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威胁他人 纽约华男绿卡被取消 官司打20年

一时冲动威胁他人 认罪后绿卡被取消 青春年华耗在官司中

曾亚义的案子目前正在第二巡回庭审理。(于佩/大纪元)

人气: 48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于佩纽约报导)得到绿卡是绝大部分纽约华人新移民的梦想。而在纽约有这么一位华人,在辛苦拿到绿卡后,却因年轻气盛被取消,面临遣返。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为了留在美国不停的上诉。案子像皮球一样被纽约各大法院踢来踢去,至今依然没有结果。

曾亚义(Ya Yi Zeng,音译)很早就来到美国,并于1986年1月拿到了美国绿卡。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一场口角打破了平衡。1996年至1997年期间的纽约,手机还不流行,大家还主要使用传呼机联系。

当时年仅二十六、七岁的曾亚义到一家商铺买传呼机。他在证词中说,这家传呼机店是曾氏自助会(Hip Zeng Association)的成员开的。店主曾承诺,如果曾亚义去店里买传呼机的话,就给他一定的折扣。于是,他就理所当然的要求打折,并认为一定会得到满足。结果店主非常粗鲁的拒绝了他。

空手而归的曾亚义没有就这么算了。他离开传呼店不一会就又回去了。而且这次他态度很凶,威胁店主说,如果不给打折扣,他就找人给店里找点麻烦。结果店主感到非常害怕,报警了。随后就是立案、调查等一系列程序。最后曾亚义于1997年10月24日向法庭认罪,被纽约南区联邦法院以“敲诈罪”判入狱18个月。

谁知18个月的牢狱生活结束后才是折磨的开始。

不堪回首的上诉路

在入狱大约4个月后,即1998年2月,他听到了自己服刑完毕将会被取消绿卡,递解回国的消息。因为他犯的罪被认为是恶性重罪(Aggravated Felony)。他随即提出上诉。2001年11月,移民法庭驳回了他的上诉,并命令他回国。

他继续上诉。案件被转到“移民上诉局”(BIA)。2004年,上诉局决定维持原判。案子又被转回来移民法庭。这次曾亚义和他的律师证据和论点准备的很充分。案子在移民法庭打了4年。曾亚义强调,他最初认罪的时候,只是承认了“敲诈”这项轻罪,也是希望服完刑赶紧就能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他根本就没承认过自己犯了“暴力罪(crime of violence)”。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曾亚义就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整个案子就围绕在一个问题上展开:他犯的是不是恶性重罪。而且他的行为又恰恰踩在了法律定义的模糊领域里,不管认为是还是不是都能在法律中找到依据。所以,各个法庭引经据典,甚至专门分析了大量类似常规案例,来明确这方面的法律定义。再加上,联邦法律在过去二十年里也几经变动,都对他的案子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影响。

摊上法律史上的“代表性案件”

曾亚义的律师Diecells Escano先生说:“这个案子非常非常的复杂。一个小时都很难说明白。主要是法律的定义方面的问题。他的案子在美国法律史上都是一件非常特别的案子,非常有代表性。”

根据联邦法律的定义,“暴力犯罪”是指会给对方造成肢体伤害的行为。而曾坚持认为,他当时只是口头威胁了店主。而且他威胁的内容是,如果不从就让对方遭受经济损失。对方担心的也是财产安全。他从没想过要伤害对方,所以并不能属于“暴力犯罪”的范畴。

但对于他的这一说辞,移民法庭并不认同。法官调出来他当年的认罪书研究,称曾亚义在认罪书中写的原话是“不给我打折的话,我就让几个人来给你找找麻烦!”只字未提是威胁对方的财产安全。而且店主也是认为曾亚义要伤害他的人身安全,才报警的。所以移民法庭于2008年8月再次驳回了他的上诉。

案件转来转去 结案遥遥无期

他坚持要求法院中止对他的递解程序。于是,案子再次被转到“移民上诉局”。经过不停的上庭、辩论。案子于2010年6月再次被驳回,于2011年又被转到了纽约联邦上诉法庭第二巡回庭。同年8月第二巡回庭表示维持“移民上诉局”的原判。案子再次被驳回到“移民上诉局”。2013年3月,“移民上诉局”再次驳回此案。案件于2015年再次被转到第二巡回庭!

这二十年来,曾亚义心中的煎熬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此案于本周四再次庭审。Diecells Escano先生走出法庭时表示很疲惫。他说:“光这个第二巡回庭,我们就被转来过四次了!”他进一步表示,“这个案子一时半会是得不出结论的。去年一年就不知来上过多少次庭了,但每次时间都很短,而且进展极其缓慢。”Diecells Escano先生提到曾亚义也有些感慨:“其实他是个很辛勤工作的人啊。”

而曾亚义拿到绿卡时才十六岁,犯案时也不过二十六、七岁,正是人生最精华的时候。但是他的正常生活好像就定格在那了。此后的人生完全脱离了正常轨道。至今,年近五十的他还未等到最终结果,还要处在随时可能被递解回国的窘境中。◇#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