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骏:白兰走了 对旧金山是祸还是福(一)

颠倒黑白的“虫洞论”透露白兰的下流人品

人气 921

【大纪元2016年09月23日讯】9月18日上午9点左右,中华总商会总顾问白兰在旧金山唐人街东华医院隔壁的一家寓所中猝死,终年68岁。白兰去年因肾衰竭前往中国广州换肾,今年5月刚刚返回旧金山。 这位表面上黑白两道通吃,上连旧金山市长,下通中共领馆,在唐人街似乎叱咤风云的人物换肾手术完成后又突然逝去,大家都觉得突兀。

白兰,对于大部分旧金山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其实,就在其死讯传来的几天内,一场旧金山市议会的风波已经开始。

白离世翌日,市议员威善高(Scott Weiner)就发出声明,建议把一直迟迟未建成的中央地铁华埠车站,以白兰命名。次日,另一位市议员佩斯金(Aaron Peskin)批评说,威善高的提议不算数,因为事先尚未先听取社区的意见,也未与他讨论。再隔一天,又一位市议员金贞妍(Jan Kim)利用首先发言的机会,抢先在市议会上宣布了命名提案。

这样的富有戏剧性的事情,其实一直围绕着这位争议人物,现在,就算人走了还在搅动着旧金山。

那么,白兰死去对旧金山是祸还是福?白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她既无公职又无官职,如何表面上玩动如此大的政治权柄?这些都是旧金山唐人街乃至主流社会谈论的议题。

白兰的一大特点就是不按常理出牌。比如,在2015年旧金山市议员选战中,白兰主导的以“虫洞论”抹黑对手的做法,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当年,因为原市议员邱信福当上州议员,市长李孟贤选择了冀芷欣(Christensen)作为代理市议员,否决了白兰提出的人选。这是在市议员替补人选上,李孟贤第三次对白兰的否决。实际未必、但极力标榜自己可以“制造市长、操控市长”的白兰几乎是气急败坏,不断挑战李孟贤,并在2015年市议员选举中极力挑战冀芷欣,动用各种抹黑手段打击冀芷欣。

最离谱的是, 在一次白兰把持的新年宴会上,新指定当选市议员的冀芷欣因为“某种原因”被安排在单独一人一桌,当众被羞辱。后来,白兰与某中文媒体记者联手,连续高调抛出“低下论”和“虫洞论”,用同样手段抹黑应该是完全无辜的冀芷欣。

2015年7月6日,本地的一中文报纸地方2版头条大篇幅刊登一篇文章首先提出“虫洞论”,把英文的Wormhole,翻译成中文的“虫”和“洞”,在脱离原文整体意思的基础上,得出结论:这是把华人社区的人说成是“虫”、“虫住的洞”;指责冀芷欣是“贬低华人社区”、“对华埠不敬”、歧视华人。

对于懂英文的华裔读者,读读下面这段话,可能很难会有被侮辱的感觉。原文是:“Union Square is known all over the world. Chinatown is known all over the world,” Christensen told reporters today. “This is the wormhole that connects the two of them, and we’ve sort of left it as a transit afterthought.”

如果翻译成中国话,应该是类似这样的说法:“联合广场全球知名,唐人街也是闻名于世界,(士德顿街隧道)这个‘时空转换隧道’将两者连接了起来。” 或者写成:“联合广场全球知名,唐人街也是闻名于世界,(士德顿街隧道)这是一个‘虫洞’,即爱因斯坦相对论中的‘通往另外空间的捷径’,将两者连接了起来。”

退一万步讲,一个在旧金山唐人街的非华裔市议员,绝对没有这个胆量、意思、甚至想法,去侮辱她的选民。事实上,这位市议员是在努力做一件好事,是乘在旧金山唐人街附近的士德顿街隧道100周年纪念之际,向市府争取了10万美元拨款,来改善隧道中的照明和交通,以利于“唐人街的华人”与隧道另一端的“旧金山金融区”更好的交流。

在描述这个“时空转换隧道”的时候,该市议员用了英文的wormhole来描述,其实是非常形象,而且是很有品味和学究深度,也是非常恰当的。

所以,这样一件有益于华人社区的大好事,却被假装不懂英文的个别华人和华裔媒体,在时隔近一个月以后,把其中一个英文字抠出来、再直译成中文、赋予与原意不相干的贬义的含义,扣上“歧视华人”的大帽子,再以大篇幅报导、用严厉的词批判,然后在唐人街大规模铺开,游行、到处张贴、做成展板到处散布……

“虫洞论”不是第一次,稍前还有类似的“低下论”。这类无中生有的报导中,白兰是抹黑市议员候选人冀芷欣的主角和推手,她甚至直接在报导中登场。白兰与那位中文记者的长期关系唐人街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该中文报社的一位其他资深记者也说,“那是白兰的马仔而已,报社里谁也不敢惹她们两个。这些事我们报社的人也觉得非常离谱,非常反感。”

中共在旧金山的代理人白兰(大纪元资料图片)

白兰,这样一个“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系”“在旧金山纪事报当记者多年”的老媒体人, 实在不能只是说其违背媒体业者操持和道德来描述。如此大胆的在旧金山政治选举中制造的大规模抹黑运动,说是“颠倒黑白”,绝不算过分。而白兰“有恃无恐”地中伤对手、误导选民的做法,可以看出白兰的一贯手法和手段,也透露出其下流的人品。(待续)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萧辰:关于中共抗疫表彰大会的几个疑问
萧辰:蒙古语教学改革的背后
萧辰:谁是中国人各种错位背后的推手
微信,究竟方便了谁?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欧中峰会 欧盟对中共转强硬
【大选观察】川普对付中共敢说敢做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