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个“两面人”的自我救赎(下)

明白真相后不愿过言不由衷的生活 逃离中国 仿佛告别一座“大监狱”

余春光在2016年纪念法轮功1999年425大上访集会上发言。 (戴兵/大纪元)

人气: 10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专题报导)【接上文】美国老师关于六四“坦克人”视频提问后,余春光找寻到了真相,知道了“六四”、“法轮功遭迫害”。而当他觉醒时,中共的机器开始向他下手,他和很多向往自由的中国人一样,只有一条路可走:逃离中国。

在2011年7月被美国老师杰森·沃德问起六四“坦克人”的视频以后,余春光开始寻找真相,但转眼到了2012年,他还是没有找到他要的真相。那个时候,奇虎360和腾讯QQ的征战正欢,也许是他们让政府的防火墙出现了漏洞,反正在5月的一个晚上,他不知怎么突然看见了一个叫做“自由门”的软件。当他打开这个软件的时候,看到的内容让他吃惊不已。

“这些网站怎么对国家领导人直呼其名呢?!怎么敢如此‘大逆不道’呢?!”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接着他就是感到“神奇”,因为那上面都是他感兴趣的内容。他先看了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的内幕;然后如愿以偿地找到了六四真相片,知道了那个白衣青年学生叫王维林;再后来,他看到了法轮功真相片《伪火》。

觉醒遭排挤挨整

“你知道我当时多么震惊吗?我那些年经常去香港给我女儿买奶粉。一上车那些导游就说:‘不要接法轮功的传单!那是犯罪!要坐牢的!’所以我们在景点碰到法轮功的时候,都低着头吓得不敢理他们。可是,这是中央电视台自己拍的视频的慢镜头啊,你能看到自焚的人是被打死的,那些摄像机、灭火器……天啊,我竟然被骗了!!被骗了这么久!!”

他白天在学校也看,晚上回家也看:“我感到一个无比巨大的黑幕在我面前拉开,让我的内心感到巨大的悲伤,我对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受到的抹黑、冤屈、折磨和苦难感到无比的震撼,心里生出对他们深深的同情。”

看到真相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交党费。他们学校每年5月前后要所有党员缴齐一年的党费,一百零几块钱。然后夏天的时候,每个党员的银行账户上会收到1,000元的“旅游费”。

就像他在操场上识别对升国旗不认真的学生一样,学校党委立即揪出了他。一天周五,校党委书记把他请到办公室说:“余老师,你为什么不交党费呢?你这么做影响太差了!你都不能跟着党走,怎么教育学生呢?”余春光只好说:“那我过两天交上吧。”当天,校长又找他谈了话。

没等到余春光妥协,他就被整了。就在下一个星期的周一,校长又找到他,简单明了地向他宣布:“你不用去上课了,去图书馆帮忙吧。”他从校长办公室回到教研室的时候,发现他的办公桌竟然已经被别的老师占了。所有老师都当他是空气,没有人搭理他。后来他知道,书记和校长之所以那样对他,是因为他们通过学校的局域网发现,他破网翻墙看境外新闻。他彻底成了异类。

逃离“监狱” 奔向自由

图书馆的工资连他平时挣的六分之一都不到,家里在还着房贷,女儿嗷嗷待哺,到处需要钱。余春光只好辞职,另找工作。但是,这时候他的心已经被阳光照耀,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他了。因为他知道了真相,他已经觉醒,他不想再言不由衷地活了。他卖了房子,准备出国。

2014年9月,余春光办好一切手续,踏上了来美的旅程。“当飞机飞离香港机场的时候,我的心像小鸟一样展翅飞翔,我想大声喊出来:我终于自由了!”从空中看,中国真的像一所“大监狱”,不仅是精神上的,也是物理上的。“当你在飞机上回头一看,大陆的上空雾霾笼罩,妖气迷漫。过了深圳,这边的天就看见了蓝天白云,这不是很奇怪吗?”

到了纽约,余春光没忘找到位于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给他们捐赠了200美元。他说,他从心底里感谢那些无论严寒酷暑、雨雪风霜都站在街头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他们,没有他们的媒体,没有他们的破网软件,我被骗死都不知道!”

2014年11月19日,在《九评共产党》一书发表十周年的时候,他和妻子一道在《大纪元时报》上郑重声明退党。他在声明中写道:“中共必亡!民主必定能够在中华大地上遍地开花!我们的后代必将铭记我们今天的付出!”

两年后的今天,他说:“是的,我真的相信中共必亡。我只是希望在它灭亡的过程中,老百姓的代价小一些。”

希望家人了解真相

出国后,余春光常常给父亲和弟弟讲外面的事情。但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这让他很泄气:“你说共产党腐败,他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说共产党迫害无辜百姓,他说‘我上台也会这么做’;你说如果‘美帝’不好,为什么中共的官员们都把家属弄到美国?他说:‘不谈政治,我就想过好日子’……”余春光说,“我理解他们,我就是从那条路上走过来的。人的精神一旦被共产党附体了,就会自动地设身处地为共产党着想了。”

余春光刚刚找了处新房子,结束了一年换四个房东的动荡生活。即便美国的生活这么艰难,他也不后悔:“因为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我能够真实地表达我自己,表里如一让我身心健康快乐!”只有一点,有时候说到中国的事情时,比如奥运,他还是感到“撕裂”:“我说‘中国’队,但是我知道那是‘中共’队;我说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都是中国人,但是他们是不同的;我又没有别的词区分他们⋯⋯唉,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感到撕裂的感觉。中共这么多年的洗脑,早把中共和中国的概念浑殽在一起了,难怪中国人不觉醒!”

余春光现在的心愿是把父亲、弟弟接出来,让他们有机会了解真相,清醒过来。他说,只要中共不灭亡,他是不会回国了:“因为我再也不想当那个令人窒息的‘两面人’了。”◇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