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慎思:马晓红与刘迎霞的冰火两重天

人气: 17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0月01日讯】本次辽宁贿选案爆发,马晓红马总,马美女的好日子,算是过到头了。她的遭遇,与另外一个美女“企业家”的现状可谓对比鲜明,冰火两重天。顺带说明,“冰火两重天”这个在江湖上某个行当的出处,恐怕也和东北有关,这事得问刘志军,对,就是有靠山石的那个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还有那谁,谁谁,江湖传闻,他们都亲身体验过来自俄罗斯的“冰火两重天”。与某部的人奶宴相比,算是半斤八两吧。这是题外话,点到为止。呵呵。

9月22日,日本《读卖新闻》报导称,有“朝中消息灵通人士”向该媒体披露,前不久已被辽宁警方逮捕的鸿祥实业公司董事长马晓红,曾经是指导朝中贸易事务的张成泽在中国的伙伴,她通过出口中国的生活用品和进口朝鲜的煤炭等“大发横财”。期间,马还涉嫌通过海路与朝鲜进行秘密交易,向朝鲜走私用于提取浓缩铀、纯度高达99.7%的铝锭及氧化铝等可用于开发核武器的物质。

据公开的资讯,2010年,朝鲜上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正式钦点金正恩为继承人后,曾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当时周永康是与金氏父子“唯一同台的外国人”。有报导称,周永康与金氏父子同台观看阅兵仪式之后向外宾说,他有信心金正恩会称职。而当时的周永康的政治仕途正“如日中天”,被外界称为的“政法王”。周永康与金家的关系则被外媒报导为“教父对信徒的教诲和怂恿关系。”众所周知,朝鲜当局在处决张成泽的同时还处决和逮捕了大批张的党羽,凡是跟张能搭上关系的几乎都遭到金正恩当局的严厉整肃。马晓红能在张成泽垮塌后继续保持对朝贸易不受影响,而且生意还越做越大,说明她这条贸易渠道已被金正恩当局所接纳,双方的互动情况还很良好。

公开的资料显示:周永康于2013年12月1日被秘密逮捕(2014年7月29日公开宣布)。同年12月8日,张成泽在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被当场逮捕,3日后即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有消息说,作为前朝忠臣,张成泽来老大哥这边时,与老大哥密语欲以金正男替换金正日,结果此消息被康师傅泄露给金正日,你想,作为一个血气方刚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在那种家天下的体制内,哪能容得了此等不忠行为?所以,作为姑父,老臣张成泽被“犬决”或者“炮决”了,还是公开的。此等残暴,使人有回到几个世纪前的感觉。

这样,问题就来了,她马晓红一个边陲小镇做生意的,谁给的斗胆敢于供应朝鲜核材料?想来,原因有三,一,这个声言“甘愿为朝鲜粉身碎骨”的女强人,确实因为与朝鲜的边贸发了大财,钱这玩意儿,一旦来得快了,是很难收手的;二,明知有大人物撑腰,一直抱着侥幸心理;三,一个穿金戴银的美貌女人,眼里除了钱以及有钱才能买到的衣服首饰化妆品,不会有其他,她不会料到自己的愚蠢行有可能为会给国家,更直接是给东北带来多么大的灾难。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一条道走到黑了。虽然马晓红的“甘愿粉身碎骨”之词听似很高大上,但是我不相信她一个东北美女能有利益之外的“理想”,再说,金家政权,地球上仅存的一个奇葩,枉顾民意民生,视国际谴责为无物,它怎么配得上“理想”二字?如果马晓红甘愿为这样的垃圾政权粉身碎骨,只能说财迷心窍,脑子进水(误以为某些人打的包票可以当真),没有第二种解释。

据报导,本次小强与奥总见面时,奥总通报了美方获得的情报,包括那个酒店里的朝鲜黑客;据消息人士透露,“美国上月向中方拿出证据,颜面尽失的高层震怒”,加上贿选案的曝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亲自下令抓捕马晓红,两大问题,干脆一勺烩。而9月19日,美韩智库共同发表的报告指出,丹东鸿翔公司向朝鲜出口的氧化铝等物资被认为可供建造核武,此外,鸿翔公司还从事一些其他可疑的业务;报告指出,鸿翔公司与朝鲜合资投资的沈阳“七宝山酒店(Chilbosan Hotel)”被怀疑是朝鲜网络军队121局的集结地,索尼影业遭黑客入侵,据信与他们有关。

马晓红进去了,可是另外一个东北美女“企业家”却早已人家蒸发,不知所终,逍遥法外,而且至今仍然无人提及,她就是“最美政协委员”刘迎霞

出走后,关于刘美女的种种消息,至今都是传闻,除了免职的报导,其他不见于正式的媒体报导,因为她的故事尚未揭盅。据传,刘美女是获得内线密报,早有准备,于东窗事发前远走高飞了。现代社会,如果真要找她,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大家心知肚明,全世界就那个几个地方,不在这里在那里,只是囿于法制的不接轨,大多地方不允许赵国警察去执法。贪官后代之张扬,从米国回来的朋友讲了亲眼见闻:华东某省一个交通厅副厅长的儿子,座驾与奥巴马同款,只是这孩子的车不防弹,长岛的独立别墅,极尽奢华,价值上千万美金……。朋友们,够不够了?听完这些,有何感想?

马晓红个人私德及私生活状况,目前尚无爆料,咱不敢瞎猜;但是,关于刘美人的传闻,可是多了去了,当然,限于剧情的发展,还不能指名道姓,但是,赵本山说过,谁用谁知道。

从陈同海、杜世成等人倒在同一件石榴裙下的公共情妇,到山西金道铭的姐妹花,再到刘迎霞身后的男人,到河北政法王张越打发到德国和澳洲的情妇们……天朝这种故事一直在上演,只要存在绝对的权力,就会有绝对的美女献身来实现权色交易以达到各取所需。

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的腐败在不断地上演,权色交易的“爱情”层出不穷,二十多年来那个举国皆知的“爱情故事”,显然是起到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示范作用,这件艳事对社会公序良俗的破坏力,对道德底线的摧毁,对中华文明的冲击力,无可估量!郭徐这样的人渣都能混一身好皮披着,真是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一个“好”时期,好时期天天都是“好日子”!到了今天反腐雷霆万钧的时段,而仅靠老板自身清廉而坦诚的“初心”,能不能有效遏制这种普遍蔓延的艳事再现,都在观望。

如果,发生在东北以及遍地开花的贪腐淫乱能惊醒梦中人,也算是一大幸事。(原标题:两位东北美女企业家的冰火两重天)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10-01 7: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