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最低时薪升至11.40元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道)安省政府周四宣布,全省最低时薪从10月1日起,从11.25元升至11.40元,届时安省最低时薪将为全国第四高,不过,这与民间期望的目标相差甚远。

2年前,安省劳工界要求省政府将最低时薪升至14元,把工人从贫困线下解脱出来。现在,劳工界的最低时薪要求已升至15元。

2014年1月,安省政府决定解冻3年没变的最低时薪10.25元,当年6月调升至11元,说是累计了3年内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上升。省府之后通过立法,将最低时薪的增加与消费者价格指数挂钩。今年是第三次按通胀调升最低工资。

按政府的计算,现在安省挣最低工资的全职雇员,年收入比3年前增加了2,392元。挣最低时薪的工人,主要在住宿、餐饮、零售及农业等行业工作。
同时,省府宣布,增加安省社会福利金(Ontario Works)及安省残疾支援金(ODSP)的支付金额。单身成年人的社会福利金每月增加25元,家庭增加1.5%;个人残疾支援金增加1.5%。残疾支援金的增加从9月开始,社会福利金增加从10月份开始。

 劳工界继续要求最低时薪15元

安省劳工厅长斐廉恩(Kevin Flynn)在周四的公告中说:“我们政府知道,生活成本每年增加,为了帮助家庭跟上这增加,我们将最低时薪与通货膨胀挂钩。”

不过,劳工界没放弃争取脱贫的努力,按“争取15元时薪及公平(Fight for $15 and Fairness)”行动组织发出的通告,他们将于10月1日,就是最低时薪增加的当天下午12点半开始,在安省议会大厦外集会,要求政府将最低时薪升至15元及改革劳工法。

他们的改革要求包括:公平的调配;进一步规范临时就业机构;加强对《就业法》的预防性及公开的执法;对违反《劳工法》的人,施加有意义的罚款;结束合同转手;通过立法保证7天有薪病假;更容易加入工会;最低时薪15元。

杂货店工人亨利(Deb Henry)说:“你需要知道,每小时挣11.40元的全职工人,收入仍将低于安省贫困线的16%。我们需要每小时收入15元。”

来自基奇纳(Kitchener)的倡议者奈特(Marjorie Knight)说,经过对工作场所的评估,安省政府已有机会为劳工提供公平的政策。“我们需要广泛的立法改变,去更新安省的《劳工法》,为我们大家带来改善。”

加拿大10省3特区中,还没有最低时薪能达到15元的。按加拿大政府公布的数据,目前最高的,是努纳武特(Nunavut)地区今年4月1日开始的13元,然后是西北特区的12.5元,亚伯塔省今年10月1日开始的12.2元。安省在10月1日实施11.4元后,将在全国排第四。

按安省目前最低时薪与通胀挂钩的政策,2014年至2016年的2年间,最低时薪升了0.40元。如果这样的升幅不变,需要接近20年才能升到15元。

亚伯塔省今年6月宣布,他们的最低时薪将在2018年10月1日升至15元。今年10月1日开始的12.2元已经体现了这趋势,比2015年10月1日开始的11.2元增加了1元。

表:各省及特区最低时薪对比(加拿大政府数据)

省/特区 时薪(加元) 生效日
亚伯塔省 12.20 2016年10月1日
卑诗省 10.85 2016年9月15日
马尼托巴省 11.00 2015年10月1日
新不伦瑞克省 10.65 2016年4月1日
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 10.50 2015年10月1日
西北特区 12.50 2015年6月1日
新斯科舍省 10.70 2016年4月1日
努纳武特特区 13.00 2016年4月1日
安省 11.40 2016年10月1日
爱德华王子岛省 11.00 2016年10月1日
魁北克省 10.75 2016年5月1日
萨斯喀彻温省 10.72 2016年10月1日
育空特区 11.07 2016年4月1日

表:安省过去20年最低时薪变化历史(加拿大政府数据)

生效日期 时薪(加元)
1995年1月1日 6.85
2004年2月1日 7.15
2005年2月1日 7.45
2006年2月1日 7.75
2007年2月1日 8.00
2008年3月31日 8.75
2009年3月31日 9.50
2010年3月31日 10.25
2014年6月1日 11.00
2015年10月1日 11.25
2016年10月1日 11.40

 

新移民低收入趋势仍在 政府关注

(大纪元记者周行报道)加拿大政府的研究发现,与老移民及加拿大出生的人相比,新移民的低收入趋势仍在,上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来自亚洲的移民,低收入状况较严重。

联邦移民部今年6月份公布的一份报告称,最近的趋势表明,与加拿大出生的人或老移民相比,新移民的低收入率自1980年以来一直在增加,这值得关注,“因为收入低会影响到移民个人和家庭参与经济、社会及文化的能力,并影响他们在社区里的个人尊严。”

该报告称,虽然最新的研究发现,移民的经济表现有所改善,但仍有移民处于长期的低收入状态。“这是可能是加拿大面对的最严重的社会及劳动力市场挑战之一”。

按加拿大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获得的政府内部研究报告,政府对上次人口普查的分析发现,来自荷兰、英国、南非、爱尔兰、意大利、德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克罗埃西亚、葡萄牙、塞尔维亚及印度的移民,经济表现和本地出生的加拿大人相当甚至更好。来自中国、韩国、台湾、巴基斯坦、阿富汗、海地、衣索比亚、土耳其、哥伦比亚、伊朗、摩洛哥、孟加拉国、阿尔及利亚及伊拉克的移民,有近2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该研究发现,这些最低收入的移民通常是新移民,不太可能讲英语或法语,他们可能是教育程度低、年轻、生活在市中心的打工一族。李克伦称,语言能力强、有工作的移民,可以保证在经济上获得成功。“这与他们的技能有关,与肤色无关”。

李克伦认为,政府在利用税收数据来制定移民政策,希望移民能带来更多税金收入。所以看到政府接受的难民(通常需要社会援助)在减少;担保父母和祖父母的财务责任也增加了。

但也有意外,去年发生的叙利亚难民危机,促使加拿大大量增加了接受难民的数量。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