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秤砣一击 寇准幡然悔悟

作者:罗真

家教珍事。(小玉/大纪元)

      人气: 538
【字号】    
   标签: tags: ,

寇准,宋朝著名宰相,字平仲,华州下邦都(今陕西渭南县东北)人。他是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976–984)进士,为人刚直,敢于直言进谏,因而得到宋太宗的重用,官至参知政事。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出任宰相,后因受王钦若等排挤,一度罢相,天禧元年(1017)又恢复宰相职位。后来因受丁谓排挤,贬雷州、衡州,病死于贬所。

寇准年少时,行为放纵,不拘小节。又特别喜欢玩鹰耍狗,可说是不务正业。而寇准的母亲,生性严厉,对寇准时加管教。

有一次,寇准又在外游荡嬉戏。寇准的母亲,虽屡屡对儿子加以教育,总是没有多大效果,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便顺手抓起身旁的秤砣,朝寇准砸去。 这一下,正好击中了寇准的脚,顿时鲜血直流。这沉重的一击,终于使寇准醒悟过来。从此以后,他改掉了贪玩好乐的习惯,刻苦读书。

尽管寇准后来做官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但寇准每次抚摸到当年被秤砣砸出来的伤疤,总会想起母亲教导他的一番苦心。每当此时,他总是止不住伤心落泪。

寇准十九岁便考中了进士。宋太宗对录取的进士,往往要亲自接见,对这些新进士们考察一番。如果年纪太小,就不予录取。有人便教寇准虚报几岁年龄,以免被淘汰。寇准回答说:“我刚刚应朝廷的科考,怎么可以欺君呢?”他坚持诚实不欺,不肯虚报年龄,结果还是中了进士。

寇准平时在朝,刚直不阿,即使是皇帝,他也不肯无原则地迁就。寇准任员外郎时,一次向宋太宗陈事,宋太宗因不合自己意愿,未及听完,便想要回宫休息。寇准用手拉住宋太宗的衣服,迫使他坐回到椅子上,将事情陈奏完。宋太宗对他的胆量,十分赞赏,对人说道:“有寇准在身边,就像唐太宗得到魏徵一样。”

寇准为官不喜人奉承拍马,他任宰相时,丁谓任参知政事。有一次,大家在中书省进餐,寇准吃饭时,不小心将汤汁溅到了胡须上。丁谓马上起身,替他轻轻擦去。寇准当即对丁谓说:“参知政事是朝廷大臣, 难道是替上司揩胡须的吗?”丁谓回头看看一起吃饭的人,感到无地自容。

寇准当了朝廷大员后,每次领到俸禄,总是把它放在厅堂上。家里的一个老女佣见了,哭着对寇准说:“太夫人去世时,家里很穷,想要一匹绢作葬服都没有。真可悲啊,太夫人再也看不到你现在的日子了!”寇准一听,顿时悲痛万分。此后,他牢记此事,平时生活节俭朴素,不肯奢侈。

寇准有一条青布被子,用了二十年没有换。有人笑他,说他就像汉武帝时代的公孙弘,身为显贵,俸禄很多,平时却总是盖一床布被,故意沽名钓誉,博取俭朴的好名声。寇准听到这话,淡淡一笑,说:“他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有意装模作样。我是真心实意想要俭朴,有什么可惭愧的?”

寇准俸禄虽多,却不肯建造宅第。隐士魏野,为此特意赠送给他二首诗,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称赞寇准虽位居显要,却不肯建造宅第。不久,连北方的少数民族,也知道了此事。有一次,一位少数民族部落的使者,在朝廷中看到寇准,便问旁的朝臣道:“这就是‘无地起楼台’的宰相吗?” 少数民族的人们,都很尊敬寇准。

(《宋史•寇准传》、《涑水纪录》《邵氏闻见录》《五朝名臣言行录》卷四)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更多:成语故事:“管鲍之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一个人,既没有可以炫耀的祖先,又没有值得一提的宗族姓氏,而最终却能够名播四方,并且传之后世,不也是做学问的结果吗?所以,君子是不能够不学习的!
  •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 母亲黎氏说:“俗话说:一世买书三世读!我们家境贫困,就只剩下了这一大批书。能教给你知识的,也就是这些书。书是读不尽的,但能从一卷书中,学到一句两句,就受益不浅了!”
  • 鲁班教子可说是有理有节,他极有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时期,然后选取适当的时机加以教育。该抓紧的时候,便丝毫不肯放松,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 李晟性格嫉恶如仇,治军尤为严明。他对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劳,都能牢记不忘,随时说出哪一个有什么功劳,哪一个有什么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仆,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记下其姓名。
  • 尽管王溥一直在朝中担任宰相之职,家中每当有客人来,王溥总是恭恭敬敬地站立在旁,小心待候父亲王祚和客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 岳飞坚决辞谢说:“为国家效劳,是我们父子份内的事。如果这样受封,岳云就有可能居军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难以率领部将了,这实在是有害于国家啊!”
  • 谢玄的成长,和他叔父谢安对他的教育很有关系。谢家是世家,故谢安的教育方法,也明显地带有世家的特点。他对谢家子弟从不肯采用疾言厉色,或是直接指责的方式,而是显得极其委婉。
  • 李颙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凡事都不如孟子;即使这一件事,不遵照孟子的办法去做,也绝对没有什么害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