自己掏的钱。而像丁树苗那样的问题商人,一方面不敢与他计较,一方面他们坚信低调保命是正理,也不想引火焚身,跳出来说那些钱不是陈光标的,而是我的。

要命的是陈光标的慈善活动,相当一部分证书是骗来的,又有相当一部分是自己制作的。为了方便,他的公司购买了一台废章机。新闻报导指2016年3月,他的公司被警方查出假公章有170多枚,但财新网提供的新数位有180枚。这些假公章,成了压垮陈光标“首善”骗局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光标最大的能耐,就是忽悠,善于引导一些轻信的记者为他唱赞歌。玉树地震他声称捐款捐物4300万,但其中4100万物质是他自说自话,谁也搞不清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到底有没有那些价值。捐玉树还有5000台电脑,被揭露是用几百元一台的破旧电脑拼凑起来的。2010年通过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向巴基斯坦捐款100万元倒是真的,但向福建捐100万元却查无实据。向江苏省红十字会捐款500万元,获得该会副会长头衔,但实际到账只有50万元。声称向中国志愿者服务基金会捐赠800万元,实际一分钱未到账。声称援建青海玉树光彩小学46所,乡村卫生所10所,可青海玉树州教育局的人却搞不清具体是什么学校、学校在哪里、钱给了什么机构。至于与比尔•盖茨、巴菲特见面声称裸捐,那不会花什么钱。10美元收购《纽约时报》、“冰桶挑战”、携带1亿人民币到台湾暴力捐赠等事件,均漏洞百出,当时就有人质疑。他从美国回来,获得的联合国组织颁发的“世界首善”证书,“联合国”的英文都被拼成了“United Nation”,联合国官方微博随即指正,令他即刻丢脸。他曾声称自己当选为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但实际只是“名誉副会长”。

陈光标一个重要的方法是利用老干部。那些老干部离退休后想做点事,最受吸引的就是慈善活动。他们很多人是真诚的,陈光标正利用他们牵线搭桥,以慈善秀来结交更多的官员。

结识官员,是为他的公司取得拆迁等业务。拆迁业务,他过去干得很苦。他的公司原来并无相应资质,要借别人的资质揽活干。成为“中国首善”后,有了一系列光环,如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江苏省红十字会副会长、江苏省慈善总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以及 “全国抗震救灾英雄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华慈善奖”、“中华慈善奖特别贡献奖”等荣誉,又有特殊的政界资源,他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拆迁工程上围标、串标,倒卖工程牟利。这种方法还可以让收益不走账,逃税漏税。而他的公司这些年,法人代表变来变去,账面利润经常是负数。反正他“有背景”、“有后台”,工商税务也没人敢来找他的麻烦。

令计划2014年落马,李东生2014年被双开和立案调查,杨卫泽2015年初被双规等,这些贪官出事后,陈光标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像过去那样“高调慈善”了。他原来是比较胖的一个人,体重曾高达190斤,但2015年他突然瘦了52斤,据称做了切胃减肥手术。但他对外宣传不提此事,搞起了“天杞园减肥特膳”之类的瘦身项目。前段时间,老航发现有一个陈光标的瘦身公众号,机器人发文章,通过超链接绑了其他莫名其妙的东西,且满满的都是垃圾广告,让人烦不胜烦。或许没有了令计划那样的后台,陈光标想重新整合,再找暴富的新门路吧。

“高调慈善”本无所谓对与错。“高调慈善”原本可以阳光透明,老航过去和现在都持肯定态度。但陈光标的“高调慈善”恰恰是以此做幌子,虚实相间,亦真亦假,实际却是欺骗,便令人恶心了。对陈光标,起初资讯有限,只有一面之辞,老航本人无法正确判断。但随着他“高调慈善”表演越来越像一个小丑,有许多不合情理之处,我也就感到这人有些问题,写过一些对他有所质疑的文章。2011年,我曾提议:“至于陈光标究竟有无少捐多报,既然事情已被闹大,建议还是请可信的公证机构或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如果陈光标只是小问题,不必再去纠缠;如果是大问题,他不仅没资格当什么慈善家,而且如果涉嫌诈骗,还应当由政府对他公诉。”可惜那时节,陈光标风头正劲,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踢爆陈光标,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尴尬。一是那种不正常的政商关系,令某些仍潜伏的贪官不愿意将陈光标的事搞得太明白。二是对中国慈善业的冲击,那要比郭美美事件的社会伤害更大。有些慈善真相也相当复杂。比如我说捐1000万,实际只捐50万做做样子,另外最厉害的手段再拿50万打点几个关键人物,那谁敢说我是谎捐?三是对不少媒体的打脸,他们过去一味替陈光标站台,甚至在令计划等大老虎被抓后仍不收手,继续充当陈光标的吹鼓手。然而,陈光标这样的骗子,老航的初步判断是犯下重罪的一个人。若对这种人不能严肃处理,揭露其真面目,那就难保第二个、第三个陈光标不会出现。容忍犯罪与丑陋,那是对社会,对历史的巨大侮辱。中国社会已经被欺骗搞得太血腥、太残忍和太混乱了。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9-22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