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柳公绰夫妇教子

家教珍事。(小玉/大纪元)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柳公绰,字宽,小字起之,唐代华原(今陕西耀县)人,是著名书法家柳公权的哥哥。

柳公绰自小品行端方,性严谨,非圣贤之书不读,所作文章也典雅方正。后来,他以“贤良方正”被举荐,曾任校书郎。后又官吏部员外郎、鄂岳观察使,带兵讨伐叛将吴元济,每战必胜。到唐文宗时,升任河东节度使。后朝廷授以刑部、吏部侍郎,兵部尚书等职。

柳公绰为官正直,而且直言敢谏。任兵部尚书时,他已经生病,快要去世了。临死前,柳公绰忽然叫人将同僚韦长请来。众人以为他要嘱托后事,谁知他反复叮嘱韦长的,仍然是朝廷公事。待嘱咐完毕,他才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两天后便去世了。柳公绰当官关心民生疾苦,体恤下情。刚开始任河南尉时,因遇灾年欠收,虽然柳公绰家中生活并不困难,但他要求家人每顿饭只吃一味菜。等到年成好了,才又增加了一个菜。人家问他为什么要如此节俭?柳公绰答道:“天下四方都在挨饿,我怎么能光顾自己吃饭呢?”任河东节度使时,又遇上荒年,柳公绰仍然不改当年节俭之风,千方百计节约开支,罢撤宴饮,吃、穿都和士兵们差不多。

柳公绰治家历来谨严,对子弟要求相当严格,其家法深为士大夫们所钦佩。柳公绰的舅舅薛能、薛从都是朝廷要员,一个继舅和他一样也担任节度使,而岳父在朝廷中官职也很高,可说是一门显赫。但柳公绰从不因官位高而傲人,依旧谦恭守礼。柳公绰办公事时,不苟言笑,很有威仪。下属都小心从事,不敢有丝毫的不轨行为。柳公绰在家中却是个孝子,对待家人和蔼可亲,全家都十分和睦。对其继母薛太夫人,柳公绰素来侍奉谨敬。薛太夫人的仆役使女等,因之而对柳公绰不太畏惧,甚至有直呼其小名的。

柳公绰乐于助人,族中有贫困者,他总是给予帮助,得他资助帮扶的人,难以细数。有个族孙得了病,临终时将女儿托付给他。等到该女出嫁,柳公绰亲自为她操劳,连刀尺箱笼之类的小东西,都一一亲自为她细心拣选。尽管经济上尽量给亲友以帮助,但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却从不姑息。柳公绰族中有个晚辈,名叫柳应规,在朝廷担任水部员外郎后,请求柳公绰帮他买一所宅第,柳公绰却不肯为他出力。他私下对其他亲属说道:“柳应规是穷苦读书人出身,刚到朝廷做官,就要买新房子,实在不如暂时租一处房子住为好。”但等到柳应规去世后,柳公绰却对他抚养遗下的子女备加爱护,为他们置买住宅,培养他们立身成人。

柳公绰对自己的子弟,则要求极为严厉,任河东节度使时,子弟们有事出门,所经过的州、县,从不让人知道,免得地方官为此迎送操劳。柳公绰家宅中,门东边有个小书房,只要不上朝,他总是天刚亮就起床,来到这个小书房中。儿子柳仲郢等,则早早就穿戴齐整,在此向父亲请安。柳公绰就在这小书房中处理家事、接待宾客等,有时则和弟弟柳公权等在此小宴。到晚上,点上蜡烛,任意叫一个儿子或是侄子,让他手捧经史等书籍朗读,其他人则用心听着。读完书,便讲授教子弟们做官、治家等等的道理、方法,有时则讨论文学,谈论作文之道。或者也弹弹琴,一方面陶冶情操,一方面作为娱乐。一直要到深夜,寺庙中的钟声响起,才各自回房就寝。

在他的严格管教下,子弟们都知书识礼,规行矩步。他的儿子柳仲郢,有一次在路上遇到尚书张正甫,便立刻去掉头上的华盖,下马参拜。张正甫与柳公绰关系甚好,见柳仲郢如此行礼,急忙制止。柳仲郢却照样行礼,丝毫不肯马虎。过后,张正甫遇到柳公绰,便对他说:“我和令公子在路上相逢,令公子谦恭太过了!”柳公绰听了心中不悦,沉着脸没有回答。过了好久,张正甫告辞离去后,柳公绰很不高兴地对别的客人说:“张尚书和我交往,子侄辈行礼居然这样大惊小怪,难道想要叫他的儿子在街上不讲礼节地骑马冲撞我吗?此人实在不值得和他说话。”张正甫后来得知此语,特地郑重地向柳公绰谢过。这件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柳公绰对子弟要求之严。

在柳公绰的影响下,其妻子韩氏,也很善于教育子弟。柳仲郢在父母的严格要求下,从小十分好学,读书勤奋。韩氏经常陪着儿子读书。韩氏又特地用苦参、黄连和熊胆等,碾碎合在一起,做成熊胆苦丸。柳仲郢晚上读书读到疲倦时,昏昏欲睡,韩氏就拿出熊胆丸,让儿子含在嘴里。那熊胆丸子非同寻常的苦味,常常使 得柳仲郢睡意全消,便又接着苦读下去。这个以熊胆苦丸刺激儿子读书的故事,一直留传下来,成了一个著名的读书典故。

柳公绰和韩氏教子的苦心,后来确实结出了果实,柳仲郢曾手钞六经及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范晔的《后汉书》以及魏晋南北朝史等等,在读书上下了非常刻苦的功夫。后来,他变得很能写文章,其著作《二十四司箴》,深得唐代大文学家韩愈的赞赏。

(《新唐书•柳公绰传》、《新唐书•柳仲郢传》、《因话录》、《古今图书集成•家范典•教子部》)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更多:成语故事:“管鲍之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寇准俸禄虽多,却不肯建造宅第。隐士魏野,为此特意赠送给他二首诗,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称赞寇准虽位居显要,却不肯建造宅第。
  • 如果一个人,既没有可以炫耀的祖先,又没有值得一提的宗族姓氏,而最终却能够名播四方,并且传之后世,不也是做学问的结果吗?所以,君子是不能够不学习的!
  •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 母亲黎氏说:“俗话说:一世买书三世读!我们家境贫困,就只剩下了这一大批书。能教给你知识的,也就是这些书。书是读不尽的,但能从一卷书中,学到一句两句,就受益不浅了!”
  • 鲁班教子可说是有理有节,他极有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时期,然后选取适当的时机加以教育。该抓紧的时候,便丝毫不肯放松,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 李晟性格嫉恶如仇,治军尤为严明。他对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劳,都能牢记不忘,随时说出哪一个有什么功劳,哪一个有什么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仆,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记下其姓名。
  • 尽管王溥一直在朝中担任宰相之职,家中每当有客人来,王溥总是恭恭敬敬地站立在旁,小心待候父亲王祚和客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 岳飞坚决辞谢说:“为国家效劳,是我们父子份内的事。如果这样受封,岳云就有可能居军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难以率领部将了,这实在是有害于国家啊!”
  • 守门的官员明明知道是太子,却不肯徇私枉法,真是个刚正守法的好臣子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